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醉卧美男膝[慢穿] > 第55章 民国(十五)

第55章 民国(十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而如果要问两个漂亮小姑娘是“跟着大姐姐住”和“和宝玉在一块玩”到底是哪一项比较让她们觉得舒服和安心当然是前者。

    这是实力的问题。

    宝玉是个最会哄小姑娘开心的, 但再会哄人,也仅仅是哄而已他既不得置喙自己的婚事,也给不出任何的许诺, 就连周瑞家的送宫花时最后一个送到黛玉手里搞得黛玉恼了说了两句重话,因着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人,宝玉直接连维护维护小表妹的勇气都没有就知道和稀泥问周姐姐从哪里来。

    回头晴雯嗝屁的时候他更是只敢写小作文碎碎念,对王夫人妥妥是屁也不敢放一个

    但苏羲不一样。

    她说了是算数的

    她想要黛玉, 即便贾母不太乐意,也得乖乖把黛玉送过来和她住, 她想要宝钗, 一句话薛姨妈就把人给送了过来,哪怕是宝钗如今选女官已经因为政审不过而落选,苏羲依然能让宝钗跟着她入宫如愿以偿。

    且, 和宝玉玩只会坏名声,和苏羲玩却能涨名声只要两个小仙女这段时间在这住着, 到了议亲的时候,就能吹牛逼说当年皇后待字闺中时还以长姐的身份教养过她们, 有了这个金字招牌, 谁都不敢欺负了她们俩去。

    总而言之,苏羲, 一个躺着都能让人安心的女人。

    ╮ ̄ ̄╭

    于是黛玉和宝钗在苏羲这儿住着,一开始虽然开心苏羲给她们带来的益处, 但毕竟不熟, 多多少少有点拘谨, 可后来

    苏羲仿佛是个手工大佬,拔根草就能折蚂蚱,拿块木头能雕娃娃,弄点羊毛就能戳九尾狐,她带小姑娘们没带多久,两个丫头屋子里都多了一堆小玩具。

    小玩具们憨态可掬摆一排,又带着点活灵活现的意思,哪怕黛玉清高,平时都是怎么淡雅怎么高端怎么来,哪怕宝钗朴素,早就宣称出去自己不喜欢那些花儿朵儿,但面对着一排萌萌哒的小玩具,各自都有点心花怒放。

    哪里有人能抗拒小可爱呢

    再一则,不说这些哄小姑娘的玩意儿,就说这个年代女孩子们应该有的那些斗草簪花,烹茶下棋之类的传统艺能,管家理事,收拾下人之类的主母技巧,甚至于绝对不在小姑娘们的课程范围内的政治眼光和文章写作,苏羲都是不弱于任何人的。

    于是两个小姑娘就在苏羲这儿见识到了和她们的父母不一样,和荣国府的行事风格也不一样,但就是让人忍不住心生向往,近乎于她们所能想到的最美好的生活的画风。

    然后,渐渐的,因为有人庇护,庇护的那人还绝对的大佬,两只小可爱的生活状态就松快成了黛玉她娘没死,宝钗她爹没挂的,闺中小女儿无忧无虑的状态。

    再说回苏羲。

    哪怕如今苏羲待嫁,她和一般关门绣嫁妆的姑娘也不一样。

    最重要的一点,她还管事。

    荣国府的家固然是不归她管,但因为她嫁新帝这件事已是板上钉钉,新帝自己又是日理万机没空理财,便已经提前把自己当四皇子时的各种家当连带四皇子母妃的嫁妆丢给她管。

    完了李珈和苏羲本来就是政治盟友,李珈哪怕不好给苏羲什么实际官位,但需要皇帝费心打理的暗网索性就归了苏羲。

    为此,苏羲问荣国府要院子的时候,特别提了个独门独院能独立出入的要求,虽然不合规矩,但是没人敢说,荣国府默默把院子收拾了出来。

    这样一来,苏羲的院子里总有女官,暗探,管家媳妇,庄子庄头等人来来去去,也有秘书给苏羲写文书做报告看账本,照理说下头的人尚且如此,总揽一切的苏羲的繁忙程度可想而知。

    然而。

    苏羲就是一天到晚吃着火锅唱着歌,调戏调戏小姑娘就把事办了以黛玉和宝钗的眼力见儿甚至都没觉得她在忙。

    完了大姐姐的下人和两小只想象的下人都不一样黛玉知道林家的下人是什么样子,宝钗知道自家父亲还在时薛家的下人是什么样子,和荣国府一比之后她们俩都很有优越感,然后和苏羲的下人一比

    荣国府的下人却是奴大欺主,贪腐成性,偷奸耍滑,她们自己家的下人至少能做到令行禁止,忠心恭敬,但苏羲用的人她会分权让下头人去独当一面,会有相对完善的监督机制让他们不敢偷奸耍滑,会给他们适当的晋升机制和丰厚的报酬让他们忠心耿耿,会让他们有一定的地位从而保证他们的职位荣誉感。

    几乎成了一个小朝廷。

    “大姐姐。”黛玉曾经师从贾雨村,加上自己天资聪颖,渐渐看出了些门道,“这是治国之道啊”

    那时已是冬日,苏羲拥裘围炉,在小院子的池塘边上烤鹿肉。

    听了黛玉这话,苏羲快乐地给黛玉丢了块烤熟的鹿肉做奖励“家国本就是一体,家不过是简单了许多倍的国罢了。”

    治大国如烹小鲜,管家事同样也是烹小鲜,作为领导不用做太多,掌握一下大体政治方向,给两句思想指导,自然有下头的人去搬砖。

    “不能吧”宝钗也在一边磕鹿肉,想了想开口,“就如好吧不打比方了,也有许多家的主子都喊破了嗓子,下头也没人听的,该贪墨贪墨,该偷懒偷懒,这时可怎么办呢”

    苏羲笑着睨了宝钗一眼小样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内涵荣国府。

    宝钗脸色微微尴尬“大姐姐”

    看破不说破啊。

    苏羲好笑地哼一声“行了,我要教你们的原则是,如果想把一个家管好,只需要手下人各司其职,信息畅通,赏罚分明,这三点之外,别的都是小问题。”

    “那”宝钗眉目闪烁,觑着苏羲脸上的笑意,觉得她好像并不避讳谈荣国府,便道,“大姐姐认为,咱们家”

    “你们俩觉得呢”苏羲反问。

    宝钗黛玉“”

    这个时候只能报之以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表明我们觉得荣国府这三样都不占

    论各司其职,守夜的婆子喝酒打牌,外头的管事贪墨无度,主子们想在份例里点个菜都要给婆子抓钱。

    论信息畅通,贾母闭目塞听,邢夫人万事不管,王夫人只知念佛,李纨一心都是儿子,凤姐虽有心整顿但才嫁来没多久,下人有些事瞒着她她便独木难支。

    要说赏罚分明那就更是个笑话了。

    “所以喽。”苏羲眼眸清远,盖棺定论,“我做了皇后,看上去家里又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了起来,然而如果没什么变化,荣国府继续这样下去,无非是以更盛大更璀璨的方式败落而已,并不会带来什么区别。”

    两个小姑娘一块愣住了。

    大姐姐你这话可真毒

    但毒归毒,却又不得不承认本来就是这样的。

    而宝钗犹豫了半天,开口“可这三点做得再好,也经不起男人在外头惹事啊。”

    有个胡作非为还闹出人命的哥哥,宝钗可是太有这方面的发言权了。

    苏羲幽幽道“不错,所以我说,学会了以上三点,也仅仅是能让你把家管好而已。”

    宝钗下意识“啊”了一声“这还不够”

    “人各有志吧。”苏羲道,“这对一些女孩子来说是够了,她可以靠着这些成为一个优秀的主母,一个被各路夫人争抢的模范闺秀,一个会让士大夫写列女传的绝佳女子,一个别人眼中的可以立贞节牌坊的道德标杆。”

    “明明都是好词。”黛玉轻轻皱眉,“听起来怎么那么不得劲儿。”

    “对呀。”苏羲笑着揉揉黛玉的脑袋,“因为说的再好听,再是什么秉性柔顺贤良淑德,无非就是个厉害些的管家婆而已,仿佛除了管家女人就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一样,你自己的兴趣,你的才华,你的诗作,你自己本人在世人看来,那是最不要紧的事情。”

    两小只心里不自觉升起来了一股子不痛快不甘心。

    她们俩俱都早慧,俱因为父亲疼爱而从小充做男孩子教养,而这个年代的男孩子毫无疑问享受着更多的教育资源,这也给了她们远超于内宅之外的,更广阔的视野。

    可后来年岁渐长,她们渐渐被困于后宅,于是丢弃了那些男儿教养时会学的那些东西,学女工针凿,学贤良淑德,学把自己已经放野了的心收回四方天的内宅里。

    或许是黛玉进了荣国府后再也出不去的慢性死亡,或许是宝钗看的闲书被一口气烧掉的剧烈阵痛,反正到如今,她们慢慢被变成闺秀,渐渐忘了自己。

    但到底灵气未散,心里到底还没有彻底认同那套贤良淑德的标杆,还惦记着自己的才华能力白白憋屈在了后宅之内,本来伤口愈合也不疼了,但苏羲一把将血淋淋的事实扯开,剧痛之下,自然不甘心的。

    “大姐姐”宝钗有冷香丸压着,体验还没有黛玉那么剧烈,是黛玉委屈开口,“我也想做自己的呀可我能怎么办呢”

    “困于内宅觉得委屈,那就走出去呗。”苏羲声音仿佛勾人犯罪的媚妖,还带着一股这还不简单的轻松写意,“去做手握兵权的妇好,军礼下葬的平阳,自立女帝的武曌,垂帘听政的刘娥,满腹才华的易安不好吗”

    读了许多年女则女训都把自己读成雪洞了的宝钗下意识地皱眉“那太难了呀。”

    不是说达到她们的成就难,而是如今男尊女卑的社会环境,女孩子的笔墨流出去就是不尊重的风气,姑娘一辈子就是从一个内宅走向另外一个内宅的社会现实,她们要是敢从内宅走出去,还没做出什么事情来,早就被男人们以不守妇道给喷死了。

    “做她们是比较难。”苏羲含笑道,“可是你们可以考虑做我呀做我,难么”

    系统在苏羲的脑海里嗷嗷叫着“难啊宿主你是对你这个副本的难度有什么误解讲道理你在宫里那么好几拨骚操作要是换了别的快穿者她们早就被玩死了”

    但,反正宝钗和黛玉听不到。

    反正宝钗和黛玉没看到宫里的刀光剑影,不知道和老皇帝对线时瞬息万变的圣上心情,想不出做司墨看奏折时候一句话能猜出八种意思的势。

    在她们眼中,苏羲一天搁荣国府里躺着就能把很多事摆平,苏羲能从从容容站出来为了黛玉和贾母正面刚,荣国府上上下下那么多偷奸耍滑的奴婢在苏羲的面前乖巧如鹌鹑。

    好像,似乎不太难的样子。

    哪怕确实有点难,但大姐姐和蔼得很,好像也不介意教她们哈

    “求姐姐教我。”两小只对视一眼,当机立断异口同声道。

    “求姐姐教我。”这是过来日常和苏羲套近乎,但因为心里有点疙瘩所以没进来,战略性地决定在外头先看看情况的探春。

    苏羲看着这三个各有特色的姑娘,半晌,笑了。

    “我现在才觉得这个世界的挑战性带来的乐趣。”苏羲对系统这么说,“真好玩,我能在这个世界多玩会儿不”

    系统“”

    小姑娘最近处境不太好,这个苏羲心里也有数那一日王夫人一个脑洞开到了等皇后年华老去可能需要人固宠,十分事儿逼地在家里的女孩里挑来挑去,觉得那人需要既好拿捏又有心气最好身份还不太高。

    就决定了是你了探春

    然后王夫人开始暗示,赵姨娘开始激动就连贾政捏着小胡子都默认了这个事实,贾母能干出把嫡女贾元春都送去宫里给皇子爬床的事情,庶女贾探春入宫为皇后固宠这件事接受的也是一点障碍没有。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