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 > 第5章 第五章 杀魂

第5章 第五章 杀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对于“狼人和月圆”这个梗,少年并未能领会。

    也许这世上再没有人可以意会了。

    叶争流处理着少年身上大大小小的红肿伤口。

    在这期间,她的手掌平贴在对方身上,于是少年容易被人忽视的微弱颤抖,她都能够一一感知。

    那不是因为恐惧,只是因为疼痛。

    没有麻醉、没有笑气,连烈酒都不能灌上一口,就这么直接用刀子活活割肉,少年竟然也一语不发地生生受住了。

    他确实有一身铁打的骨头。

    为了转移少年的注意力,叶争流和他说了几句闲话。她先和他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又问对方是谁。

    少年闻言寂静了一下,说不好这沉默是因为疼痛还是由于思索。

    片刻之后,他才哑声道“他们都叫我杀魂。”

    叶争流奇道“那你自己怎么自称”

    “”

    少年没说话,他只是朝着叶争流的方向侧了侧头。

    假如眼上没有蒙着布条,想必两人之间会进行一次含义复杂的对视。

    “我叫”

    叶争流本来只是随口一问,然而听到杀魂的回答后,她却不由手腕一颤,险些划破对方腿根处的大动脉。

    凭叶争流的定力,杀魂回答什么都不该至此。

    要知道,出于对本世界人均识字率的了解,叶争流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连这锐利耿直的小帅哥张嘴就是一句“我叫二狗蛋”都不怕。

    然而答案出乎叶争流的意料。

    杀魂没说什么“我叫二狗蛋”的傻话。

    他根本没说人话。

    少年甫一张口,发出的竟然是一声短促高亢的逼真狼嚎

    叶争流“”

    猝不及防之下,叶争流提剑的手腕一僵,当场就惊呆了。

    像是已经才猜到了叶争流的反应,也好似杀魂生命里难得一见的体贴,他以同样的频率和音调,重新将那句狼嚎声重复了一遍,淡淡道“我就叫这个。”

    这一次,从前音到尾调,叶争流都听得非常清楚。

    多年收看动物世界的经验告诉她,这不是暗号、不是其他民族的语言、不是她会错了意。

    这就是一声狼嚎。

    叶争流“”

    现在这种复杂的心情,该怎么说呢

    她一直以为“狼”这个称呼只是一种比喻,从文学手法上看没准还是种起兴。

    然而现在看来,居然还是个官方亲自下场盖章认证的身份

    这他娘的怎么是个陈述句呢

    叶争流深吸一口气,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生硬地转变了话题。

    幸而杀魂也对叶争流拙劣的聊天技巧毫无意见,他甚至像是习惯了这种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方式一样,对叶争流的一切话题都反应良好。

    叶争流猜,这人平时一定非常擅长把别人的话给说死。

    是个狼人,一看就知道是老冷场王了。

    两人一来一往地交谈了几个回合,叶争流处理好了杀魂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同时也初步拼凑出了他的身份背景。

    杀魂自认为是狼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是个狼孩。

    当然,因为心里已经明白这个世界是个不科学的玄幻世界,所以叶争流在听到“一群母狼轮流教给杀魂人类口语”这种事时,还是维持住了表情管理。

    狼会说人话而已嘛,坐下不要慌,这是基本操作。

    像谁没听过小红帽的故事似的。

    狼妈妈们只教会了杀魂最基础的人类口语,就像是现代小孩学英语一样,在接触到人类社会之前,杀魂翻来覆去地只会讲几句“你好啊”、“吃了吗”。

    叶争流觉得对此不能强求,一群母狼而已,能说人话就已经很不错了。

    可以让杀魂如今这样顺畅地使用人类口语,还能和叶争流无障碍沟通的老师,除了他的狼妈妈们,还有另一个人居功甚伟。

    这个人,就是杀魂原先的一任室友。

    “我没有都杀他们。”杀魂磕磕绊绊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思,他在语序上略有颠倒,但并不妨碍叶争流的理解。

    “这里开始十个人住,教我说话的人在里面。然后他们说对方是群战对手,突然就打起来,死了。然后他们抢我们的东西,我砍他们,又死了。然后教我说话的人上场受伤,又死了后来只剩下我。”

    这种一年级小学生式的“然后然后”造句法,听得叶争流头疼。

    不过她还是从杀魂的话语里提炼出了重点。

    “你的意思是说,你的室友互相斗殴,你为了保护自己老师把他们都杀了,但你的老师后来依旧重伤身亡”

    叶争流试探地问杀魂“你只杀过这么一次人,狱卒从此就让你单独住了吗”

    “那不是。”杀魂的回答异常坦率,“一个人住屋子,舒服。”

    叶争流“”所以你这不还是屠杀室友了吗看起来应该还不止屠杀了一次吧

    她在心里表扬了杀魂的诚实,同时决定就把杀魂这么绑着,短时间内都不要放开。

    正巧叶争流此时把杀魂小腿上最后一部分伤口处理干净。她走到牢房的角落里倒水洗手,杀魂顺着声音的方向,冲她扭过了头。

    “你松开我吧。”杀魂冷静地说,“我知道,你也害怕我杀你。但我从不杀母人。”

    叶争流有些惊讶地看向杀魂,为这人意料之外的敏感和敏锐。

    杀魂显然误解了叶争流的沉默。他定定地说

    “狼群曾和我说,那个母人爬进簌簌木丛里,割破自己的肚皮拽出我,用牙咬断了我的脐带。她流了死去那么多的血,乌鸦和豺狗绕着她盘旋,她就抛出自己的肠子喂给它们,喂了足足有一只小羊羔那么多。

    吃饱的乌鸦飞走了,豺狗们仍然围着她打转,于是那个母人对着天空大喊祖山、密林、大地和水的源流啊,帮帮我的孩子吧。

    狼群们隔着祖山、隔着密林、隔着六曲的水湾听到了她的声音,它们循着声音的方向叼走了我,为我舐净身上的血。”

    “因为她的缘故,在祖山、密林、大地和水的源流的见证之下,我绝不杀害母人。”

    “”

    叶争流沉吟半晌,走上前去,先解开了杀魂蒙眼的布条。

    手掌宽的漆黑布条从少年脸上卸下,在蒙眼布之后,叶争流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双眸光雪亮、在暗室中仍灿灿生光的眼睛。

    那双眼凶狠、冰冷、完全属于猎食者;却也迷蒙、疑惑、带着好奇、懵懂与不解。

    成年狼类的凶性,与人类少年的单纯混杂在一起,在杀魂身上酝酿出了一种矛盾的独特气质。

    双方对视的那一眼,于叶争流来说,便如同目睹野兽佩剑。

    不解世事的天真与不加遮掩的杀性,两种矛盾的气质冲突着、抵触着,却以一种极不合理的姿势,混合成了一种让人印象深刻,见之难忘的复杂滋味。

    杀魂没有着急让叶争流解开绳子。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叶争流的脸,第一次从自己的视线里,而非旁人叙述中辨认出和他母亲一样的生命的模样。

    他很小声地问道“母人”

    “”叶争流纠正他,“是女人。”

    杀魂眨了眨眼,神色里好像有一点明白“那个她我是不是也该叫她女人”

    “她是女人。”叶争流叹了口气,“不过对你而言,她更是母亲。”

    “母亲。”杀魂轻声念叨着这个新学会的词组,“母亲、母亲”

    在杀魂絮絮叨叨的时候,叶争流无声地松开了杀魂手脚上捆绑的绳子。

    成为室友的第一天,叶争流和杀魂各自占据房间的一个角落,两人各靠一面青石墙壁,偶尔目光相对,倒也相安无事。

    杀魂躺在稻草上。他仍然发着烧,眼睛大多数时候都是闭着的,听鼻息声应该睡得正沉。

    他就像是一只真正的野兽那样,负伤时蜷成安全的姿势,耐心地等着疼痛和虚弱从自己身上离去。

    一天里有十二个时辰,杀魂把一多半的时间都分配给睡眠,偶尔他从昏睡里清醒过来,也不会劳烦叶争流,只是自己挣扎着,挪到陶碗边喝一点水。

    叶争流则趁着自己新室友无暇他顾,注意不到自己的时间,深入地研究了一下自己的卡牌。

    在经过反复实验之后,叶争流发现,技能一“牧童遥指杏花村”、技能二“臣实有长策,彼可徐鞭笞”、以及技能三“十年一觉扬州梦”完全可以重叠使用。

    一技能和技能二搭配起来,能够坚持的时间很长,根据她掐脉计算,大约能维持六到七分钟左右。叶争流猜测,这两个技能可能本来就是配套设置。

    这两技能都可以连续使用,叶争流一连用了十二次,暂时没出现力有不逮的情况。

    至于三技能,开一次只能维持五秒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技能范围足以笼罩整个牢房。由此推算,半径最少也在三米开外。

    同时,“十年一觉扬州梦”这个技能,在效果消失后无法立刻连用的,它冷却读条的时间大约在十四秒到十五秒秒之间。

    出于长远考虑,在“十年一觉扬州梦”效果结束,开始新一轮读条的时候,叶争流必须要按照一技能指出的方向移动,以免受到敌人的攻击。

    分析了自己目前的战力情况,叶争流觉得,自己接下来的主要追求,就是增加自己一击必杀的可能性,以及提升自己跟上“牧童遥指杏花村”的箭头的反应速度。

    不然的话,要是给她一个应鸾星这样的对手,假如第一次突袭没能杀了对方,那这十五秒钟的空档期,已经足够他反杀叶争流二十遍。

    叶争流一番折腾下来,花费了将近两个小时。杀魂已经睡完一觉,身残志坚地朝着青石栅栏的房门方向挪动了几步。

    他要做什么

    叶争流疑惑地顺着杀魂的视线看过去,过了半盏茶时间,走廊里才传来稀稀落落的脚步声,以及木头底板拖在地面的曳拉声。

    白天见过的两个狱卒绕过拐角,他们手里各自拽着一个半人高的大饭桶,杀魂目不转睛地盯着饭桶看,鼻翼轻轻翕动,显然早就闻到了熟饭的香气。

    高个儿狱卒没忘了他之前答应叶争流的事。这一回来,他额外给叶争流带了一副新碗筷和干净稻草,顿时把叶争流的生活水准提高了一个档次。

    晚饭是掺了杂粮的豆饭,杀魂和叶争流各分到满满的一碗。狱卒在分饭时额外多看了叶争流一眼,像是对她表现出来的适应感到很惊异。

    叶争流无奈一笑当然适应了,要求高的话,她早就死了。

    她刚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动作,是把自己从死人堆里翻出来。三年的难民生活过下来,她看到虫子的第一反应都是加菜。

    现在能有片瓦遮身,还有热豆饭吃。对这段不得已而为之的角斗士生活,她就乐观一点,暂且当做度假吧。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