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穿成反派小姨妈 > 我要她抵命

我要她抵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霍存席抱着小霍存煜走出公寓大楼,他一路沉默着不知道可以跟小霍存煜说点话。

    而小霍存煜看着哥哥一贯缺乏表情的脸,也跟着面无表情起来,但他内心却比患有情感淡漠症的霍存席要丰富多了。

    他情绪是雀跃的,开心的,甚至是幸福的。

    但正如秦朔南看出他很想亲近哥哥,却羞于或者害怕打扰到哥哥的乖巧性格,让小小的他也不懂在这一刻去说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让他们兄弟两的相处变得更亲密。

    不过这样相处的两兄弟也不尴尬,只是缺乏正常情感的兄弟之间的那种亲密相处。

    而且小霍存煜已经很满足或者说很高兴今天哥哥主动抱了他,还带他去买爱喝的豆浆。

    所以就算是学着哥哥的面无表情,他内心的喜悦还是从他亮晶晶的大眼睛里透出来。

    但变故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

    突然不知道从那个方向冲他们兄弟两泼过来的脏水,吓得小霍存煜两只小手抖紧紧抓住霍存席的衣领。

    霍存席也下意识抬手去帮他遮挡泼过来脏水,但脏水却不是从一个方向泼来,而是五个方向。

    所以霍存席没能挡住泼向小霍存煜的脏水,他自己也被多方的脏水泼来个透心凉。

    是的,透心凉。

    不知道混了些什么污秽之物的脏水里,还混了很多冰块,将脏水泡的非常冰冷刺骨。

    霍存席一个健康的大男孩都被脏水冰冷的温度泼的透心凉,一直患有某罕见免疫学疾病体弱的小霍存煜如何不被那刺骨的冷水又惊又吓的发起抖来。

    而止不住的发抖,是霍存煜发病的前兆。

    霍存席当即知道弟弟情况不好,都顾不上去看是谁泼他,想送弟弟去医院。

    但来人却不觉得对他跟无辜弟弟泼了那些又脏又凉的水后,她们此行报复目的就达到了。

    特别是组织这场袭击的丁箐箐。

    丁箐箐率先在霍存席抱着弟弟想送去医院的时候,拿出早早准备的臭鸡蛋去砸霍存席,并且越看霍存席护他弟弟,她越恶毒到疯狂的去砸小霍存煜。

    这让路人都看不过去的站出来骂了她们,以丁箐箐为首的五个霍存席黑粉,却并不觉得丢脸,反而洋洋得意的阻挠着霍存席离开。

    “这就是你在节目里恶心到我的下场”丁箐箐说着把更多的臭鸡蛋砸向霍存席。

    若是平时,霍存席可能对这样的欺辱不会产生多大的情绪起伏,但这次有他弟弟。

    他的眼睛肉眼的可见地变得吓人起来,站在他前面跟着丁箐箐砸臭鸡蛋的一个黑粉,注意到被吓得不敢继续,但其他人还在继续。

    且丁箐箐最恶毒,一直针对小霍存煜砸臭鸡蛋,且砸的力度都又狠又毒。

    所以她被停下脚步的霍存席转身打掉又砸过来的一个臭鸡蛋,并被霍存席走过去掐住了脖子。

    “咳,咳,咳“

    丁箐箐突然被霍存席单手掐住脖子,她瞬间感受到了霍存席那一刻想杀死的凶戾。

    她看到霍存席那双冰冷狂暴的眼睛,在喘不上气咳嗽的同时,也瞬间吓尿了。

    是真的,吓得尿裤子了。

    丁箐箐觉得她那一刻对上的眼睛,就是一个冰冷怪物才有的眼睛。

    而霍存席掐着她脖子的手还在收紧,霍存席是真动了杀意。

    还是小霍存煜难受的喘息跟意识都不清,却本能发出哀求的呢喃。

    “别打别打我哥哥别打我哥哥”

    “砰”霍存席甩掉手里掐着脖子的丁箐箐,抱着小霍存煜撞开所有围过来查看情况的路人,急匆匆向附近的医院跑去。

    秦朔南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小霍存煜已经被送入急救室。

    他身上的手机已经被丁箐箐等人泼的脏水侵泡坏,所以秦朔南打不通他的电话,却接到了警局的电话。

    有好心的路人看不惯丁箐箐五人的行为,替霍存席兄弟两报了警。

    但警察赶到的时候,霍存席已经抱着弟弟离开了脏臭不堪的现场。

    只有行凶的丁箐箐一行人。

    丁箐箐尿失禁的摔坐在地上,半天腿软的爬不起来,其他四个脑残粉,听到警察来的声音则吓得跑掉了。

    徒留丁箐箐一个人在原地被警察抓了起来。

    然后审问后知道是霍存席的黑粉,人肉知道他的家庭住址,而蹲守在小区外对他进行报复。

    警方也尝试联系了霍存席,没有联系上,才联系他们兄弟两如今的监护人秦朔南。

    秦朔南也是在那时才知道一直没有回来的兄弟两是遭到了恶毒黑粉的袭击。

    当时她就生气了,但更生气的是她赶去医院,见到满身污秽却赤红眼站在急救室外的霍存席。

    从霍存席的满身狼狈跟额头被臭鸡蛋砸出的淤青,就可以知道丁箐箐一行恶毒黑粉对小霍存煜做了什么。

    “小煜怎么样”秦朔南快步走过去问一直死死捏紧拳头的霍存席。

    霍存席没有说话,还是死死的盯着急救室的红灯。

    见此秦朔南也没有继续问她,而是咨询了这家医院上次急救过小霍存煜的医护人员。

    然后得知小霍存煜这一次发病的情况,比上一次还要凶险。

    “造孽啊,额头都被砸出血了,秦小姐你是知道霍存煜的病情最怕遇上这种情况了,他的体质伤口感染就完了。”

    医护人员说着也是心疼小霍存煜心疼的不行。

    秦朔南知道霍存煜不仅仅是被吓得发病,还受了伤,也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但更令她生气的,是丁箐箐的父母居然还来医院原谅丁箐箐的恶行。

    原因是警方知道小霍存煜因为这次袭击命悬一线,逮捕了主袭击人丁箐箐就不允许她的父母将她保释出去,以故意伤害他人罪暂时将她拘留起来。

    “你们祈祷孩子没事吧,不然就是故意伤害他人致死,等着坐牢吧”警察从路人口中和他们拍下来的视频知道丁箐箐故意伤害霍存席一个少年之外,重点去伤害小霍存煜,也是对丁箐箐这样的恶毒小姑娘厌恶的不行。

    所以严厉地将丁箐箐之后就算是未成年也需要面临的审判说了出来,这吓坏了丁箐箐的父母。

    匆匆找到医院求秦朔南和霍存席。

    “她才十六岁,还是个孩子,求你们别告她,求你们别告她”

    丁箐箐的母亲,在医院哀求着心急如焚的秦朔南。

    秦朔南看着急救室上的红灯,想着小霍存煜已经送进去四个多小时,那时候的愤怒也是滔天。

    她比满身污渍,阴沉着脸站在急救室外的霍存席还要有杀人的心,对那个脑残粉母亲说到。

    “你的女儿还是个孩子,那我家崽崽就还是个宝宝”

    “我们愿意支付医药费,我们家孩子真不是故意的,她就想做弄你大外甥,没想到会伤害到小这个。”

    脑残粉母亲在秦朔南的愤怒中,还察觉不到事态的严重性,大言不惭的愿意支付医药费。

    但不等小霍存煜从急救室出来,只是他在急救室里需要用来紧急续命某护脑的针剂,就有医护人员冲出来问要不要继续交钱给他继续打这种天价的退烧针。

    “一针可是98万,还有他体质特殊,还需要打”

    医护人员随口报出的一项天价抢救费,脑残粉母亲听到就吓瘫了。

    但这还是今天急救费的九牛一毛。

    秦朔南几乎把她和霍存席最近赚的四百多万砸进去了,都还不够把霍存煜从阎王爷怀里拉回来。

    “你回去,洗个澡,换套衣服,然后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

    秦朔南刷走卡里最后一百万,怕霍存煜的急救费不够,喊霍存席回家去变卖原主的那些奢饰品。

    霍存席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动。

    秦朔南见了,忍不住踹了他一脚。

    “别在这里自责,赶紧想办法凑钱给你弟弟治病要紧”

    命令完霍存席,秦朔南拿手机联系最强男团k战的策划,询问那边可不可以把他参与节目的五百五十万尾款提前打给她。

    最强男团k战一共有十期,录制完一期打一百一十万给她,所以现在她卡里只有两期的二百二十万,跟代班张吉丽的一期一百二十万。

    节目组这时候还不知道黑粉袭击霍存席兄弟之事,所以公事公办的表示无法提前结款。

    秦朔南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继续想还能从那里筹钱。

    霍存席那边跟bi总公司博纳签了一年的男团约,那边愿意一年给他两百四十万。

    但是一季一季的给。

    现在只给了60万,已经被他送霍存煜来医院急救的时候全刷了。

    六十万也好,四百万也好,对于普通急救,绰绰有余的够了,但是对于小霍存煜天生的“富贵病”,那真是不够看。

    秦朔南现在喊霍存席回去卖家里的东西,是抱着倾家荡产的心思也要给他用最全套的急救器材和药剂。

    她这时候都动了卖房子的心思。

    因为此次急救比她穿越来那一次还要凶险,看多了三倍的急救费还没有将小霍存煜救出来就看得出。

    “房子也挂出去看看能不能卖。”

    秦朔南在霍存席的背后喊他,并告诉他原主放房产证的地方,想着有备无患。

    然后继续心急如焚的等在手术室外。

    而被急救费吓瘫在地的丁箐箐母亲,则从医护人员的话里知道,她女儿这次捅篓子了。

    故意伤害罪跑不了,赔偿金也不是他们家庭能赔得起。

    别的故意伤害治疗费,顶天了五十万,秦朔南这边估计千万不止。

    且千万救回来了,孩子遭罪的事能算吗

    这根本就是和解不了的局。

    所以丁箐箐母亲也不继续留在医院求和解,而是去找律师,帮丁箐箐脱罪。

    但有那么容易吗

    “告,死告到底”

    “我崽崽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她抵命。”

    秦朔南是真的怒了。

    她可以容许黑粉脑残的袭击霍存席这样一个大人,却无法理解丁箐箐这样去针对一个孩子。

    “霍存席碍了她的眼,她看不惯打他,这还能算是人干的事。”

    “我崽崽一个跟她无冤无仇的小宝宝,她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现场视频我看了,她还面目狰狞拿鸡蛋砸我家崽崽,崽崽就是被她砸到破头”

    秦朔南面对来医院询问情况的警察,愤恨的说出了她如今的态度。

    警察听她说要丁箐箐抵命,以为她说的只是气话。

    但秦朔南却是认真的。

    杀人偿命,小霍存煜若是死于丁箐箐这次恶毒的伤害,那么秦朔南可不准备按照现代法律轻饶了她。

    什么十六岁还是个孩子

    现代是不是把未成年的年龄划得太高了。

    而且为什么“孩子”犯罪就不能算犯罪呢

    还有未成年保护法给他们减罪或者直接豁免罪行。

    秦朔南一听就觉得这不是未成年保护法,是未成年人渣保护法。

    “丁箐箐这样心肠歹毒,十六岁就连孩子都不放过,不严惩,等着她达到你们所谓的成年,是要祸害多少真正的孩子”

    秦朔南不满现代这方面的法律,而网络很多人看了丁箐箐袭击霍存席兄弟两的视频,也纷纷呼吁法院判丁箐箐死刑。

    “这也太恶毒了吧,对一个小孩子下手”

    “妈的丁箐箐,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下得去手”

    “真是刷新了我对黑粉恶毒的认知,报复霍存席,居然连他无辜的弟弟都不放过。”

    “什么霍存席黑粉,这个丁箐箐早被扒出来,是kuboy组合的脑残粉。”

    “求死刑判决丁箐箐,太没人性,也太歹毒了。”

    随着霍存席带着弟弟被袭击的视频被路人拍到放到网上,网友们震惊后都愤怒了。

    特别听说小霍存煜那会命悬一线的在抢救,有些正义之士恨不得亲自动手杀死丁箐箐。

    所以丁箐箐的个人信息,以及没有被警察抓到的另外四个脑残粉,都被万能的网友扒出来。

    然后还确切的扒出她们都是kuboy组合的狂热粉。

    并且知道她们之前就拿鸡蛋砸过霍存席一次,但那次还不算特别恶毒。

    这一次却是恶毒到全网讨伐,并且扒出她们是受kuboy组合摔断腿退赛的周涛怂恿。

    “我在周涛的粉丝群里,我有截图,周涛一直在里面说他是被霍存席和她小姨妈害了。还在里面一直卖惨,说他受了这样的欺辱还还不回去,祈求有人帮帮他。”

    一个本是kuboy组合周涛的颜值粉,也受不了丁箐箐等恶毒脑残粉袭击一个孩子的行为,忍不住站出来公布周涛在群里怂恿脑残粉替他报仇的言论。

    而这自然引发路人的哗然跟愤怒。

    而更愤怒的是还有人爆料,周涛卖惨言论的恶心。

    “周涛妈妈已经利用他家的权势,给节目组施压要他们封杀秦烁岚和霍存席了”

    “周涛摔断腿明明是他自己练习不认真,没站稳摔的,跟秦烁岚和霍存席有什么关系”

    “周涛可是周氏企业的小太子,最强男女团k战可是有投资,他在节目中才是常常利用家世欺负队友,欺负其他男团成员的那一位。”

    有人揭露周涛在节目组中根本不会受人欺负的背景,组合的富二代景炅看了,忍不住发微博直接实名diss了周涛。

    “霍存席和他姨妈根本没有欺负过周涛,反而他没摔断腿处处针对霍存席,霍存席都不理他,埋头练习,这些我们组合和其他练习生都可以证明。”

    的富二代景炅在网上知道霍存席被黑粉袭击,本来有点点幸灾乐祸,觉得他不会做人招的黑,但看了周涛脑残粉把他弟弟伤进医院急救,也就笑不下去了,并且还看不过眼周涛那鳖犊子颠倒黑白地怂恿脑残粉去袭击霍存席。

    有什么不满正面刚,背地里阴人还祸及全家,那就真的太恶心了。

    大部分网友也这种感觉,所以在谴责恶毒的脑残粉丁箐箐的同时,他们的怒火也分了些给周氏集团的太子爷周涛。

    周涛为此火了。

    但却不是他一直期待的火。

    他被网友骂上了热搜,他家的企业也被骂出名而遭到了很多抵制。

    周涛父亲不得不紧急找了公关公司做公关,撤热搜却没什么效果。

    公司和周涛都被骂的臭头。

    秦朔南对此并不关心,她还在等在急救室外。

    这个过程中,她接到了一些关心的电话和信息。

    其中她的师父吴教授知道霍存煜还在抢救,怕她那边可能钱不够,直接给她转了一百万,让她先拿着应急。

    她的师姐杨琳琳则转了二十万。

    之前被她救的女星杨曦曦则打电话直接问缺多少钱,她那边补,问她要卡号说先转一千万。

    但被秦朔南拒绝了。

    因为霍存席把原主几个限量名牌包包和一套钻石项链给卖了。

    暂时凑了三百万出来。

    这三百万暂时够霍存煜之后的护理费。

    霍存煜抢救了8个小时,终于被抢救回来,推进重症监护室。

    秦朔南大松口气的时候,没有跟霍存席抢进重症监护室看他的机会,而是在外面继续算着以后如何赚钱给小家伙最好的护理和治疗。

    她是不准备靠外人的捐助给小霍存煜治病。

    偶尔救急可以,但是长期是万万不可的。

    不说长期霍存煜可能几个亿的治疗费,就说长期别人凭什么这样资助。

    杨曦曦那种报恩的心理,秦朔南并不需要。

    她救人就从不图回报。

    所以她开始想他们一家的其他赚钱方式。

    其中综艺邀约她之前就收到一些。

    但是那时候她接了最强男团k战,还要跟着师父去剧组做实习,并且之后还要开学的学业问题,就不怎么急着接。

    但现在霍存煜发病几乎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倾家荡产,秦朔南觉得他们家必须快些找到赚钱的方式。

    找上来的综艺是一个。

    不过大多没有最强男团k战给的通告费多。

    最贵的某室内综艺节目,录制一期给她的通告费也就十五万。

    但十五万也不低了,因为秦朔南虽然如今人气和知名度都在攀升,但还是一个“网红女神”。

    没什么代表作,虽然上了综艺节目,但都算不上娱乐圈艺人。

    她也没有签相关的公司,并且她也不想签。

    她还是一心想从事她本专业的服装和造型设计师。

    所以对于一些找上来叫她去做演员拍戏的,秦朔南也都一概拒绝。

    因为她又不是学表演的,没演技怎么能去拍戏。

    且她也不喜欢去扮演别人。

    “那么只有这几档综艺节目能接了。”秦朔南翻着微博私信她的邀约,准备回电话问问的时候,霍存席从重症监护室走出来,站到了她对面。

    秦朔南看他沉着个脸,以为他还在愁霍存煜的护理费,就叫他继续卖家里的东西。

    “我那粉色小摩托,也拿去买了吧。”

    秦朔南怕钱不够,把她用之前的八千实习费买的代步车喊霍存席也拿去卖了。

    想着钱再小都是肉。

    霍存席这边却告诉她,他准备参加着男团的同时经营起bi那个拥有2000多万关注粉的博主账号。

    “博主广告费也不少。”

    之前按照秦朔南的吩咐去卖家里的东西凑钱时,霍存席比上一次弟弟发病急救还要更紧迫的知道他们家缺钱。

    “你想拿我拍搞笑视频,我也配合,你那辆破摩托还是留着吧。”霍存席面无表情的否决了秦朔南要买心爱小摩托的打算。

    秦朔南却不满他说她小摩托是破摩托,抬眼瞪他。

    霍存席却在这时候说,“我想存钱这两年尽快给小煜根治这个病。”

    “根治不是要等他十二岁之后吗”

    秦朔南意外的看着霍存席,因为根据原主的记忆,小霍存煜的免疫系统疾病,专家建议等他12岁免疫系统发育的完全一些再做。

    “不能等那么久了,谁也不能再保证他不会发病。”霍存席没有说出了一句话,但秦朔南却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那就是谁也不知道小霍存煜有没有那个命活到12岁。

    意外随时都有,而且不出意外,小霍存煜也有可能发病。

    而每一次他都是在跟阎王爷搏命。

    所以尽早给小霍存煜做根治手术,可能更能保住他的命。

    对此秦朔南沉思了一下,转头看着浑身插满管子做监察的小霍存煜,咬牙同意。

    只是这一同意,却加大了他们家缺钱。

    因为不算中间的护理费,去国外找专业团队给小霍存煜做根治手术的费用,保守估计就是1个亿。

    “努力赚钱吧,少年。”秦朔南站起来拍了拍霍存席的肩膀,霍存席却拿出手机给她看bi上收到的一些私信。

    那些私信都是找秦朔南做产品推广人。

    “没一个找你的吗”秦朔南惊讶了,然后又笑了。

    因为她看到唯一找霍存席做推广的产品居然是马桶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厂家是觉得你的脸臭的跟马桶一样,需要刷一刷吗”

    霍存席听着秦朔南一针见血说出厂家背后的推广思路,忍不住对她释放冷空气。

    而就在这时,周涛的父亲推着伤了腿的周涛带着媒体来医院找秦朔南和霍存席道歉。

    “孽子,还不给他们道歉,看你不懂事乱说话让粉丝误会给秦小姐一家招来的祸事。”

    周涛父亲周宁,呵斥着坐在轮椅上的周涛。

    周涛脸上也明显有被其父亲打过一巴掌的红印,所以加上他打着石膏吊着的腿,整个人看起来看起来都惨兮兮的。

    更别提他在父亲的呵斥中,哭着扑下轮椅求秦朔南和霍存席原谅。

    但秦朔南和霍存席两人却一致的在他扑过来的时候退后了一步。

    然后在周涛和周宁父子都十分意外的眼神中,一致很冷漠的看着伤了腿的周涛因为扑空他们而摔地上。

    “啊”周涛摔地上惨叫了一声,没有去看退后的霍存席和秦朔南,而是去看他父亲,并气急的发出质问,“你不是说他们不会让我摔倒吗”

    周涛到现在都还不觉得获得秦朔南一家原谅的重要性,还觉得没必要,但是周宁这个父亲却知道,如果不获得原谅,他们周氏企业经营多年的口碑就要毁了。

    虽然对于他们这样的大企业,不算很致命。

    但是也是不轻的打击,所以周宁才带着惹了众怒的儿子跟媒体过来求原谅,以此挽回周氏企业的口碑和名声。

    为此他想了苦肉计,想着把儿子周涛也洗白一下,所以才叫他扑上去抱着他们的大腿道歉。

    哪知秦朔南并不想原谅周涛,根本不接受他扑过来抱大腿的动作。

    若不是有媒体在场对着拍,那时候秦朔南还想抬腿飞踹这个害她崽崽差点死了的狗东西。

    霍存席则是不喜欢别人这样碰触他,本能的退。

    当然他也不准备原谅。

    所以两个人都在媒体面前齐齐后退了,并不如周父想的那样,他们会顾及公众面前的善良大度的形象,接住他儿子。

    “你还乱说话,我打死你。”不过周宁反应很快,在儿子周涛又说傻话的时候,当着秦朔南和霍存席的面打了他一巴掌。

    把周涛另一边脸也打出红红的巴掌印,然后才示意跟过来的助理把他扶起来坐回轮椅。

    他则在媒体面前,诚恳愧疚的替儿子道歉。

    “是我没有教好孩子,我”

    周涛准备了很好的公关稿,声情并茂的念起来。

    但却被秦朔南不耐烦的打断。

    “知道子不教父之过就带回去打断另一只腿再放出来向我们赔罪,不痛不痒的两巴掌就想赎罪,要不要看看我们家不到三岁的孩子现在都还没有脱离危险期”

    “自己过来看看,他小小的身体插了多少管子”

    秦朔南说着还忍不住气愤的扯住周涛的衣领,在一众人都反应不过来的注视下,把周涛拽下了轮椅,直接像拖死狗一样,把他拖到重症监护室外可以看到霍存煜情况的玻璃窗下。

    然后把他头按在窗子上,让他好好看看她家崽崽今日受的罪。

    “砰”

    周涛的脸因为秦朔南按头的动作,重重的磕在重症监护室特制的玻璃上,发出很响的一声“砰”,疼的他都分不清那一会是拖地上的腿疼,还是磕的脸疼,倒抽了一口凉气。

    然后听到秦朔南还愤怒不已的谴责。

    “有什么恩怨冲着我们大人来,对我家这么小的孩子下手,你还是不是人”

    这话周涛听的有些委屈,想辩驳伤害小霍存煜的是脑残粉丁箐箐,他一边回过神的父亲周宁,看着秦朔南滔天要杀人的怒意,却赶紧上前把他从秦朔南手中救下来。

    “秦小姐别动怒,我们也知道孩子因为我儿子的脑残粉遭罪了,所以我们愿意替那个脑残粉做一些补救。”

    “这两百万是我们周氏企业的一点心意,另外我们愿意出一千万聘请秦小姐做我们周氏凉茶的代言人。”

    周宁拿出他跟公关团队设定好的“口碑洗白”方案,觉得秦朔南怎么也该看着钱和代言的面子上,跟他们和解了这件事。

    毕竟周涛也只是间接害了小霍存煜,算不得主犯,所以他觉得现在周氏企业旗下的所有产品被网友抵制,也是有些冤枉。

    所以才开出了已经远超秦朔南现在身价的代言费。

    但秦朔南却不屑一顾。

    不仅不屑,她还宁愿少拿五百万的代言费,转头主动去找周氏企业对家――张氏企业,代言了他们家的品牌凉茶。,,,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