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穿成反派小姨妈 > 奇袭懂不懂

奇袭懂不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楚修凡的话问地云淡风轻,随意自然。

    秦朔南却像被一桶冷水浇头上。

    她猛然想起自己现如今的女孩身份,已然非常不适合用男士茶礼的方式去烹茶。

    “怎么了”

    楚修凡注意到秦朔南突然僵直起来的后背,有点不明白她突然像是犯了大错的模样是为何。

    这一刻的楚修凡并不认为女子用男士茶礼烹茶奉茶有什么不对,他只是单纯好奇秦朔南为什么不用女士茶礼。

    但他这句话却给了一边被秦朔南打了脸的礼仪教授师徒机会,他们像是抓到秦朔南把柄一样,大声指正她的烹茶礼仪不对。

    “哪有女孩子像你这样大大咧咧地坐着烹茶,还有你端杯的手势,给人烹茶的手势,捏得都不对”

    礼仪教授拿出他这方面的知识素养,开始将秦朔南从头到脚的批了一遍,好似这样就能将秦朔南刚刚给人展现的男士茶礼也判断为错的一般。

    楚修凡为此不悦地皱了下眉,启唇正准备说什么,秦朔南那边听到礼仪教授的挑刺,马上上挑了一下她被修得很漂亮的蛾眉,机智地回怼那个礼仪教授道。

    “我这不是给你爱徒示范正确的男士茶礼动作吗他之前不懂如何给长辈师长的奉茶礼,我言语指正了,但怕他听不懂,这不言传身教一番,以防止有些人嘴上知识一大堆,但是却只会纸上谈兵。”

    秦朔南一语双关地讽刺了礼仪教授师徒后,马上优雅地调整了坐姿。

    她收起正襟危坐在茶桌下敞开的双腿,也柔软下肢体动作,开始根据记忆模仿她姐姐每次烹茶的动作重新烹茶。

    然后四周的人发现,之前宛如古代名士一样潇洒大气的秦朔南,周身的气质全变了。

    她的烹茶动作依旧行云流水般,但却不在如之前高山流水般给人天高云阔的静心之感,而是诗情画意给人琴韵书声伴在左右的美的陶冶。

    这一刻的秦朔南穿着现代裙子,却依旧给人一种仪态万千端庄优雅的仿佛从古画里走出来的仕女错觉。

    吴教授看得有些出神,脑海里出现无数古代仕女落落大方的装扮造型。

    他忍不住从口袋里拿出随身携带的纸笔,快速的将脑海里突然迸发出来的灵感简单的记录下来。

    而其从事艺术方面的专家,这时候也都心惊讶秦朔南前后表现的两种气质,纷纷在背后讨论传媒大学出了个了不得的学生。

    “今天谢谢你维护我。”

    吴教授跟秦朔南走出江山入战剧组建设的古城,分开的时候突然这样感谢她。

    秦朔南有些诧异,学生维护自己的师长不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吗

    似乎看出秦朔南脸上的诧异,严肃的吴教授笑了下,然后说她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很多。

    “懂事明理了。”吴教授说着开始好奇秦朔南家的门第。

    “你家应该是很有底蕴书香门第,但你以前那些行为举止却无今日半分的「腹有诗书气自华」气质。”吴教授又说着让秦朔南惊讶的话。

    他居然认为秦朔南从小会学文人最爱的茶艺,必然是受家里长辈的熏陶。

    而有这样熏陶底蕴的家庭,必然是书香门第,且是奉行君子淑女教育的书香门第。

    但秦朔南的家族却不会被世人评为书香门第,当世不会,后世也不会。

    因为秦朔南的家族是华朝最有名望的将门世家,一代代秦家男儿驻守边关,早让这个家族的文人气质被世人遗忘。

    唯有其他有名望且传承几百年的家族知道,秦家并非一般的将门,他们家族的子弟全都是文武兼修的当世英杰。

    若不是边关一直未平,异族一直窥觊大华锦绣河山,秦家男儿都能以文入仕,而非以武镇国。

    而秦家会让子弟文武兼修,也是因为有家训。

    秦家第二十六条家训文而不弱,武而不暴。

    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文武兼修。

    因为秦家有先祖认为,“文不学武则弱,武不学文则暴。”

    所以秦家子弟从小就是既要练武,也要接受君子六艺五德四修的教育。

    “回你师姐剧组的路上注意安全,到了发条信息给我。”

    吴教授坐上来剧组接他回家的车前,叮嘱还不准备离开影视城的秦朔南。

    秦朔南乖巧应下,并在原地目送他的车子离开,才转身快步往紧急救援剧组赶。

    所以她并不知道吴教授这时正跟坐车里的妻子说起她。

    “若是她以后都表现的这么知礼懂事,我倒可以考虑收她做关门弟子,带她上一些节目。”

    “得了吧,你都一把老骨头了,再遇上一个欺师灭祖之徒,你怕是要被活活气死,曹六的教训你忘记了”吴教授的妻子反对他突然来的想法。

    而吴教授也因为他提到的人名而厌恶地叫她,“别提那个畜生,今天那个礼仪教授就是那个畜生妻子的哥哥,他因为我拒绝跟那畜生一同工作,那畜生参与不了楚导的大制作而对我怀恨在心,没少在剧组给我找事。”

    吴教授提到他跟礼仪教授之间存在的纠葛,妻子忍不住愤愤不平地说,“怎么这样的品德败坏的人加入楚修凡的制作团队。”

    “那个楚修凡,虽然很年轻,但是拍出的三部电影拿世界大奖都拿疯了,现在说他是中国天才导演第一人怕都没人敢质疑,现在圈内人谁不是钻头觅缝的想进入他的制作团队,到时候跟着一起拿奖。”吴教授说起楚修凡如今在导演界的地位,他的妻子也提了楚修凡拍的几部电影。

    “你说这人什么成长背景,可以20岁就拍出秦王扫六合这样的惊世之作,我还记得七年前这部电影出来,全球轰动的反应,再也没有人敢说中国拍不出西方史诗级战争电影的话。”

    “对,那部电影出来后,就有人说看中国的历史战争,你会发现很多国家拍的所谓史诗级战争,不过是村头打架。”

    吴教授夫妻两闲聊着回了家,楚修凡那边却叫来了副导演,问礼仪教授是怎么找的。

    “自己都不懂五德还教演员以前的礼仪,是他在荒唐,还是你在荒唐”

    楚修凡冷冽低沉的声音,无任何情绪平缓地问出这句话,比他年纪大很多的副导演额头却开始冒冷汗。

    副导演忙解释是一个朋友推荐给他的,他也不清楚对方品行不好。

    “我马上叫他滚蛋,去请其他礼仪专家。”副导演跟楚修凡提出补救方法,楚修凡没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就知道楚修凡是在警告他没有下一次。

    “你怎么又回来了我批准你这一天都不用来了。”

    秦朔南回到剧组的时候,杨琳琳看到她都惊讶了。

    “剧组这两天快杀青了,我知道很忙,回来帮一下。”秦朔南说着就打开化妆箱,拿出工具去拍摄现场给群演补妆,今天下午因为她请假,有人负责她之前负责的女演员。

    杨琳琳见此也没说什么,只是在晚上结束所有拍摄的时候,看外面天气不好而叫秦朔南别回去了。

    “我在剧组酒店的套房还有一个房间空着,你今晚就别回去,去我那休息吧。”

    “行”秦朔南看着开始电闪雷鸣交集快下暴雨的天空,从善如流的答应了。

    “那跟我走吧,你还没有去过剧组包的酒店吧。”

    杨琳琳带着秦朔南往酒店方向走,然后问起她网上被黑的事后续。

    “你打算什么时候澄清”

    “一会吧。”秦朔南看了下手机已经收到的几条回复,突然临时改变主意,将准备明天进行的澄清行动提前到今晚。

    “不用坐地铁回家,我突然多出一个多小时,那就把这件事给解决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秦朔南轻描淡写的说着她即将做的大反击,杨琳琳听了莫名觉得好笑。

    “怎么被你说的像是,下雨天打孩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一样。”

    而被秦朔南突然闲着闲着“打”了的黄梓熙,这一晚发现她被秦朔南在网上微博名吊打了的时候,也很懵逼和慌张。

    她都忘记先打电话给黑营销公司帮她抵挡秦朔南在网上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澄清,而是拨通了秦朔南的电话,气急败坏的问她,“你不是说明天才跟我在网上见吗”

    黄梓熙觉得她被秦朔南骗了跟耍了,秦朔南则觉得她很笨,回了她一句,“奇袭懂不懂”

    然后就挂了电话,徒留黄梓熙在电话另一头气得质壁分离。

    砸了房间好多东西,才想起要打电话给黑营销公司帮她去回击秦朔南。

    黑营销公司却说他们帮不了黄梓熙抵挡秦朔南一鼓作气发出的全网质问。

    “秦烁岚的操作太骚,都上热搜第一了我们小公司压不住这样的热度新闻,你赶紧找专业的公关团队解决这次讨伐吧。”

    总经理挂了电话,黄梓熙才知道秦朔南的这次还击比她想象中严重。

    “哇,这就是奇美电力集团千金的微博诶,没想到这样的名媛居然会买热搜黑同学是外围女”

    “奇美电力集团小公主,你知不知道bi女神秦烁岚微博叫你全网道歉呀”

    “黄梓熙你真的是为了岩石集团继承人严子骞才雇佣那么多水军和营销号诋毁大学同学秦烁岚的吗”

    “现在的名媛都这么可怕了吗拿着钱为所欲为的欺负漂亮女同学”

    “黄梓熙,看了你水军黑秦烁岚的内容,你可真恶毒。”

    黄梓熙看到网友顺着秦朔南她做澄清的传送门来到她最新一条微博下骂她,就慌的不行。

    她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庞大的网络讨伐,她急急找了一家公关公司,问他们怎么应对秦朔南这样把所有事情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微博的澄清。

    “她那边只有你卖热搜榜雇佣水军和营销号黑她的详细过程,但没有你做这些事百分百的证据,你现在先在网上发一条否认的微博,然后关闭评论,我们用公司下场帮你做澄清。”公关公司很有经验的建议,黄梓熙照做后,秦朔南那边马上她回来。

    秦烁岚黄梓熙sika,空口无凭请上证据。

    然后秦朔南又在网上贴出她能指控黄梓熙诋毁她的一些证据,弄得黄梓熙这边的公关团队也头大起来。

    他们还没有见过这么实诚和认死理的“batte”对手。

    网络撕逼,哪有这么有一说一还必须上全证据的

    而且秦朔南那边不仅实物证据有一说一,她还找了实名认证身份的人帮她澄清网络关于她的其他黑料。

    这些黑料是其他不知名群体黑她高中私生活就不检点,四处傍富商等造谣之事。

    秦烁岚这位是我的高中班长许小美今天瘦了吗,她将代表我们班同学说我高中的生活状态,你们有什么质疑,也可以问她,她和其他愿意帮我做澄清的高中同学都会在她微博下帮我答疑。

    秦烁岚这位是我的高中班主任李凯老师,他将代表学校为我作证,我高中没有网上不知名同学的爆料堕胎霸凌同学xxxx行为,你们有什么关于我学业上的质疑,也可以问我的班主任老师,老师将帮我答疑。”

    秦烁岚这位是我高中唯一的邻居,她说她没有爆料我高中常常夜不归宿,xxxxxx等行为

    秦朔南一群实名认证身份的同学、老师、邻居将网上关于秦烁岚的不实黑料都澄清后,她在网上能找到黑她的那些爆料号,叫他们也出来做实名认证到底是她身边的那一位同学,有什么证据那么说她。

    这虎的一逼的行事手法,不仅吓到了那些黑她的人,也惊到了吃瓜的网友。

    所以很快她借着之前捏断钢管上热搜的热度和大外甥还在全网被迫营业的讨论热度,火上了各大社交平台的热搜榜。

    而做完所有事的秦烁岚,看时间不早,却不管网络的这些的讨论,发了几条感谢信息给那些被她联系后愿意帮她澄清的同学老师后,她就洗漱去睡觉了。

    而这雷电交加狂风暴雨的一夜,注定是很多人的不眠之夜。

    “救命啊”

    半夜,秦朔南在睡梦中突然听到女人惊恐的尖叫声,她大脑意识还没有清醒,手却本能去拿她的秦家枪。

    “吾秦家儿郎还没有死尽,胡虏休想欺吾大华子民”

    拼着这口劲,秦朔南意识完全清醒过来,看着完全现代商务风的天花板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她愣了下,然后掀开被子,快速的跳下床,随便套上杨琳琳借给她明天穿的一套衣服就跑出了酒店,顺着她听到的尖叫声方向找去。

    外面的雨很大,声音也很杂,但秦朔南还是依靠过人的耳力,找到了遇到危险的女人。

    “住手”远远看到一个男子暴虐的将一个女孩压在树林中进行侵犯,秦朔南暴怒的喝止了一声就冲了上去。

    那一声不是她穿越后日常用的温柔清甜女声,而是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浑厚低沉男声。

    那是她在古代惯用的嗓音,所以几乎是声音一出,暴虐的男子就被吓得腿软。

    他还从来没有听过这样威严刚正的男人声音。

    暴虐男子以为来的是一个彪形大汉,被吓的都不敢回头,丢下被他拖进树林侵犯的女子就匆匆跑掉了。

    秦朔南没有去追他,而是前去查看差点就被强奸成功的女子,她几乎是下意识将身上穿着的外套脱下来盖在女子被撕碎裙子有些裸露的身体上,然后才把对方扶起来。

    女子在惊魂未定中,都没有雨夜里注意到秦朔南也是个女人,因为她也听到那句威严的暴呵。

    等她哭着求秦朔南帮她报警,秦朔南拿她被罪犯丢到一边的手机,让她自己报了警。

    很快警察来了,将他们带回警察局,女子慢慢冷静下来才发现去跟警察交涉罪犯逃跑方向以及外貌特征的秦朔南是个女孩。

    一个看起来比她柔弱好几倍的女孩。

    “”

    负责这次出警的季珏诚看到秦朔南是这次的见义勇为的人员,也是一脸问号。

    “我也被吓坏了呢不过还是大喝一声吓退了他,现在腿好软呢。”秦朔南娇弱的说着腿软却站的笔直,但没多少人去怀疑她这样纤瘦女人这话的可信度。

    包括季珏城。

    因为现在浑身湿漉漉,酒店睡衣紧贴在身上的秦朔南看起来更加纤瘦手无缚鸡之力。

    而且秦朔南身上没有一点犯罪特质,所以只要不去带审视之心的去看她那双完全不在怕的眼睛,所有警察包括季珏城都相信了她的话。

    包括被救的女人,她都以为那一声男子的暴呵是当时惊恐崩溃之下的幻听。

    直到警察根据秦朔南给予的外貌信息及逃跑方向信息,在半小时内抓捕到那个罪犯,那个罪犯供认不讳他当时的所有行为,也提到了是被威严刚正的男声吓跑。

    但当时是一个没有出警的记录员记录,所以并没有对此产生想法,更重点是去盘问对方作案细节,好便于他们之后对他提起公诉。

    “我真的好喜欢她,从在影视城见到她的那一刻,我就喜欢她,这也是我第一次,我没有成功只是未遂,我当时就是喝醉了,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对她喜欢的冲动”

    犯罪男子开始替自己辩罪,秦朔南也做好口供可以离开,季珏城为了她的安全准备送她回酒店,那个罪犯在审讯的窗口看到秦朔南却眼前一亮,吹了个调戏她的口哨。

    当时秦朔南就大怒了,转头还看到那个杂碎眼中明晃晃的恶念。

    而这还不算,这个杂碎见到来指认她的女孩,居然在警察不注意的时候用嘴型无声的告诉她,“我很快就出来了”

    女孩当场被吓崩溃,尖叫起来

    杂碎却装无辜说他什么也没干

    “强奸未遂现代怎么判不是死刑吗”秦朔南相信女孩崩溃时的话,所以问季珏城。

    季珏城就如背书一样,一字不漏的说了法律书上规定的只是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只是坐这么几年的牢吗”秦朔南惊讶现代判的如此之轻,所以借口安抚崩溃遇害女人,磨磨蹭蹭在警局又呆了一会。

    待到有看守所的人员来带那个罪犯离开警局,秦朔南才跟终于被她安抚平静下来的女人道别,跟季珏城离开了警察局。

    那时候外面的雨还是下的很大,季珏城拿了一把伞遮着他跟秦朔南,秦朔南也还披着警察局的大毛巾,所以谁也看不到她在大毛巾下的手里捏着一颗石子。

    “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季珏城警觉的将伞塞给秦朔南,就跑去查看惨叫的罪犯,然后就看到那个罪犯抱着下体倒在地上滚来滚去痛不欲生的惨叫。

    由于夜幕很深,还下着暴雨,四周的光线也很暗,所以最开始大家都没有看清从男子手缝中渗出的是血而非雨水。

    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还以为他是突然发病了。

    唯有拿着伞的秦朔南,没有等坚持要护送她回酒店的季珏城,脚步轻快地都快一蹦一跳起来地往酒店方向走去。

    “既然控制不住,那就割以永治”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