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穿成苦情剧男主[快穿] > 第5章 清末之吾辈爱自由(5)

第5章 清末之吾辈爱自由(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顾宁再次被乐景震住了,眼见着他说话声音都小了很多,情不自禁用了“您”,“您还会日语和法语”

    乐景轻描淡写道“会一点。”

    顾宁敬畏的看向乐景,然后酸了。

    真是货比货得扔。

    他深深叹了口气,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家那小子的猪脑子,能把英语学好我就烧高香了。”

    乐景失策了。他忘记了需要补课的大部分是学渣。

    乐景当家教的时候,就遇到过那种死活不开窍的学生,他把每个知识点都掰开了揉碎了,对方死活就是听不懂,然后对方家长还要扣乐景工资,真是没处说理。

    所以为了防止顾少爷太笨导致他收不到学费,乐景和顾宁特意立下了字据,让艾伦作为见证人,并提前收了五两银子定金。

    然后乐景就和顾宁约好,明天下午他会去顾府教课。

    顾宁走后,艾伦给了乐景一个热情的拥抱,“恭喜你,颜,你找到了合适的工作”

    乐景也很高兴。

    他认认真真地给艾伦鞠了一躬,“谢谢您给我了这个工作机会,我们中国人讲究滴水之恩将涌泉相报,我会报答您的。”

    艾伦笑着摇摇头“应该是我们来谢谢你,这段日子,你帮了我和珍妮很多忙,多亏了你在,我们最近的工作效率提高了很多。”

    男人湛蓝色双眸浮现认真的诚恳“况且这个工作机会完全是你凭借自己的能力得到的,我并没有做什么。顾希望聘请我做他儿子的英语教师,但是你也知道,我很忙,所以我就向他推荐了你,你的英语水平很出色,足够当英语老师了。”

    乐景心里热热的。

    在一开始,他是抱着资本主义薅羊毛的想法接近艾伦夫妇的,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充分了解到这对夫妻是多么正直无私的好人。

    不管艾伦怎么说,他们帮助了乐景是事实。

    他总有一天会报答他们的。

    回到家后,乐景犹豫了一番,然后告诉了黄母和颜静姝他要去给人补课的事。

    他当然没有说自己是补习英语,说的是给雇主家的儿子开蒙。

    为了不吓到母女俩,乐景报低了价钱“每个月一两银子的工钱。”

    黄婉娥和颜静姝都惊呆了。

    要知道,现在平民百姓日常生活中很少使用银子,颜家日常花用都是用的铜钱,贫民人家一年花费也不过二三两银子。由此可见顾宁是多么财大气粗。

    乐景递给了黄婉娥一两银子,“娘,这是对方提前给的工钱。你拿着明天买只鸡,改善一下伙食。”

    黄婉娥脑子都晕晕乎乎的,全身轻飘飘的好像在做梦。她紧紧捏着银角子,结结巴巴地问道“人家怎么给你开这么高的工钱”

    乐景思索了一下,认真回答“因为人家热爱扶贫”

    黄婉娥

    乐景笑着说“以后我也挣钱了,家里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黄婉娥眼圈慢慢红了,她擦了擦眼角,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你还要学习”

    “放心吧,我每天只需要去雇主家一个时辰,不会耽误我学习的。”

    黄婉娥这才放下心。

    她小心收起银子,认真告诫乐景“苍哥儿,你现在赚钱了也不能乱花,娘都把钱给你攒起来,将来给你娶媳妇用。”

    乐景“娘,我才12。”

    黄婉娥忧心忡忡“是啊,你都12了,再过三四年就要娶媳妇了。”

    乐景头立刻就大了,当下就义正言辞道“男子汉大丈夫,当然要以学业为重,先立业方可成家。”

    黄婉娥本就是望子成龙,听到儿子这么说也没反对。

    她骄傲的看着英姿勃发的儿子,她的儿子,聪明孝顺,将来一定贵不可言,有着大前程。

    第二天,乐景正在吃早饭,外面突然传来响亮的近乎砸门的拍门声。

    “里面的人快出来再不开门,我就砸门了”

    黄婉娥惊慌的站了起来,“这是出什么事了”

    乐景摆了摆手,示意这娘俩别出声,然后悄声走到窗户前,轻轻在窗户纸上捅了个洞,偷偷向外看去,隐隐约约看到了三四个穿着官服的衙役围在门前。

    这是官府来人

    刑书伍阳不耐烦地拍着颜家的门,要不是看在王老爷的面子上,他何苦专门来跑这一趟,打发些手下来押颜家兄妹升堂就是了。

    今日孟城县衙出现了一桩骇人听闻之事。

    城西富户王家老爷去县衙告了颜家兄妹。王老爷说儿媳妇与人私通后离家出走,他儿子跑去娘家讨要说法,却被大舅哥颜泽苍给胁迫,敲诈勒索了大笔钱财不说,更是差点被颜泽苍那个食人魔给吃掉

    大令觉得荒谬,当下就不客气问道“老丈莫不是糊涂了”

    王老爷就让几个王家下人上堂作证,涕泪交加表示自己儿子回去后就大病不起危在旦夕,最后王老爷更是赌咒发誓说那颜泽苍就是一个杀人如麻的食人魔,他嘴里要是有一句为虚,就一头撞死在柱子上。

    伍阳当时就在堂下,想起王老爷前几天塞给他的五两银子,他不动声色和王老爷交换了个眼神,然后插话道“王老爷既然如此说,想必此事一定有蹊跷,不如让属下把那颜家兄妹请来,和王少爷当庭对质好了。是黑是白,由他们辩个清楚。”

    大令被说服了,就让伍阳带人去请颜家兄妹。

    伍阳拍了许久也不见人开门,面露凶光,正打算破门而入时,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一个半大孩子对他拱了拱手,“不知大人敲门所为何事”

    伍阳眼前一亮,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这少年好俊的长相

    少年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却偏偏身骨纤弱,月白色棉袍穿在他身上多了几分欲乘风归去的潇洒风流。

    惊艳过去,理智回笼,伍阳也顺理成章的注意到了少年身上的棉袍半旧,已经有些褪色了。

    是个穷鬼,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又不当钱花。

    伍阳心生轻视,倨傲问道“你是这家的谁颜泽苍和颜静姝分别是你什么人”

    少年不卑不亢回答“在下就是颜泽苍,颜静姝是我妹妹。”

    “哦,就是你啊。”伍阳挥了挥手,对手下说,“去,把他俩都抓起来”

    几乎是下一秒,乐景就被一个五大三粗的衙役给摁住了,又有两个衙役闯到屋里,黄婉娥和颜静姝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乐景心中一惊,很快恢复了冷静,提高了声音质问道“你是谁我又没有犯法,你凭什么抓我”

    伍阳眯起眼睛,狞笑道“颜公子,你惹上了人命官司,至于令妹,不守妇道勾引外男,我奉大令的命令,押你们兄妹二人问罪。”

    乐景转瞬间就想明白了所有事,原来是王家。

    这十几天来,王家一直没有动静,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说不定前来抓人的衙役,都已经被王家提前收买了。

    他下午还要去顾家补课,所以必须尽快解决这件事。

    双击666妈的,这王家真是阴魂不散,我都把他们忘了。

    略略略对啊,不知道为啥,我这段时间看主播学习都能津津有味看几个小时,我甚至忘记这是打脸苦情剧的直播了

    就不听你的王家看样子是有备而来,说不定已经买通了人证物证,主播咋办啊

    我爱学习主播快点解决王家那些小婊砸我要继续看你学习强国

    刘大哥不开心没想到有朝一日,我竟然觉得打脸索然无味,一心想看主播搞事业:3」

    伍阳是故意说出这番话的,这也是他之前和王老爷商量好的说辞。

    在他看来,颜泽苍身为颜家唯一的男丁,年纪小不经事,被他这么一说一定六神无主乱了分寸,到时候去了公堂,还不是王老爷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他挥了挥手,发号施令道“把他们都带走”

    他转身,这才发现身后已经围了很多街坊在看热闹,看到伍阳抓人,纷纷指指点点的,还有认识伍阳的就高声问道“伍大人,这家是犯了什么事”

    于是伍阳就提高声音宣扬道“男的杀了人,女的偷情”

    “这是大罪应该重判”

    “颜家之前看起来也是本分人家,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走,我们也去衙门,看恶人伏法”

    乐景抬眼看向这个趾高气昂的伍大人,轻易从他眼中发现了针对他的浓浓恶意。

    身后传来颜静姝惊慌失措的尖叫声,“我们没有你们污蔑我们哥哥没有杀人我也没有偷人”

    黄婉娥也抖着嗓子说“我们家是书香门第,清白人家,我们本家还出过三品大员的,我男人也有秀才功名,各位大人,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此言一出,伍阳登时就是一惊。

    颜父是秀才不假,不过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死人没什么可怕的。况且天下秀才多了去了,他自己也是个秀才呢

    但是三品大员可不一样了这可是和他们青州府学政一个品级

    他们青州的学政季淮璋季大人,两榜进士,翰林出身,身份清贵,在青州府内声名远扬。

    伍阳惊疑不定的看着这颜家几口人,这颜家他也是知道的,颜父死了后,就穷的叮当响,伍阳也就把这家当做穷酸破落户没放在眼里,没想到这一家不显山不露水,竟然有这般显赫的来历,竟然有长辈在朝中有人做大官。

    不仅是伍阳,围观的吃瓜群众看颜泽苍兄妹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听见没,人家爹是秀才呢”

    “也是正经读书人家,兴许是抓错人了”

    “这小哥模样这般俊,瞧着也是斯文有礼的读书人,肯定不会杀人的,说不定就是栽赃陷害。”

    “对对对,面由心生,这小哥模样这么好,不像是坏人呢。”

    乐景偏头,对上母女俩惊慌失措的目光,安抚的笑了笑,“别怕,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没有做过的事就是没有做,到了县衙,大令一定可以还我们清白的”

    他转身,正好对上伍阳谨慎的目光,对方再也不见一开始的趾高气扬,小心翼翼问道“不知你家长辈是朝中哪位大人”

    乐景严肃回答“正是户部侍郎颜旬礼颜大人。”

    话音刚落,身后狱卒的就好像烫手一样,猛地松开了摁着他的手。

    乐景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伍阳愣了一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户部还有个姓颜的侍郎,他试探道“这个名字听起来似乎有点耳生”

    乐景淡定回答,“这是自然,颜大人已经仙去了。”

    伍阳明白过来了,搞半天是一个死人啊

    这是扯虎皮做大衣

    呸,一个死人罢了,谁怕啊

    一想到自己一把年纪,竟然还真被这个毛头小子给吓住了,伍阳就暗恨不已,看向颜泽苍的视线像着了火。

    “祖宗是英雄,难道子孙代代都好汉总有那一个两个不肖子孙为非作歹,遇到像你们这种败坏家族名声的蛀虫,反而应该从重处罚才是”

    伍阳冷哼一声,正气凛然道“伍某身为刑书,掌管全城的刑狱之事,承蒙大令看重,向来是秉公执法,不徇私情,你犯了法,就要入罪受罚,哪怕你是权贵之后也没有免罪的道理某就算扒掉这身官皮不要,也要为苦主讨回公道”

    他这番正义凛然的自白,还真忽悠住了不少吃瓜群众,当下不少人就用狐疑的目光看向乐景,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乐景从始到终却很冷静。

    他转过身,走到黄婉娥身前,安抚地拉着她的手,温声道“娘,别担心,我和妹妹去去就来,你去买只鸡,等我们回来吃饭。”

    黄婉娥迎上儿子沉静的双眸,不知怎么的,慌乱无措的心真的就慢慢冷静下来,她用力攥紧儿子的手,“娘在家里等你们回来。”

    乐景笑了笑,又看向被衙役粗鲁摁着的颜静姝,目光冰冷,“这位大人,男女授受不亲,还请放开我妹妹。”

    被那双冰冷的双眸逼视着,衙役下意识躲开目光,不知不觉就松开了手。

    乐景握上颜静姝冰凉的小手,温柔一笑,“你没做错事,有哥在,别怕。”

    于是颜静姝就奇异的不怕了。

    仿佛只要有这个人在,她什么都不用担心,哪怕是刀山火海,只要牵着哥哥的手,她就什么都不怕。

    她用力点头,“好,我不怕。”

    然后她就听她的大哥说“走吧,我们一起去公堂,和王家辩个清楚。”

    她从容一笑,“好。”

    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来花将军代父从军走出家门的那一刻,是不是也是如现在这般,勇敢从容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