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灵异悬疑 > 世子很凶 > 第四十四章 男朋友!

第四十四章 男朋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缉侦司位于皇城东侧的崇仁坊内,宫里贵人出城的缘故,衙门中大半的人手都已经出街待命,横贯整条街的衙门显得有些空旷。

    衙门后方的案牍库占地很大,正中一座高楼有狼卫日夜巡守,需要天字营狼卫手持铜牌外加主官批条才能进入。

    清晨时分,祝满枝从主官那里接了差事,前往案牍库。她从巡城房掉到了缉捕房,隶属天威营,不过上次宁清夜杀了四个天威营狼卫导致人手空缺,她目前还没有队友,依旧和两个老搭档凑在一起。

    刘猴儿和王大壮巡了半辈子街都没能爬进天字营,本就属于缉侦司中的混子,此时有条大腿在跟前肯定得巴结。两人如同跟班似的走在祝满枝后面,苦口婆心的道

    “满枝,你刚入天子营,可莫要太得意。狼卫干的是刀口舔血的活儿,我倆打拼多年经验老道,有很多可以教你的东西。就凭咱们的关系,肯定知无不言、有问必答”

    祝满枝手按腰刀走向案牍库,淡淡哼了一声“把银子还我,我就继续把你们当兄弟。”

    以前祝满枝巡街为了赞功劳,把衙门赏银全分给了两个老油条才把人头算在她身上,此时很想把银子拿回来。

    刘猴儿听见这话满脸伤感“满枝,谈银子多伤感情,你来长安若没有我们俩照应,哪里会这般顺风顺水的进天字营”

    闲谈之间,祝满枝来到的案牍库的大门之外,两名主薄在案前喝茶闲聊。

    祝满枝从衙门里接了个盗窃御马的旧案,一直没有侦破,此时拿着批条和铜牌交给主薄勘验后,便解下传讯烟火、火折子等物品,孤身进入了案牍库。

    今天主力调出城的缘故,案牍库外驻守的狼卫不多。

    祝满枝表情平静的进入的案牍库,成排的高大书架放置在宽阔厅堂中,窗户封死,不能见明火的缘故光线昏暗,其中有七八个狼卫在卷宗之前查看,皆是天字营中有名有姓的高手,寻常时候祝满枝连见一面都困难,此时遇见了也得颔首行礼。

    案牍库内十分寂静,甚至有些压抑,中央过道的尽头是一间小书库,原本是主官办公的地方,今天张翔去了曲江池,只留着副使刘云林坐镇其中。

    祝满枝随意扫了眼后,便在堆积如山的书架前翻找,同时等待着和许不令商量好的机会

    风雪潇潇,车马队伍在长安城外的雪原之上拉出一条细线。曲江池就在长安城东南角,距离并不远,抵达之时还未到午时。

    太后的御辇已经抵达,前往曲江池侧面的英烈冢祭祀,妃子、诰命夫人等跟着。正式场合规矩必然繁琐,一套下来没有个把时辰肯定搞不完,陆夫人便让许不令先行在曲江池畔等待,待会游玩的时候再一起。

    湖畔水榭之前,身着白狐裘的许不令,手持鱼竿垂入曲江池。

    莺莺燕燕们的队伍在御林军的护送下消失在竹海之中,曲江池畔的楼阁亭榭只剩下各家的丫鬟仆人,正忙碌的准备着各种物件,以便待会主子游玩之时方便些,家业大的还拉了几艘画舫停靠在湖岸。

    狼卫五步一岗,在湖畔仔细巡视,有任何可以的动静都会上前检查盘问,可以说守卫森严。

    不过曲江池畔的这栋水榭,是许不令自己买来钓鱼的地方,他在这里,自然是没有闲杂人等敢来打扰。

    约莫等了片刻,确定无人注意后,许不令在水榭的地板上轻敲了两下。

    咚咚

    身后的房屋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宁清夜轻手轻脚的走了出来,靠着房屋的拐角小心翼翼打量了几眼。

    许不令偏头“我只能帮到这里,已经给你留了退路,姑娘切记量力而行,莫要恋战。”

    宁清夜经过短时间的修养,气色好了不少,此时提着剑微微颔首一礼“谢谢啦,有缘再会。”说完后没有久留,低着头便快步走出了水榭,前往离开曲江池的必经之路上等待。

    许不令手持鱼竿坐在水榭的露台上,居于幕后的缘故,除了等结果倒也无事可做。

    时间尚早,雪花洒在曲江池畔,湖平如镜,天地无声,宛若一副水墨丹青。万千锦鲤时而跃出水面,似是想接住那从天而降的雪粒。

    祭祀英烈的队伍还没回来,鱼儿也没上钩,许不令正无聊之际,后面又传来的脚步声。

    步伐轻盈,以许不令的耳力可以听出是女子,还以为宁清夜找不到机会又跑回来了,转头看去,却见是好几天没见的松玉芙鬼鬼祟祟朝这边过来了。

    大雪纷飞的缘故,松玉芙袄裙外罩着红色披风,兜帽把发髻盖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青涩脸颊,即便如此也冻的红扑扑的,不时把手放在嘴前哈口气。

    许不令眉头一皱,说实话不太喜欢这老给他添乱的女学妹,当下把脑袋转了回去,继续望着湖面

    “松姑娘不请自来,可有要事”

    松玉芙轻手轻脚走到露台上,先是欠身福了一礼,心中有愧的缘故,眉宇间带着几分扭捏,小声道“许世子,我有些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就别讲。”许不令很冷酷的回了一句。

    “哦”

    松玉芙好不容易鼓起的坦白决心,刹那间被怼的一点不剩,轻咬下唇犹豫了片刻,还是没告辞,而是走到了露台边缘坐下。目的嘛,自然是提前和许大世子搞好关系,免得诗词的事儿东窗事发后找她算账。

    许不令不晓得松玉芙的心思,忽然见她在旁边坐下,还抿着嘴傻笑,自然是想歪了。

    许不令往旁边移了些保持距离,挑了挑眉毛“松姑娘,你不会真想当王妃吧我上次打你用的是戒尺,可没动手,你要是赖上我,我可不认。”

    松玉芙眨了眨眼睛,到是没有生气,而是认真道

    “世子莫要说笑,上次是我误会在先给世子惹了麻烦,你打我也是应该的,嗯我倾佩许世子的文采与品德,只是想和世子交个朋友。”

    还别说,这搭讪的措辞很直男。

    许不令张了张嘴,稍微琢磨了下

    “男朋友”

    “男朋友嗯这个词好奇怪”

    松玉芙踌躇片刻,认真回答“志同道合便是知己,我与那些官家小姐聊不来,反而对许世子的才学和城府很佩服,所以把许世子当嗯男朋友”

    “等等”

    许不令越听越不对劲,心中觉得好笑,抬了抬眉毛“松姑娘,我可没答应,你就直接把我当男朋友”

    松玉芙微微颔首“我把世子当知己朋友,何须世子答应。若是世子也把我当朋友,那就最好不过啦”

    “我凭什么把你当女朋友”

    “女朋友”

    松玉芙有些疑惑,却没管那么多,脸色一苦略显委屈

    “配不上哈”

    许不令上下打量几眼,勾了勾嘴角“只要你乖乖听话,不给我闯祸,勉为其难把你当女朋友也不是不行。”

    松玉芙连忙点头“我听话就是了,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作为男朋友,你可不能直接翻脸,要向君子一样以理服人,以德服人”

    “我向来都是以德服人,武德”

    “止戈为武,以仁、义为本分才叫武德,世子理解错了”

    松玉芙大道理是一套接着一套,半天不带重样。

    许不令反正无聊,倒也没有嫌弃,认真听着识图感化他的女朋友絮絮叨叨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