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退圈后我风靡全球 > 037:宝藏

037:宝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石沉大海。

    连个水漂都没打起来。

    这是伽萤将炁透进伽蓝身体后的唯一感觉。

    她略惊讶看了眼伽蓝。

    伽蓝平静的问道“怎么了”

    伽萤道“哥,你有什么感觉吗”

    伽蓝摇头。

    见伽萤眉尖皱起来,他伸手抚平,接着仔细去感受又说“有一点热。”

    伽萤失笑,“被别人的炁入体或冷或热,还有的类似被静电的感觉。”

    伽蓝见她重新笑了,才放下手。

    伽萤将手指从伽蓝的胸口滑到腹部丹田位置,打算从这里入手,是否会有什么不同。

    指下的腰腹皮肤有瞬间绷紧,肌理线条顿时更加清晰,连西装裤的腿部线条都出来了。

    伽萤知道这是人体的应激反应,毕竟丹田属于人的致命点之一。她手指后退,抬头想着要是伽蓝不习惯,她换个位置。

    一只手将她的手按回去。

    这一按的力气比她大多了,伽萤被带得身体都向前歪了歪,整个手掌贴在伽蓝腹部皮肤上。

    她抬头就看见伽蓝安抚的望着自己,平静的说“没关系。”

    手掌下的腹部随着呼吸起伏,紧绷的肌肉慢慢放松。

    伽萤目光柔下来,朝他弯眉轻笑。

    然后等伽蓝彻底放松,才再次把不多的炁探进他丹田。

    这次比石沉大海还要空无边际的恐怖感觉在伽萤心底一闪而过,天生对危险的警觉促使她差点反条件反击,又在瞬间想到这是伽蓝而克制住。

    就这么短暂的迟疑,让伽萤错失了避开危险的唯一时机。

    一股庞大吸力自伽蓝的丹田传来,将伽萤为数不多的炁吸走。

    势不可挡的霸道姿态。

    仿佛有个看不见的庞然大物张嘴将触犯之人吞噬。

    伽萤脸色瞬间苍白,眼里彻骨凶戾一闪而过,另一只手已经曲指成爪状,透露着凶杀尖锐之气。又在看到伽蓝那张脸的瞬间气遏,浅色眸子恢复清明,咬住下唇忍着体内枯竭带来撕扯般的剧痛。

    她心底苦笑一声,忍受着疼痛,已经彻底冷静下来,眼睫低垂下一双浅眸安静。

    早就猜到伽蓝的身体和常人不一样,这算她自作自受。这次炁被吸空算是教训,若重点伤到根基,般若心经也能补回来。相反,伽蓝身体不明的情况下,伤到他却不知道会带来什么后果。

    伽萤做了选择就不会再动摇,只等最后结果。

    一只手突然捏住她下巴,将她的脸强硬抬起来。

    伽萤愣了下,看到伽蓝一双弥漫怒气的黑眸。

    “怎么做”伽蓝问。

    伽萤反应过来,他是在生气她选择伤害到自己的行为。

    “你能停下来吗”伽萤没办法解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她清楚,现在自己再沉默,什么都不说的话,她哥一定会更生气。

    伽蓝皱眉,沉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然后伽萤惊讶吸力真的停了,然后一股炁自伽蓝的丹田反哺回伽萤身体里。

    这股炁的熟悉感是她的没错,真正让伽萤吃惊的是,这股回来的炁比她被吸走时浑厚了一倍有余。

    她的手被伽蓝从腹部抓起来,顺力一拉。

    伽萤就被拉到他近前。

    伽蓝摸向她苍白的脸色,皱眉。

    任谁都听得出他不高兴,“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伽萤摇头,之前撕扯的疼被反哺的炁治愈,反而舒服得身体暖洋洋的。她心里古怪,更担心伽蓝的情况,“你呢有没有不舒服,会不会身体无力,亏空的感觉”

    这种借人练功的效果,太像巫漠大狱里美人傀的作用了。

    在外俗称鼎炉,损人利己。

    一个脑瓜崩“啪”的落在伽萤额头上。

    偏偏她对做了这大逆不道事的伽蓝生不起气,被伽蓝用怒气不减的黑眸盯着还心虚气短。

    “我怎么教你的。”伽蓝冷眼盯着她。

    伽萤目光闪烁,和伽蓝一对上便打消了装傻的念头,轻声说“遇到危险就先跑。”

    “下一条。”伽蓝说。

    伽萤内心叹气,语气更轻,“如果哥哥和我之间一定要有人受伤,就不要犹豫一定要让哥哥来。”

    那时候她才七岁,伽蓝十四岁。

    两人不仅年龄差大,身处的情况也危险。

    也是那时候伽萤知道伽蓝的身体和正常人不一样,他的体能、身体治愈力都近乎变态。

    他抱着她非要她把这些话记在心上,还一遍遍的告诉她,一样的伤在他身上一天就好了,落到她身上会生病、会留疤、会致命。

    “你刚刚是怎么做的。”伽蓝说。

    伽萤看了他一眼,知道就算跟伽蓝解释刚刚情况不一样,她也不再是小时候那个脆弱小娃娃,哥哥也不会听的。

    在某些方面伽蓝真的固执得可怕,就算是她也说不通说不动。

    “我知道错了。”伽萤抬起头,一双浅眸由下往上睁得水润,祈求的望着伽蓝,“哥,你别生气。”

    伽蓝神情一顿,给人带来强烈压迫力的冷眸回暖,抿直的嘴唇也恢复柔软。

    他嘴唇微动要开口说些什么,伽萤已经笑起来,弯弯的眼睛剪碎了暖阳般光斑湛湛。

    伽蓝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嗯。”语气轻柔,“下不为例。”

    “好。”伽萤答应的快,然后拉着他继续问,“哥,你真的没特殊感觉”

    “没。”伽蓝神情平静。

    伽萤觉得他没撒谎,“那你是怎么把炁还给我的”

    伽蓝“想这么做就做到了。”

    这解释她能理解,正如她之前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伽蓝解释炁的原理。

    这东西本就是修炼了就明白,然后个人有个人的领悟,无法与外人道。

    伽蓝不喜欢看伽萤苦恼的模样,再次把她的手拉到腹部丹田处。

    这个动作把伽萤的思绪打断,疑惑望向他。

    伽蓝说“再试试。”

    伽萤还在想又出现之前的情况怎么办。

    伽蓝摸她的头,“不怕,哥哥在。”

    伽萤眼里多余的情绪都沉淀下来,心里被某种坚定的安全感包裹。

    哥哥不会伤害小萤这个信念是由十四岁的他用血和事实灌输到她的心灵深处,刻下无法磨灭的痕迹。

    伽萤再次把炁探入伽蓝的身体里。

    这回果然没有出现被袭击的情况。

    她轻松检查了一遍伽蓝的丹田,以及经络,将炁收回时又浑厚了一些。

    伽萤目光复杂的看着伽蓝。

    伽蓝和她对视,语气一丝若有若无的笑,“这是什么眼神。”

    伽萤轻声说“我以为秦赫已经是个被埋没的练武奇才,哥哥的身体才是真正的宝藏。”

    伽蓝不悦。不喜欢伽萤嘴里提起别人,尤其是拿来和他作比较。

    “哥,你先穿衣服,我去让董伯买些药。”伽萤站起来往外走。

    伽蓝“等等。”

    一张黑曜石般光面卡片递给伽萤,“密码是我们初见的时间。”

    伽萤看了他一眼,把卡收下来放口袋里,“哦。”

    伽蓝又揉了下她的头发,才把人放走,“去吧。”

    他转身去衣柜拿衣服。

    这要是被阮亚知道伽总为了满足某人的求知欲,一直光裸上身这么久。而且,求知欲还是检查伽总自己的身体阮亚一定会把今天才升起过的念头,上限再往上拔高几仗。

    伽萤去找董管家,让他买药材时,被董管家告知之前她给的药材单子已经买卖成功,在运送的路途上了。

    其实早在伽蓝回来之后,有了伽蓝的交代和路子,之前他没能买到的材料都确定了单子。

    “本来想东西到了再告诉小姐,既然小姐现在问了,我去把单子拿给你。”

    几分钟后,董管家把一个文件交给伽萤。

    文件上写着材料运输路线以及买卖方的信息。

    伽萤注意到上面一些地方信息有古怪,对董管家询问起来,董管家只说是一些特殊渠道,“更详细的小姐还是去问大少爷吧,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嗯。”伽萤把文件收起来。

    她猜想到这里面很多渠道都属于灰色交易。

    不管是什么世界都会有这种地方的存在。

    当初她在巫漠大狱还披着马甲把自己做出来的拿去这种地方寄卖,再从中弄些自己的所需。

    伽萤想到文件里看到的信息,起了心思要不要继续这么干,她哥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总出不进也不好。

    这个念头只在脑海浮过,伽萤就暂且放下,拿起高中练习册回房间前,又想起一件事跟董管家交代,“把地下室收拾出来,装修成炼药实验室。”

    董管家应下,“好的。”

    换了一身衣服,依旧将衬衫扣子扣到最上一颗的伽蓝走出来时,环视客厅一圈没看见伽萤。

    董管家主动走过来向他说了伽萤的去向,一并告诉伽蓝的还有伽萤想要改造地下室的打算。

    伽蓝道“地下室不通气,用窗对花园的那间。”

    董管家点头,他也觉得这样更好。

    伽蓝说完又摇头,“太小了。”

    董管家说“我看小姐应该着急用,不如先把那间房改装出来给小姐先用着,同时再动工一间独立的实验室出来”

    董管家笑道“正好大少爷买了后面那块地一直没用上。”

    伽蓝点头。

    ------题外话------

    不负责任小剧场

    伽总有了肌肤之亲就要负责,负责就是恋爱,恋爱就是结婚,结婚就要生孩子,有孩子就要送幼儿园,嗯沉吟,该建一所幼儿园了。

    萤爹

    二水醒醒,没小仙女们投票,哪来票子建幼儿园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