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穿成反派小姨妈 > 男儿当自强

男儿当自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霍存席在厨房煮好了大枣红糖姜水,却没有自己去叫,而是让一脸担忧坐在秦朔南卧室门口的小霍存煜去叫。

    霍存煜却不听他的话,巍巍颤颤的扶着门站起来,把秦朔南的卧室门打开了,却不出声,而是又坐回地上,然后四肢并用地飞快地爬走。

    霍存席见此迟疑了一下,端着大枣红糖姜水给秦朔南送了进去。

    然后秦朔南震惊了

    “你居然会煮这个”

    秦朔南懂一些医理,所以虽然从没有喝过大枣生姜煮出来的红糖水,却知道这必然具有祛风寒补气养血的功效,非常适合她现在痛经的状态。

    但她没想到冷冰冰像个大冰块的霍存席居然会懂这些,并且还煮好送来给她。

    不过很快她有想到了原因。

    “这是你爸妈教你未来疼媳妇的吧”秦朔南搜索了下原主的记忆,发现原主知道霍存席小学的时候被测出是高智商天才的同时,也被测出患有情感淡漠症。

    那时候比霍存席大四岁的原主,骄纵地并恶毒地在背后骂霍存席是怪物,一个对亲人都冷淡无感情依赖的冷血怪物。

    但霍存席的父母却很心疼儿子的情况,加倍对他好,也加倍去引导他去克服这种情感障碍。

    因为这种病症有时候比什么自闭症和抑郁症还要可怕。

    小霍存煜的出生,很大的原因就是霍父霍母为大儿子霍存席未来他们年迈离开而留下的一个情感保证。

    他们太担心霍存席一直活在冷漠孤寂的情感世界,没有人陪伴,晚年孤家寡人没人照顾。

    但没想到事与愿违,小霍存煜出生却患有如此罕见的免疫性疾病。

    不过当时霍父霍母也很乐观,觉得他们不缺钱,两个儿子都能得到最好的照顾和治疗,却没想到最后是这个样子。

    估计都死不瞑目吧。

    “霍存席,你弟弟是你父母给你留下的最后一份礼物,你要对他好一点,不要凶他,我刚刚好像听到你凶他了”

    秦朔南一边喝姜糖一边教育霍存席,霍存席抿着唇懒得理她。

    但有惊讶她居然猜到是他父母教他煮红枣生姜红糖水。

    而原因也的确是想让他未来懂得疼媳妇,可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他们还教了他很多,教他要对弟弟好,说以后弟弟代替他们来守护他。

    但那时候他看着那个病弱的小不点,并不觉得未来他有什么用,但父母死后,他却知道那个小不点在努力的活着,努力活着来陪他。

    他的情感淡漠症对任何事都难以产生感动,也对事物难以产生悲伤。

    所以父母死后,他没有难过落泪的情绪。

    但他为这样的自己感到愤怒,因为他虽然不会爱,但是他的智商和理解,让他知道他是被父母深爱的。

    他也懂的理性思考去回报他们,所以他一直按照他们的期望去学他们让他学的东西,比如跳舞、比如学画,比如唱歌,但为什么他们会在他还没有完全回报完的时候离开了呢

    对此,他很愤怒,很烦躁,难消心中的某种戾气。

    而这种戾气再面对自私自利的唯二亲人小姨妈秦烁岚时,被刺激的无限放大。

    “霍存席,我知道你一直在不满什么,但是你要知道,亲人与亲人之间,很多时候,也是我帮你的是情分,不帮你也是本分。”

    秦朔南吃了一颗红枣,又喝了几口甜汤,摸着渐渐暖起来的腹部,决定替霍存席的父母给霍存席上一课。

    “你父母对我很好,我也留你们兄弟在身边,但你要什么事都指望我像你们父母那样,无条件的去帮你们,那你就太异想天开了。”

    “你父母把你教的很好,但是有一点我觉得他们做的不对,那就是没有教你万事靠自己,男儿当自强”

    秦朔南半靠在床上,依旧苍白虚弱着一张脸,但说出的话去每一句都直击霍存席的内心。

    霍存席正为此心绪波动的很大的时候,秦朔南喝完了最后一口姜糖水,从床上坐直了身体问他。

    “说吧,你要求我什么不过分的我可以考虑答应下”

    前一秒还因为秦朔南的话心绪起伏的霍存席“”

    后一秒反应过来秦朔南是觉得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霍存席“你疼死算了”

    霍存席一把夺过秦朔南手中还端着的碗,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徒留秦朔南觉得他这人,“欠揍吧”

    娱乐最新爆料v某当红男星s高中有个初恋,那初恋是最近某视频网站最火的女神,现在男星还对这个初恋念念不忘,所以出道至今都零绯闻。粉丝们以为哥哥是以事业为重不谈恋爱,实际心中还有白月光呀。

    娱乐八大叔v:今天有个料,关于前段时间电影拿奖的某鲜肉男星。男星以前家境不好,是个穷小子,高中白富美女朋友追了他一段时间,追到手没一个月就提分手,为此男星颓废了很久,觉得是自己穷小子的身份才被分手,最后也是因为这个被人说动以男歌手的身份出道,一炮而红,短短两年吸金无数,今年还是福布斯公布的中国明星收入榜的前三,彻底摆脱了穷小子之名,也是很励志了。

    娱乐圈女神经啊啊啊啊今天才知道我最喜欢的一个男明星,就是我前段时间买过专辑那个,他还没有出道前居然被初恋女友嫌贫爱富地抛弃过,听说那个初恋很毒的,提分手的时候把男明星说的一无是处,很伤男明星的自尊,男明星至今还走不出那段伤害。

    沈书昀在录制一档综艺节目的时候,收到了很多娱乐圈朋友“关切”的问候,然后知道他跟秦烁岚在高中那段感情被娱乐媒体曝出来。

    “书昀,这爆料是假的吧,应该是那跟bi女神秦烁岚想红拿你炒作吧”

    “书昀哥,你快公关吧,现在全网都在说你以前是穷小子。”

    “昀子,你以前也太可怜吧,居然遇到秦烁岚那样嫌贫爱富的女人。”

    五花八门关注点不同的信息,轰炸一般齐齐送到沈书昀面前,他为此忍不住皱了下眉。

    一边正为沈书昀整理发型的女化妆师,看着帅到仿佛会发光的沈书昀皱眉,还忍不住替他打抱不平的说。

    “沈书昀,你不要为初恋那个坏女人难过,是她配不上你,没有眼光,你现在已经用你的歌声和演技征服了粉丝,获得了现在的成就,那个嫌贫爱富的坏女人,现在一定后悔死了”

    女化妆师说的激动,也目带同情怜惜的看着沈书昀,沈书昀当即都气得站起来了。

    但他也懒得跟不熟的人解释,所以站起来离开了化妆间去录制节目。

    没想到这间隙会接到好兄弟唐霄彬的电话。

    唐霄彬是沈书昀进入娱乐圈为数不多私交甚好的一位好朋友,对方虽然是一个家里有矿的超级富二代,但却没有一般富二代难以相处的臭毛病,还很讲义气,所以两人因他刚刚获奖的一部戏结识,就一直要好到现在。

    所以唐霄彬知道网上的各种爆料,马上关切的打来电话问沈书昀怎么回事。

    而对于关系比较铁的兄弟,沈书昀也没有藏着掖着大方的承认了这件事。

    “那个秦烁岚,的确是我高中谈过的一个女朋友,只是没有外界说的那么夸张,是我非常爱的女孩。当时会跟她在一起,不过是年少轻狂的虚荣或者说年少颜狗的一时糊涂。”

    “我们两个当时分别是学校公认的校草跟校花,很多同学就爱打趣我们,说我们天生一对,也爱把我们强凑在一块,时间久了,我们两个也对对方有好奇,就在一起了一段时间,没网上说的那么长一个月,也就一周吧,一周后秦烁岚发现我家只是普通工薪家庭,就跟我提分手了。”

    “那你没有在这段感情里受伤”唐霄彬从兄弟沈书昀的平静的语气里听出些东西,忍不住失望道,“我还以为你受情伤了,准备找机会替你向那个嫌贫爱富的女人报仇呢刚刚还让助理去刁难她的辅导员”

    “你做什么了”沈书昀有点无语唐霄彬的护短跟急性子,忙问他做了什么,唐霄彬却不说,还是追问他跟秦烁岚在一起的事。

    “那个女人分手的时候是不是很毒地嫌弃了一通我看网上爆料说她嫌弃你是穷小子骂了你一顿,然后才毒绝地跟你提分手。”唐霄彬看着云淡风轻提这件事的好友,以为对方还要解释没有这么毒的事。

    沈书昀却说,“比这更毒。”

    而另一边霍存席也突然觉得秦朔南这个假小姨妈,比他真小姨妈还要毒。

    “你今天没事可做,就把新舞蹈练了吧,巩固下人气,看能不能拉到视频广告或者赞助。”

    秦朔南不知道bi刘总监跟霍存席已经谈了非搞笑博主的男团艺人约,所以还在很积极给霍存席安排各种拍摄工作以便维持他的bi视频更新。

    霍存席冷睨喝完红糖水又生龙活虎开始躺不住的秦朔南。

    然后看到秦朔南打开了家里的大荧幕电视,点播了一个可爱风女孩跳的舞蹈视频叫他赶紧学着跳。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

    穿着娇俏可爱的女孩,带着猫耳朵发饰,对着镜头一个劲学猫咪撒娇的动作,秦朔南看得很开心,霍存席看得想杀人,秦朔南还指出他一会学跳这支舞的精髓就是

    “你跳到这里的时候,一定也要学猫叫”

    秦朔南暂停了播放,指着大屏幕上双手放在脸边可爱摆动的少女嘟嘴发出喵喵叫的模样,特别叫霍存席一定要学跳到位。

    霍存席当时就被秦朔南毒到不行,站起来就要走,秦朔南那边却接到辅导员的一个电话,叫她赶紧来黄梓熙他们所在的历史剧剧组一趟。

    “也不知道这部剧的男主角的助理抽什么疯,盯着我们帝都传媒大学的影视美术设计系的实习生说怎么少了那么多人这不是要败坏我们学校的学生的口碑吗”辅导员在那边有些急,因为最近的确提前离开了几个实习生。

    但那算不上翘班,而是他见剧组实习任务不重,批准三个学生提前结束实习,也跟剧组人事报备了。

    而那三个学生要么是家里有急事,要么就是生病实习不了。

    今天比较不巧的黄梓熙因为网上的事翘班了,而他还联系不上她,这就跟剧组每日签到的实习人数对不上。

    所以辅导员才打电话喊秦朔南去顶一顶,不然被那个脑抽的男主角在剧组传播开这件事,他们传媒大学不就要被同行误会全是不敬业的学生。

    这时候的辅导员以为秦朔南还在紧急救援那个剧组,不知道她回家了。

    想着两个剧组离的不远,秦朔南过来救急很快,完全没想到秦朔南因为痛经现在是在家里。

    不过秦朔南也没有推辞,听辅导员喊她救急,马上应下来,只是说了她在家过去可能会晚一些。

    “你怎么在家啊那你打车赶过来吧,车费学校报销。”辅导员也没问秦朔南太多,催促她打车快点赶过来后挂了电话。

    秦朔南也回房换了衣服,然后提着化妆箱往影视城赶。

    不过出门的时候她没忘记喊小霍存煜帮她盯着霍存席练舞。

    “不许他偷懒,晚上回来我要看到录制视频。”

    “好的,小姨。”小霍存煜乖巧的点头,秦朔南忍不住捏了下他的小脸,才匆匆往外走。

    一路秦朔南还是在痛经,但是可能是喝过红糖水,她气血不似早上那样虚的令她浑身无力还冒冷汗,所以这种疼痛她完全忽略不计。

    但脸色却依旧不好,被喊她历史剧组的辅导员注意到,还内疚了下。

    “原来是生病了,我还奇怪你今天怎么没在杨琳琳的剧组实习。”辅导员说着去帮秦朔南提化妆箱,然后喊了她一声“好孩子”。

    “好孩子,老师记得你今天的救急。”辅导员感激秦朔南为了学校口碑的救急。

    秦朔南却更感激辅导员,因为就是辅导员帮她牵线进入杨琳琳剧组的。

    那时候辅导员在电话里虽然骂归骂原主逃掉去历史剧组的实习,但在秦朔南诚恳地表示她找不到剧组实习,辅导员还是动用她的人脉帮秦朔南找了杨琳琳。

    而学校推荐学生进行实习的大型历史剧大汉天下剧组则没那么想进就进,想走就走,都需要做人事审批。

    “不过你今天过来熟悉一下也好,你们班下学期由我和特级美术老师带队的社会实践和艺术实践就会定这个剧组。”

    辅导员提前跟秦朔南透露他们下学期的课程安排,秦朔南都安静乖巧的听着,这显得她苍白无血色的脸愈发病态。

    “一会你就给其他同学打打下手,不要太劳累。”辅导员体贴的叮嘱秦朔南,但剧组男主角唐霄彬看到秦朔南却马上露出替兄弟抱不平的眼神,准备好好的戏弄戏弄她。

    “喂,那边那位实习生过来给我整理头发。”

    唐霄彬直接当众点了秦朔南过去给她整理头发,现场很多人都觉得突兀。

    因为按照他这个角色咖位,根本不可能是实习生负责他的造型和妆容,都是这个剧组服化组的组长。而这部剧的服化组组长还正是秦朔南学校的专业老师冯丽。

    冯丽老师这会正带着研究生助理帮女主角补妆,准备弄完再给男主角唐霄彬弄。

    没想到他会喊他们学院的一个实习生给他弄头发。

    不过冯丽老师最初也没想到他是故意找秦朔南的麻烦,还以为他是看秦朔南长得漂亮,心思多的找秦朔南过去说话。

    所以还下意识帮秦朔南解围的说。

    “她才大二,还没学到古代发型的打理和造型设计,我下学期才带他们来这个剧组学习这方面的知识”冯丽老师开口替秦朔南解围,但唐霄彬那边却坚持要秦朔南过去,这让冯丽老师察觉出他在刁难她的学生而心生不悦。

    “我学生还不”冯丽停下手里的动作,严肃地准备骂唐霄彬不要没事找事欺负她的学生时,秦朔南动了。

    她放下手里的化妆箱,走过去按照唐霄彬的要求,三下五除二的给他把只有一些小凌乱的头发解散了,然后又快速的用发簪束了起来。

    “嘶”

    秦朔南动作很快,四周很多人都没注意到。

    唯一的唐霄彬注意到,还是他被秦朔南非常简单粗暴的束发动作给扯到了头皮,痛得冷抽了口气。

    “你轻点”唐霄彬吼秦朔南,然后抬手去摸黏在他头上的发套。

    秦朔南却没有理他,帮他整理完头发就站一边帮同学去给其他演员补妆。

    整个过程秦朔南都专注的去做事,唐霄彬期间又喊了她几次,秦朔南能帮的就帮了,不会或者不是她们专业的工作,她一点也不搭理。

    那油盐不进的样子,唐霄彬看着莫名不爽,冯丽老师和辅导员老师以及剧组的美术指导吴教授也看他不爽,几乎是同时喊他不要折腾他们学校的学生。

    “我不管你在这个剧组是什么咖位,请尊重我的学生,我的学生不是你雇佣来端茶递水的助理,任由你呼来喝去。”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没看到我学生今天身体不舒服,这么欺负一个女同学,你还要不要脸”

    “唐霄彬,需不需要我问问你们帝都影视学院的胡华涛,他就是这样教你们影视学院的学生耍大牌的吗”

    两个老师有传媒大学这样的名校做后背,根本不惧唐霄彬这样可能是带资进组的富二代演员。

    唐霄彬也没有想到会惹到他们,更没想到会惹到圈内德高望重的吴教授,让他老人家气得想去问候他们学校校长。

    他就是一时不爽,替兄弟出气,不针对学校就只是单纯针对秦朔南。

    所以这时候也软下来,跟两位老师和吴教授赔礼,说他就是闹着玩,两位老师才没有继续训他。

    吴教授则继续不给他好脸色,还去关切的问秦朔南身体怎么回事。

    吴教授昨天才有心收秦朔南做关门弟子,带她上一档展现影视剧服化道重要性的综艺节目影视制作之幕后英雄,没想到今日又遇上她。

    而这遇上他又有些犹豫要不要收秦朔南做关门弟子,怕重蹈覆辙。

    另一边的唐霄彬则很郁闷的开始拍戏,然后发现秦朔南今天是真的如她辅导员说的那样在生病,面色苍白地他觉得不用化妆就能演倩女幽魂里的女鬼了。

    “算了算了,不跟这样的弱女子计较了”

    唐霄彬如此告诉自己,变故却徒生。

    一条蛇突然串到他休息的专业位置。

    “妈呀,有蛇”

    “啊蛇”

    “啊”

    四周的人都因为看到蛇而吓得尖叫起来,特别是怕蛇的女生。

    秦朔南最初毫无反应,但是听着尖叫的女生多了,她也觉得她该尖叫一下,表现下她女孩子的属性。

    但就在她选择叫一声应应景的时候,那条蛇追着唐霄彬往她这个方面窜过来,然后被她辨认出是一条见血封喉的毒蛇

    “啊”

    唐霄彬被蹿到脚边的蛇吓得四处乱跑,六神无主间也没注意他是往秦朔南那个方向跑。

    等他发现的时候,他看到一脸病西施样的秦朔南也被吓得尖叫起来。

    但和他们看到蛇尖叫着四处乱跑不一样,秦朔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在蛇蹿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才尖叫着抬起腿

    “啪“一声将蛇头给踩在地上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