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穿成反派小姨妈 > 深藏功与名

深藏功与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沈书昀看到从隔壁房间走出来的秦朔南,当时就有些懵了。

    他瞪着秦朔南身上还穿着的淡粉色长裙,又转头看了看他酒店房间内被不知名女人脱了丢在地上的淡粉色长裙,还是没看出两者的区别。

    但他却知道,他非常尴尬的误会人了。

    他酒店房间里的女人不是秦朔南,而是另有其人。

    “抱歉。”沈书昀摸了下他俊廷的鼻子,跟还没搞明白发生什么的秦朔南道歉。

    秦朔南因为好奇而睁的大大的眼睛,这一刻有种小鹿斑比的可爱和无辜。

    沈书昀对着这样的眼睛,判罪错人的尴尬和不好意思达到了顶端,都没心思去注意跟在秦朔南背后走出来的天青色组合。

    而天青色组合的五个女孩,这时候也开始恨不得化为隐形,并不想撞见她们的首席导师沈书昀的“桃色”现场。

    天青色组合五个女孩虽然年纪都才十七,八,九岁,比秦朔南小,但她们在娱乐圈也混了两三年,知道娱乐圈盛行的什么剧组夫妻,节目组夫妻,以及男男女女各种送上门的“约会”。

    沈书昀是娱乐圈如今最当红的男明星之一,也是近两年在娱乐圈都出了名的“帅哥”。

    不仅圈外粉丝把他视为男神,想睡他。

    圈内也有很多女明星想做他女朋友,或者做不成女朋友跟他来段露水情缘。

    沈书昀今年20岁,跟秦朔南同岁,正是一个大男生最有魅力的年纪,不会太小,也不会太成熟。

    正是还具有少年感和男人味的颜值和气质的一个小巅峰期。

    而这样的巅峰期下,沈书昀的五官和身材,还是那种会给人荷尔蒙苏感的帅哥。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17岁出道,然后在娱乐圈一炮而红,短短三年就成为这个圈里顶级的男明星。

    当然出道的唱跳实力跟近两年转影视拍戏的实力,也是他大爆的关键。

    只是他具有苏感的颜值和气质,在娱乐圈是真的很出众。

    天青色组合现在还记得她们上一周在节目组里第一次见到沈书昀真人的震撼。

    那真是让她们这些其实也见惯了男明星的小艺人,也想兴奋尖叫的帅气存在。

    她们当时下来还讨论说,沈书昀真人帅到发光。

    五官好,身材好,整体气质还莫名的苏她们一脸,满足了所有女生的幻想。

    开始一点也不意外,娱乐圈很多女明星想睡他。

    所以这时候,天青色组合比搞不懂发生什么的秦朔南先一步知道发生了什么,并且还比陷入尴尬认错人状态的沈书昀还要快的猜到里面躺着的女人是谁。

    为什么这么确定,是天青色组合随着沈书昀打开的门,嗅到了里面传来的某高端定制品牌的香水味。

    而这香水味,好巧不巧,天青色组合的五个女孩之前还近距离闻到过,并且小女生吗总是会对这样性感迷人的香水味产生艳羡,然后对用香的女人记忆深刻。

    “岚姐,你快回来帮我们继续设计造型吧。”

    天青色组合队长杨乐,因为嗅到香水味而猜到屋内脱光了躺沈书昀床上的人是谁,马上怕秦朔南卷入这种大咖与大咖之间的桃色事件里,伸手拉她回屋。

    秦朔南因为不明白沈书昀屋子里发生了,还奇怪他为什么喊她名字叫她穿衣服的话,所以看着跟她道歉的沈书昀,想听他的解释。

    沈书昀却尴尬的不知道如何解释。

    而且这种事要他怎么解释

    一瞬间沈书昀有些恼怒。

    恼怒他遇上这样恶心的破事。

    他还是站在门外,一眼都不看屋里的的艳色,但这一刻内心升起的烦躁和恶心,却比之前误认里面是跟他求复合的秦朔南还要多。

    因为怎么说,秦朔南也是他前女友,虽然分手了,但也算认识,所以就算他很讨厌原主秦烁岚的性格,也讨厌秦烁岚这样虚荣拜金的女人以这种方式勾引他。

    但这也还在他愤怒的底线上。

    但里面他完全猜不到是谁的女人,却完成踩出了他的愤怒底线。

    “不管你是谁”

    沈书昀声音冷成冰的冲屋里裸、躺在他床上的女人发话,秦朔南在一边眨巴着眼睛,好奇的看着,莫名加剧他那一刻面对爬床女的愤怒。

    而这一刻,他也注意到去拉秦朔南进屋的天青色组合,这种丢人丢到大庭广众的羞辱感,气得沈书昀的脸都铁青起来。

    天青色组合所有女生都知道沈书昀暴怒了,唯有睁着“小鹿斑比”眼搞不清沈书昀搞什么的秦朔南,觉得沈书昀这会突然上来的脾气好莫名其妙。

    “走吧走吧。”秦朔南突然觉得无聊,不想等沈书昀的解释,转身喊天青色组合回房间。

    而就在她准备回屋的时候,她听到了身后的房间阳台上传来一声短促的惊呼声。

    那声音很小,但是秦朔南却听得清楚,她以为她的房间进贼的冲回去抓贼,却撞见一个披着床单衣,露出大长白腿的性感美女跌坐在她阳台上。

    当时秦朔南惊讶了,那个性感美女也瞪大了她化了魅惑眼妆的狐狸眼。

    天青色组合跟着秦朔南冲回来,看到性感女人的那一刻,却齐齐想哭了。

    今晚她们是撞见了娱乐圈多大的丑闻事件啊

    她们最强女团k战的首席女导师脱光了衣服爬了首席男导师的床。

    而且还没有爬成功,被男导师误会是隔壁男团节目组的人气飞行嘉宾前女友,最后女导师只能灰溜溜裹了床单逃走,还被前女友跟她们这个炮灰组合女学员撞见。

    “妈妈,我的娱乐圈生涯是不是就要被封杀了。”

    这是天青色女团所有成员撞见她们披着床单的女导师张吉丽的心声。

    而披着床单,身下空无一物狼狈不堪的张吉丽,这一刻却真的冒出杀人灭口的凶意。

    啊啊啊啊啊,她好想杀了面前的秦朔南,也想顺便杀了撞见她出大丑的天青色组合。

    还有什么比她这样的大美人脱光了爬床,还失败丢脸的事吗

    那必然是爬床失败,狼狈逃跑却撞见爬床对象光鲜亮丽的前女友。

    而这个前女友,还让张吉丽觉得屈辱的是沈书昀之前把她错认成她了。

    当时张吉丽躺在床上,兴奋的等沈书昀回来发现她这样的尤物礼物,也想过在圈里一直“不近女色”的沈书昀会不受她诱惑,喊她走。

    却万万没有想过沈书昀开门后连进卧室看她一眼都不愿意,直接凭借她故意脱在外面的裙子和内衣错认她。

    怎么说她也是一线女星

    怎么说她也是近几年连任虎扑最高票的性感女神

    沈书昀是怎么眼瞎把她错认为前女友这样只是看着身材好,实际完全没胸的“干瘪”女人。

    张吉丽在崩溃中,还不忘记嫉妒鄙夷地去看秦朔南因为纤瘦而不可能如她那样拥有的胸器。

    而秦朔南这一刻,也突然有了女孩子这方面的敏感,随着张吉丽的视线低头看了看她的小胸。

    然后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地,去看了看张吉丽披着床单半遮半掩露出来的大胸。

    那大胸大的秦朔南鼻头都发痒了不说,她还受到巨大对比冲击地自卑了。

    穿越前,因为一直女扮男装,秦朔南偶尔就忧伤过她完全过于男性化平板的身材。

    穿越后,秦朔南好不容易恢复了女儿身,且这具身体跟她长得一模一样,但因为成长不一样,原主的身体非常具有女性的柔美跟其他女性外形特征。

    之前秦朔南还蛮高兴,但是没有张吉丽这样的性感尤物做对比就没有伤害。

    原主追求纤瘦,追求小蛮腰,追求细长白瘦的漫画腿,追求穿衣好看有气质,完全忘记追求大胸了。

    或者说都靠疯狂节食追求极致纤瘦美了,还想要有大胸,上帝都难以给出来,除非她做丰胸手术。

    所以原主追求让无数女孩嫉妒的纤瘦好身材外,根本不追求大胸,且还有点嫌弃大胸穿大多衣服没有小胸有味道,而根本没考虑过要一对大胸。

    原主很满意她现在这种跟她身材形成完美比例的美胸。

    但秦朔南不懂这种女性只讨好自己的现代审美,她因为以前常跟一群兵痞子混一起,受他们一些讨论女孩子的话影响,在看到张吉丽最自傲的胸围时,非常直男审美的自卑起她的小胸了。

    完全不知道她这其实也不算小的胸部,是多少女孩也想要的。

    就比如天青色组合的所有女孩,比起身材如张吉丽那样丰腴起来才有的妖娆性感。

    她们更想要秦朔南如今的纤细曼妙。

    那才是现代大多数女孩发了疯节食都想瘦出来的魔鬼身材。

    “今晚的事不许说出去,不然我要你们好看”

    张吉丽揉了揉她从沈书昀房间阳台跳到秦朔南房间阳台摔到的腿,一瘸一拐的从地上站起来,然后恶狠狠的瞪眼警告陷入某种自卑的秦朔南和后面大气都不敢喘的天青色组合。

    “不说不说,张老师,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天青色组合在张吉丽恶狠狠的威胁中,齐齐惶恐的表示会守口如瓶。

    本在难过自己小胸的秦朔南这时候却不爽张吉丽威胁她跟天青色组合,以及天青色组合明显被威胁到而诚惶诚恐的表现。

    “今晚什么事啊是你衣衫不整地偷入我房间,还是偷入沈书昀房间”

    秦朔南抱起手臂护在天青色组合前面,不让张吉丽用恶狠狠的表情去威胁天青色组合的同时,也算是有些搞明白之前沈书昀房间发生了什么事而回敬起张吉丽。

    本来嘛,秦朔南对张吉丽没有恶感,还有点艳羡她的“好身材”。

    但这张吉丽对她完全不遮掩的敌意,以及这样的撂狠话,威胁她还威胁她带回房间的天青色组合。

    秦朔南对此非常不高兴了。

    因为她是典型吃软不吃硬的暴脾气。

    “我说沈书昀怎么刚刚喊我名字,叫我穿衣服滚,原来是认错人,把你喊成我了。”秦朔南毫不留情的戳穿张吉丽刚刚的丑事,张吉丽瞬间恨得想扑过去撕她。

    但秦朔南脾气上来了,冷下脸可跟之前傻白甜的软妹样子完全不同,或者说状若两人。

    气场莫名变得强大,令在圈内有些地位的张吉丽都有点不敢在她面前放肆,还有些不敢去看她变得犀利冷然的眸子。

    “反正不许把这件事传出去,不然我跟你们没完。”张吉丽低垂着眼,没有去看秦朔南,咬牙对她和天青色组合留下这句话,才愤愤地从秦朔南房间的观景阳台,跳到她的房间阳台上。

    秦朔南看着她披着床单笨拙的一跳成功后,也就收回视线,把今天遇到这乱七八糟的事抛之脑后。

    并不知隔壁沈书昀察觉到张吉丽的离开,走进了房间,看到了张吉丽在走廊拐角丢着的大胸罩,然后又退出房,打电话叫助理过来帮他清扫房间,并愤然离开了城堡。

    而同样这一晚在城堡里呆不下去的还有张吉丽。

    她在房间也越想越臊的慌,所以开车离开了城堡。

    唯有秦朔南不把这件事放心上,还安慰撞见这种事惶恐不安的天青色组合。

    “别怕,她找你们麻烦你告诉我,我去揍揍沈书昀。”秦朔南本想说她去揍张吉丽,但她从不打女人,所以改口去揍另一个事主沈书昀。

    并没有发现她这下意识安慰人的话语有什么不妥。

    天青色组合发现了,却误会是秦朔南跟沈书昀关系真如网上爆料的那样“旧情复燃”。

    所以小女友去吃醋去揍男友没什么不对。

    毕竟是爱的小拳拳。

    完全不知秦朔南说那话完全是他男儿本性的话,揍沈书昀必然是把他揍的鼻青脸肿下不了床。

    而秦朔南会突然这样男儿本色,也是因为这一晚她对天青色组合“怜香惜玉”极了。

    因为就是在发生张吉丽爬床这样的乌龙事件前,秦朔南在训练场外撞见了崩溃大哭的天青色组合队长杨乐。

    那时候最强女团k战的第一期节目彩排已经结束,所有女团成员大多没有回房休息,而是回到训练营继续加班加点的练习。

    会这样刻苦,也是越临近第一次舞台比赛表演,这些女孩子就越紧张。

    杨乐就是有些承受不住压力和练习的疲惫,背着天青色的其他成员,找地方崩溃大哭。

    杨乐是学了古典舞十年的女孩,十五岁的时候参加一个舞蹈比赛被现在的经纪公司看重,跟另外四个女孩组成了天青色古风组合。

    但是除了秦朔南那一次微博拉票外,她们建团了三年了,还一点知名度都没有。

    而被秦朔南如此奶了一波,她们上了热搜,有了一些知名度,甚至有了一些粉丝,但公司依旧不重视他们,让她们继续在最强女团k战的节目中做炮灰。

    若是没有之前走红,杨乐可能还有些认命,但是走红了,她以为可以跟公司要多一些舞台表演的资源,公司却不愿意,这就让她有些委屈。

    因为对比一些被重视的女团有专业的造型师,专业的编舞老师,她们一直都靠节目组简单的化妆团队,跟杨乐自己为天青色组合编舞。

    杨乐在跟经纪公司要不到这方面的资源,就尝试去跟节目组申请好一些的舞台效果。

    但节目组那边却表示想要好一些舞台效果,她们需要付一笔额外的表演舞台背景费。

    因为其他团队不换,就她们换了,很麻烦工作人员。

    一问这费用,还不低,二十万块。

    而这二十万块,她们的经纪公司自然不愿意出。

    杨乐几个小姑娘也都家境一般,拿不出那么多钱,最后只能放弃这个奢求,继续苦练歌舞,希望出现奇迹在舞台上有一个出色的表演。

    但之前彩排看着其他女团穿得抢眼夺目,在看她们还穿着简易设计的古装,杨乐就有些崩溃。

    其他女孩也差不多如此,杨乐作为队长还要安慰她们没事,她们可以像上次开幕式那样作为黑马杀出来。

    但杨乐内心很明白,那次她们能走红,能人气从倒数逆袭第一,全靠的是秦朔南的拉票跟她为她们那只舞蹈视频的重新调背景色。

    不然她们的舞蹈还是会掩埋在现代风的舞台上,没人能欣赏到里面的古典美。

    所以这也是她会尝试跟公司和节目组争取的舞美设计的原因。

    但两边没一边愿意给她们这样的炮灰组合提过好的舞美表演设计。

    跟男团那边有内定冠军组合、各种资源咖一样,女团这边也是有的。

    节目还没有开始第一轮比赛,杨乐就从一些组合明显高于其他组合的造型设计看出有几个女团背后雄厚的“资本”。

    所以嘴上安慰了其他队友,让她们继续练舞,但杨乐自己却压力山大的躲在一处崩溃大哭。

    她很想明天的表演被更多观众喜爱,她不想再做炮灰,她想把一身的舞蹈功底展现出去。

    她想要告诉观众,女团不是只有现代舞女团,也可以有她们这样走古风的传统古典舞女团。

    就像之前秦朔南送她们上热搜的那句话,最美不过天青色,她想让她喜欢的传统古典舞能在女团的现代舞中杀出一条路,让更多人认识她们组合的同时,也认识和欣赏到传统古典舞跟现代音乐的创新结合。

    杨乐一直有自己的歌舞梦想,她以为女团可以帮她实现,但蹉跎了三年还没有成名,有点成名希望还被各种现实给打碎,她突然迷茫她要不要继续坚持这条并不光明的道路。

    秦朔南就是杨乐非常崩溃的时候出现安慰她的。

    她听她委屈的说了这么多年练舞的辛苦,听她说了公司和节目组的不重视,很是为她打抱不平。

    最初撸着袖子就想去找她们女团节目组的舞美设计团队,问问他们为什么几个女孩都参加节目,还要额外出什么舞美设计费。

    这不是默认节目组承担吗

    但被杨乐拉住了,说了一些节目组的抠门跟变相打压。

    而这还是因为她之前奶了一口她们,人气压了节目组真正的天选之女团。

    所以才会被天选之女团放话给穿小鞋。

    而天青色组合的经纪公司也是不争气的,不能替她们出头,还不愿意给她们好一点造型设计团队。

    “节目组的化妆团队,给我们化的妆都不适合我们跳古典舞,不仅不适合,有些还化得很敷衍,所以稍微有点背景的女团,都自带了造型团队。”

    杨乐说出她们这样的底层女团可怜的地方,秦朔南也看了下她今晚彩排被化的妆,居然是不防水的,现在被杨乐哭一顿,糊的乱七八糟不说,秦朔南伸手摸了一下粉底,也发现是比较劣质的。

    而在剧组实习给群演化过妆的秦朔南知道,娱乐圈真的是分三六九等给人化妆的。

    化妆手法先不论,就是化妆用品都能分出非常多的等级。

    秦朔南最初会那么受群演喜欢,就是她给群演化妆都用原主化妆箱里那些顶级化妆品。

    这让用惯了其他化妆师用的劣质化妆品的群演,第一天就喜欢极了秦朔南,都不在意第一天给她们化妆的秦朔南那生疏和错误百出的手法。

    还很可爱的安慰当时慌的不行的秦朔南,说她这是名校高材生才化的出来的前卫艺术妆。

    很好的用彩虹屁缓解了秦朔南当时的紧张和慌乱,慢慢在那群可爱的群演身上摸索和偷学其他化妆师的化妆手法,开始得心应手给演员化妆这件事。

    “若是你们实在找不到好的化妆师,我可以试着帮你设计一下舞台表演妆。”

    秦朔南当时很心疼天青色组合遭遇,所以想了想决定用她现在还算可以的化妆技术帮她们。

    这让天青色组合的队长杨乐激动了起来。

    因为她们已经从网上知道秦朔南是帝都传媒大学戏剧美术设计专业的学生,化妆对于这个专业的学生应该算是小手艺,更别提那时候近看秦朔南自己给自己化的妆,杨乐就看出里面手法的细腻和自然。

    这可比她们脸上浮夸粗糙的妆容好多了。

    不过等她喊了天青色组合其他成员,去到秦朔南在酒店拥有的房间,却撞见了沈书昀和张吉丽的爬床事件。

    这真是又尴尬,又觉得误踩了雷区。

    不过现在天青色组合在秦朔南的安慰下,也渐渐放下了这块惊慌的情绪,她们更好奇秦朔南给她们设计的表演造型。

    “我最近在大汉天下剧组看我们系的冯丽老师给女主角化妆,学了一些化古典妆的手法,我先给你们试着化了看看,你们看看行不行。”

    秦朔南说着拿起了化妆工具,开始以杨乐为模特,给她上了一个妆,拿梳子和她们自带的发簪等仿汉唐设计的头饰给她们弄了个大华朝少女最爱的一个发髻。

    “哇,好漂亮”

    杨乐脸上的妆面一画好,四个天青色女孩就忍不住惊艳的喊漂亮,等秦朔南在给杨乐梳了个她们从没有见过的发髻,那更是瞪大眼的说好看,但秦朔南却看着被她用在杨乐头上的发簪和其他头饰,觉得不行。

    “你们明天才表演是吧,那我今晚帮你们跟老师借几套发饰吧。”

    秦朔南记得她如今的师父吴教授那里就有他设计的很多古代发饰,准备去他那里借几套,同时她看了下天青色组合今日穿的简易设计汉服,也觉得不太能凸显她们华丽舞姿表示,一起去跟师父借几套。

    “我师父那边应该有,我之前看过他设计的一些图稿,有几套舞服我觉得很适合你们的舞蹈。”

    秦朔南的话,令天青色组合所有成员激动的都跳起来。

    但后面又怕麻烦她,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秦朔南已经拿起电话联系她师父吴教授。

    而吴教授那边一听是她给几个小妹妹找传统古典舞服和配饰,只在电话里大致了解了下天青色明天表演的舞蹈文化风格,就喊秦朔南过去他那里,拿他一个工作仓库的钥匙,去里面取那五套衣服。

    “以前给一部戏设计的舞服,但那部戏没拍成,你拿去给你妹妹们穿吧,也不用还回来了。”

    吴教授在电话里说的豪气,秦朔南就问他在哪里,他报了一个市中心的酒店名,秦朔南马上骑着她的粉色小摩托去找他。

    没想到在那里见到楚修凡跟几位江山入战的幕后主创团队。

    “饿不饿,要不要吃点夜宵。”

    吴教授看到爱徒过来,把他位于影视城的仓库钥匙给了秦朔南,还关切的问她要不要吃点东西。

    秦朔南摇摇头就准备走,却被吴教授带着给那几位主创隆重的介绍她如今是他收的直传弟子,也是关门弟子。

    “以后请各位多多照顾了。”吴教授说着举杯敬了圈内那些服化道圈的大牛们,秦朔南见此也赶紧端杯想敬他们,却被吴教授和几个前辈制止了。

    “小姑娘,你以茶代酒吧心意到就行了,可千万别喝醉了。”

    几个服化道圈的前辈都还记得秦朔南之前不论是男士还是女士都行云流水美如画的茶艺,自然将她这样的小姑娘看作是书香门第出来的乖乖女,也不为难她,让她以茶代酒。

    秦朔南也就在楚修凡观察她地眼神中,用茶敬了他们。

    然后又乖巧恭谦的陪着吴教授跟那些前辈说了些话。

    而她那乖巧恭歉的模样,莫名很招那些前辈的喜欢,纷纷说吴教授捡到宝,收了个这么懂事知礼的徒弟。

    吴教授对此恭维和夸赞,也一点不谦逊的接受。

    “行吧,不早了,我带着徒弟走了。”

    吴教授带着秦朔南在几个圈内朋友面前显摆完,就想带着秦朔南离开,而其他前辈看时间也不早,也跟这次宴会的主人楚修凡道别。

    楚修凡也就结束了这场晚宴,一群人开始离开酒店。

    离开的时候,秦朔南从四周的谈话知道,楚修凡的新电影江山入战将在后天早上开机。

    而楚修凡则从秦朔南这一晚乖巧的模样,看出些有意思的东西,没有急着去找她谈电影武术指导的事。

    而这不急着找,又让楚修凡看到秦朔南一个令人意外的举动。

    “抢东西啊,抢东西啊”

    楚修凡一行人走出酒店,没想到会遇到一个贵妇被人抢了手提包。

    那个抢劫犯乘着贵妇不注意,抢了贵妇手里的铂金包,然后飞快的往他们这边的一条小巷跑来。

    一路因为抢劫犯凶狠的表情,路人都被吓得远离那个抢劫犯,避不过也被撞倒在地。

    没人敢去阻拦,就是吴教授几个服化道专家,因为上了年纪遇到这种亡命之徒也都下意识往酒店内部退。

    但是他们毕竟年纪大,反应慢,想到要退的时候,那个抢劫犯已经跑到他们这边来。

    而就在大家都被吓一跳的时候,那个跑过他们身边的抢劫犯突然以狗吃屎的姿势,飞扑了摔趴在离他们有四五米的位置,半天爬不起来,然后被十多个酒店保安冲过去制服了报警。

    整个过程,大家都以为是抢劫犯自己跑的急所以才摔了个狗吃屎。

    唯有一直盯着秦朔南在吴教授身边扮乖巧的楚修凡,注意到那个抢劫犯是跑过秦朔南身边的时候才突然飞起来的。

    所以见过秦朔南徒手捏断钢管,并看过秦朔南练武视频的楚修凡,断定会武功的秦朔南必然在抢劫犯跑过她身边的时候,背着所有人悄悄做了什么。

    也的确是秦朔南在抢劫犯跑过她身边的时候,忍不住偷偷伸脚绊了他一下。

    绊完看着以狗吃屎姿势飞出去摔晕在地上的抢劫犯,秦朔南才收回腿,深藏功与名地继续乖巧的站在吴教授身边,听他跟那些前辈说话。

    但那些前辈这时候却无心再继续之前的话题,而是都被抢劫犯吓得够呛,其中一个有心脏病的前辈更是还掏出药来吃。

    “吓死了。”差点被吓得发病的前辈吃了药,缓过气感叹了一句,引来其他老前辈的附和。

    秦朔南乖巧无比的跟着附和,“嗯,吓死了呢”

    而听到秦朔南软糯害怕的声音,几个老前辈和吴教授又转了纷纷安慰她。

    “刚刚坏人冲过来,你就别管我们几个老不死的,要记得自己先跑知道吗”

    “对,别傻傻的站在我身边,吓得动都不敢动。”

    对于这样的爱护和关心,秦朔南晓得越发乖巧和甜软的说,“好。”

    徒留在后面听着楚修凡“”

    总觉得我知道得太多了。

    只是他这时候有些不明白秦朔南为什么要悄悄利用她的武术去见义勇为。

    但等她看到推出一辆粉瞎人眼的迷你小摩托,并且骑在上面笑得一脸无害跟所有人道别的时候,楚修凡似乎有些知道秦朔南为什么要掩藏自己生怀绝技了。

    一个人越缺什么,就会越去弥补什么。

    之前楚修凡就有点看出秦朔南在藏拙,可能不愿意做他新电影的武术指导。

    看到秦朔南那辆粉色迷你摩托,跟她甜软至极的笑,确定秦朔南一定不会答应做他新电影的武术指导。

    之后秦朔南送走那几位老前辈,才骑上心爱的小摩托跟吴教授道别。

    “师父,你快些回家,看这天色,一会怕是有场大雨呢”

    秦朔南抬头看了一眼天,暖心的提醒年迈的吴教授。

    吴教授以为秦朔南是看了天气预报,叮嘱她也快点回家,坐上车拿出手机却没有看到天气预报提醒他今晚有暴雨。

    他当时还以为秦朔南记错了,但等车行驶到半路,却遇到了大暴雨。

    而他以为骑着小摩托要回家的秦朔南,这时候也没有回家,而是非常“艺高人胆大”的骑着摩托去他在影视城的仓库,取天青色组合需要的舞服和配饰。

    坐车跟秦朔南有些顺道的楚修凡就看到她把一辆粉色迷你小摩托,骑出大野马的速度在非机动车道上狂奔。

    而这样狂奔的结果就是秦朔南在下雨前赶到吴教授在影视城的仓库。

    秦朔南用钥匙打开了仓库们,找到吴教授说的那几套衣服,并打开了吴教授仍由她随便取拿的首饰盒,挑选了五套头饰,最后用一个大行李箱装好绑在她小摩托车座位上。

    之后秦朔南穿着粉色的雨衣,非常快乐的骑着摩托车回家,准备冒雨赶回家陪小霍存煜睡一觉。

    第二天再赶早去最强女团k战现场给天青色组合送舞服顺便化妆。

    但半途秦朔南却撞见了一场车祸。

    很明显人为的车祸。

    因为她在暴雨中看到翻撞到一颗大树上的车,却没有在车内看到人不说,附近还有明显挣扎的痕迹。

    秦朔南顺着痕迹往一座深山上走,没走进几米她听到了远处悲惧的尖叫声,比她上次雨夜听到的还要凄厉。

    所以她快跑入山,半道遇到一个被用什么东西砸的满头是血正陷入昏迷的女孩。

    但远处的惨叫还在继续,所以秦朔南顾不得停留继续跑过去。

    然后秦朔南隔着小山上茂密的树林,看到两个带着猪头面具的男人,正在仿佛玩弄猎物一般,拿着一个dv机追着一个她觉得眼熟的女人跑。,,,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