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在替身虐文里当团宠 > 第5章 第五章

第5章 第五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符晚这才意识到自己想歪了。

    真的不能怪她,实在是“干爹”这个词过于隐晦,不管是在娱乐圈还是上流社会的圈子,都带了种特殊意义。

    要怪也是怪原女主。

    转头一看黎月,对方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两条眉毛都快要飞起来,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在提醒她“符晚。”

    “”

    四个人里,只有容世国还没想到那一层面。

    容世国当然知道“干爹”的另一个含义,只不过他怎么都想不到符晚会往那方面去想,他的表情还有些茫然,“小晚你是嫌我老吗”

    这个理由让容世国很是难受。

    他年纪确实不小了,大儿子和二儿子差了十几岁,容湛是他老来得的子,所以就算性格不太好,一家人也是把他宠到大的。

    容世国只是喜欢女儿而已。

    妻子年纪大了,他又不是乱搞的人,私生女更是压根不可能存在的物种,所以就想着认个干女儿来满足他几十年的心愿。

    容世国表情很挫败,“那就算了吧。”

    符晚本来不觉得什么。

    她出身好,长这么大也没有碰上过什么坎,所以很少会在意别人的想法。但是就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用龌龊的想法伤害了一位孤苦老人脆弱的心灵。

    尴尬倒不至于,心口堵得慌是真的。

    符晚嘴角弯了下,“容叔叔,我可以考虑一下吗”

    “”

    容世国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转头看过来“真的吗”

    符晚点头“真的。”

    跟容世国保证完,视线再一转,符晚就又从后视镜里瞧见了主驾上那人抬起来的一双眼睛。

    男人狭长眼尾微微挑起,弧度锐利冷淡。

    又是那种想要把她看穿的眼神。

    符晚皱了下眉,想起他刚才那声“妹妹”来,耳尖微微有些发热。

    哥哥妹妹的,听起来也不像是什么正经词。

    大啟国有段时间流行话本,符晚整日在宫里闷得慌,浣枝就经常读话本给她解闷,每次读到“哥哥妹妹”就开始支支吾吾“娘娘您自己看吧”

    符晚向来纵容她,接过了话本随手一翻。

    再往下翻,那就是一整幅的春宫图。

    符晚秀眉一拧,把话本扔到了浣枝跟前,“差人给皇上送过去。”

    那时候宜嫔还未入宫,后宫里三千佳丽,但没一个是有子嗣的。

    符晚身为东宫之主,很有自知之明“让陛下跟其他宫里的妹妹学学。”

    话本传到皇上那里,当天夜里,未央宫里就来了个黑着脸的不速之客。

    符晚不甚在意地捻了粒荔枝“皇上今日过来有事吩咐”

    那人跟哑巴了一样,一个字都不回她。

    符晚“陛下不喜欢”

    浣枝在外面侯着,符晚只得自己剥荔枝吃,一颗进了嘴,她才又起身,抱了厚厚一摞话本出来“臣妾这里还有别的,陛下可以挑挑。”

    “”

    哑巴皇上黑着脸甩袖走人了。

    莫名其妙。

    符晚叫了浣枝进来,主仆两人又把话本收起来放好。

    这事儿看起来就这么过去了。

    然而第二日,符晚再想听故事时,话本却消失地干干净净。

    浣枝垂着脑袋“娘娘王爷府上来了人取走了。”

    “哪个王爷”

    “靖北王。”

    靖北王姓容,是当朝唯一的一个外姓王爷,摄政已久,符晚要都不敢去要。

    她只得跟浣枝抱怨“王爷不是还没有妾室么,要这些做什么”

    浣枝“这个,奴婢也不敢问啊”

    “”

    罢了。

    符晚抬了抬手,“差人再往宫里送些来吧。”

    再送来的话本,就全是些正经话本了。

    寡淡得索然无味,符晚一本都没能听完。

    她思绪飘得远,直到旁边的黎月拍了下她的手,“晚晚,消息。”

    符晚这才回过神来。

    低头一看,极少给原主发消息的顾璟发来了一条。

    顾璟考虑好了吗

    没名没姓,催她离婚来的。

    符晚把手机给黎月递了过去。

    “”

    黎月开始还觉得不明所以,等看清内容后表情就扭曲起来了,“我替你回”

    符晚眨了下眼默认。

    黎月想骂顾璟很久了,只是苦于一直找不到机会,她上去噼里啪啦打了一大堆祖安话,发出去前想到符晚还没离婚成功,又全给删了。

    骂也骂不得。

    她只能回了句考虑好了。

    符晚我不同意。

    顾璟有些头疼。

    符晚虽然性子软,但并不是纠缠不休的人。

    正愁怎么劝她的时候,那头又发过来一条五百万太少了。

    顾璟“”

    符晚

    黎月还在敲字你不知道你这半年挡了我多少财路吗

    如果不是你不让我演戏,我现在已经火遍大江南北了

    顾璟觉得脑壳痛,偏偏又没办法反驳。

    那你想要多少

    黎月转头看了眼符晚,“晚晚,你想要多少”

    符晚很认真地想了想“一个亿够多吗”

    “”

    “晚晚,”黎月表情很复杂,“你就是不想跟顾璟离婚吧”

    顾家的钱又不等于是顾璟的。

    这点钱对于顾家来说确实不多,但对顾璟来说就不一样了。

    顾璟的公司现在正在发展时期,本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注入,一千万他估计都得考虑好几天,更别说一个亿了。

    黎月把手机塞回符晚手里“我不管了。”

    气死了。

    符晚拉了下她的手,“生气了”

    黎月愤愤转过了头去。

    符晚现在没办法解释,她的目的就是要让顾璟觉得多,从而导致第二次离婚失败。

    毕竟她还得再拒绝一次。

    符晚回复道我想要一亿。

    很显然,顾璟也觉得她只是单纯不想离婚晚晚,我知道你不想跟我离婚。

    钱我可以多给一些,你再好好想想。

    符晚没再回,她左手拉着黎月,右手打开了浏览器,把自己的名字输入进去后再点击搜索。

    很快,唯一一条替身娇妻出现在了屏幕上。

    符晚点了下,没进去。

    话题框倒是弹出来一条

    经识别您不是会员,升级会员即可电脑端和手机端同步,是否升级会员

    是。

    账户余额不足,无法升级会员。

    “”

    符晚默默退出了浏览器。

    黎月还在那里一个人生闷气,符晚刚勾了下她的手指,就又听前面的容世国开口问道“丫头们,下午有事吗”

    容世国“中午去叔叔家吃吧。”

    黎月看了眼符晚。

    她虽然还生着气,但也知道好友不太喜欢去陌生的场合,一时还真做不了决定。

    符晚也转头看过来“你想去吗”

    黎月表情很纠结。

    她之前跟亲哥去过容家几次,容家家大业大,家里厨师都有几个,做的饭菜比五星级酒店都好吃,吃过了一次就想吃第二次。

    黎月家境也好,可惜就是找不到第二个做菜那么好吃的厨师来。

    符晚看她表情就知道了,她嘴角弯了下,“那去吧。”

    她拒绝不了,因为这种表情太像委屈巴巴的浣枝了。

    黎月眼睛瞬间亮起来。

    容世国更是欣慰,“想吃什么啊我让厨房先给你们先准备着。”

    黎月眼睛一弯,快速说了几个自己和符晚喜欢的菜,“谢谢容叔叔。”

    b大距离容家不远,十几分钟就能到。

    黑色宾利平稳驶进别墅,车一停下,立刻有人迎上来“先生,少爷”

    佣人声音一顿,瞧着黎月笑起来,“黎小姐也来啦。”

    黎月点了点头,她心里全是美味佳肴,气早就消完了,拉着符晚介绍道“萍姨,这是晚晚。”

    不用说全名,佣人已经知道是谁了,“哎”了声后,忙笑着招呼道“晚晚小姐长得比我想象中的还好看。”

    虽然听得出来是不走心的彩虹屁,但符晚还是弯了弯唇“谢谢萍姨。”

    她今天抹了口红,唇角轻轻翘起,明艳又惹眼。

    容湛下了车,一抬眸就刚好瞥见女孩子的侧脸。

    中午的阳光落下来,把她小半张脸衬得越发白皙干净,像是有光透出,带了层浅薄柔和的光晕。

    这是他自去年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后,第六次见到符晚。

    之前在顾家碰上那几次,她无一例外都是站在顾璟身边,安安静静地给他端茶倒水拿衣服。

    那张脸跟大啟国的那位小皇后一模一样。

    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甚至包括眼尾那颗浅浅的小痣。

    但是容湛知道她们不是同一个人。

    他的小皇后不是这样的。

    丞相千金打小衣食无忧,别说伺候别人,不把伺候她的人折腾几遍都是好的。

    而此时此刻,跟前女孩子的脸完完全全和他记忆中的重合在了一起。

    车门开着,容湛有些头疼地按了下眉心,默了片刻,才“砰”地一下关了车门。

    符晚心脏跟着“怦”地跳了下。

    她没回头,但是也能感觉到身后男人在自己身上停顿了片刻的视线。

    符晚下意识攥紧了黎月的手,脚步没停,跟在容世国身后快步进了别墅。

    厨房正在准备午饭。

    容世国去年纪大了以后,在家就喜欢穿宽松的休闲衣裤,刚进家门,就直奔了楼上去换衣服。

    黎月去了洗手间,客厅就只剩下符晚和容湛两个人,空气像是凝滞住,安静地听不到半点声音。

    直到两分钟后,萍姨送了洗好的葡萄和泡着冰水的荔枝过来,“少爷小姐,你们先吃点水果。”

    萍姨知道容湛不怎么吃这些东西,所以这算是专门给符晚端过来的。

    小姑娘眼睛果然就弯了起来“谢谢萍姨。”

    “哎,小姐慢慢吃,不够还有。”

    放下东西,萍姨又回厨房忙活去了。

    符晚以前最喜欢吃的水果就是荔枝,每次入了夏,南方的荔枝就会源源不断地送进未央宫。

    荔枝泡在冰水里,还没剥皮就让她轻轻咽了口口水。

    符晚唇角微牵,捻了颗荔枝细致优雅地剥了壳。白嫩诱人的果肉露出来,她刚要往嘴边送,就注意到对面沙发上那人望过来的视线。

    眼风凌厉,根本忽视不掉。

    这是容湛第三次看她了。

    符晚敛了敛眉,思来想去,觉得他这次可能是看上了自己手里的荔枝。

    她垂眸盯着那颗白嫩嫩的荔枝看了会儿,然后轻掀了下眼睫“你想吃这个吗”

    容湛眼尾撩了下,瞥向捏着红艳荔枝的葱白手指,眸光微微一沉。

    他不想吃荔枝。

    但是他想让这双手,喂他吃。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