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灵异悬疑 > 我在东京当怪兽 > 第一幕 恰人啦!

第一幕 恰人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东京湾的水很凉

    “各部门准备3,2,1开拍”

    超亮的灯光把小孩玩具一般的微缩城市街景照得明亮地不行,数台摄影机从不同角度对着这里,看着一个穿着红银紧身衣像是个变态一样的人,做着各种让人感到羞耻的动作。

    浑身湿漉漉地怪兽,眼神茫然的看着眼前这个眼睛像是咸蛋一样的怪人,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停”

    导演拍着手中的文件卷快步走到怪兽身边,“你怎么搞的动作呢表演呢你这是在耽误大家的时间,一会的盒饭没鸡腿了”

    表演盒饭这是在演戏

    怪兽这时候才忽然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紧身衣变态好像是奥特曼啊

    那自己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自己是被奥特曼打的小怪兽

    天呐

    这是怎么了

    他抬抬手伸伸脚确定自己这不是丑陋的“外套”,而是真真切切有触感的皮肤,他的脸更加呆滞了。

    自己不过是来曰本旅游,怎么会变成这样变成一只被紧身衣变态欺负的怪兽

    怪兽懊恼地捂住脑袋的同时,他了感觉到自己好饿。

    我叫什么

    新垣。

    我要干什么

    吃东西。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食物的香味。

    新垣寻着味道闻过去,看到了餐车上一层又一层罗列整齐的盒饭。

    饿。

    能直接过去吃么

    新垣望了望导演,望了望剧组人员,这么多人看着呢好像不行。

    那是不是演好了,就能吃盒饭了

    看着回到监视器后边,刚刚坐下的导演,新垣又看了一眼眼前的咸蛋头。下定决心,为了吃的就出卖一次尊严,和你一块羞耻一回吧。

    “开始”

    “第c4场,镜头三,开始”短发的女场务合上板子。

    奥特曼先开始动了,像是做广播体操一样做了一套很奇怪,很夸张的动作。

    就是这样么

    新垣照葫芦画瓢,也是如此,做了一套很夸张中二的动作。

    不错。

    捏着台本的导演看着小怪兽的动作,不住的点头,不愧是最新的技术,以往套着皮套的那种僵硬感真的没有了。

    新垣看着迎着自己飞奔而来的奥特曼,挥起了自己的尾巴。

    尾巴扫过之处,微缩的建筑模型就想多米诺骨牌一样倒塌。

    新垣诧异的瞅着横着飞出去、带着风声、看上去力气就很大的尾巴,他忽然想到,别真把奥特曼抽死了。

    他连忙反方向扭动屁股,试图收回尾巴的力量。

    但是似乎晚了一些。被尾巴抽重的奥特曼“嘭”的一下就飞了出去。

    “嘭”

    奥特曼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还没停住,地上的他,又滑行出去一大段距离,楼房模型被扫倒了一大片。

    “导演,申一君好像起不来了,咱们要不要先停下来”奥特曼扮演者的经纪人小心的建议道,场务小姐侧过头,准备执行导演的命令。

    “不能停这演的多好这种拳拳到肉的风格就是我所追求的你看看奥特曼倒下时挣扎地样子,你看看奥特曼想起却起不来的样子。这简直太完美了”

    导演说到兴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握着台本的手,随着奥特曼的挣扎起身又倒下,由握的紧变为握得更紧。

    他凝神屏气,脸色涨红,像是拉屎一样驽足了力气。

    “太棒了就是这种感觉”导演看着终于挣扎起身的奥特曼,挥舞着手臂在原地打了一个回旋,那样子简直就像曰本足球国家队赢了巴西。

    奥特曼挣扎着站了起来,被怪兽尾巴抽到的地方火燎燎的疼。

    他刚刚的感觉就像是迎面撞上了一辆大卡车,飞出去时候失去重力的感觉,比做过山车从“死亡之峰”下来还要刺激。

    “滚蛋”奥特曼的眼中满是怒火,怎么下手这么重要不是还在拍戏,他早过去把怪兽的扮演者骂的狗血喷头了。

    但,导演没喊停,就还得继续演

    这是作为一名演员的基本素养。

    新垣看到奥特曼重新站了起来,松了一口气。他真担心自己沾上一条人命。

    不过好饿。

    饥饿感都快要占据他的大脑了,当他看到奥特曼胸前的灯不停的闪烁的时候,他知道这段戏要结束了。

    按照剧本这时候奥特曼要爆种反杀了。毕竟,奥特曼的剧本,不就是正义战胜了邪恶,奥特曼打败了小怪兽么

    “啊”

    “啊”

    “啊”

    新垣卖了一个天大的破绽,倒在了奥特曼射出的动感光波里。

    “停”

    导演兴奋的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他走到奥特曼身前,关切的问道,“申一你的身体没问题吧”

    “没没问题。”奥特曼皮套里的演员逞强道。

    “没问题就好,这个镜头拍的很不错,再接再厉。”

    导演好像没听出演员语气里逞强的味道,他走到新垣身边,看着这个栩栩如生的怪兽说道,“你也演的不错给你多加个鸡腿”

    “嗷嗷嗷”已经快饿疯了的新垣,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真敬业,演员要都像你一样多好,去那边吃吧”导演的话没说完,就听到“导演,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导演听着声音转过头去,看见了另一只怪兽,“这”他的语气里充满了疑惑。

    鞠躬如捣蒜的怪兽,当然看不到导演疑惑的眼神,他自顾自的道歉道,“都是我不好昨天吃了过期食品坏肚子了,一直上厕所耽误大家了。”

    “可是,戏都拍完了啊”导演抬起头想要看向新垣的时候,却发现那里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了。

    “那只怪兽呢”导演问道。

    “领了盒饭就走了。”场务说道。

    “马上把他找回来,帮我要他的联系方式,他个好演员。”导演说道。

    “是”场务在小本子上记下了导演的要求。

    怪兽的扮演者,见导演没有怪罪自己,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看到正经小怪兽来了的真怪兽新垣害怕穿帮,赶紧拿了盒饭一口气跑了好几个街区。

    一条幽暗僻静的小巷。

    看看四周没人,他才把盒饭打开,三口两口就吃完了。

    可就算吃完了,还是好饿

    “难道是吃了辐射食品,我才变成这样的”

    稍微不那么饿了的新垣思考道。

    “汪”

    “汪汪”

    稍微缓解了一点饥饿的新垣这才听到不远处的声音。

    两条流浪犬,支出黄色的犬牙,围住一个小孩。

    “duang”

    一只黑色的皮鞋,踢在了其中一条的腹部,把它卷了起来。

    “嗷呜”

    败犬在空中翻转哀鸣。

    另一条夹着尾巴,飞速逃走了。

    “谢谢。”小孩子想要离开。

    那条踢狗的腿,支在了墙上。

    “谢谢嘴上谢谢就够了我们可不是白救的。你的钱包给我当谢礼吧。”

    三个暴走族恐吓着不如他们膝盖高的小孩。

    “我我”穿着蓬蓬裙,提着淡粉色钱包的小孩看到坐在马路牙上的新垣,大声喊道,“怪兽救救我”

    “怪兽小怪兽好怕怕啊”为首的混混装出一副害怕的表情。

    “你瞅啥你有钱么也想借我们花花”为首的混混扯着话尾卷音,脑袋都快昂到了天际。

    新垣无动于衷。

    “不回答你是想挨打吗”新垣左手边的混混,一拳大力的击在墙壁上,墙皮就像是花生酥一样皲裂碎在地上。

    好饿啊

    新垣站了起来。

    “看来你是不交咯,打他”三人里为首的那一个,一歪头,向后退了一步,让刚才那个打墙的小哥上。

    打墙的那个小哥,也不知道是有真功夫,还是只是单纯的傻而已。他看到新垣不躲不避,还特意摆出了一个能够发力的好姿势,向新垣轰出了一拳。

    “嘭”

    新垣脑补出动画片里大力撞击就会有的气浪。

    说真的,一点都不疼,他没有感觉到疼。

    “诶哟”疼的反倒是那位怼墙都面不改色的混混,他左手扶着刚才出拳的右手,缓慢地蹲下身子不停地呻吟。

    “还挺厉害”混混头子从路边抽出一条钢筋,向怪兽身旁摸去。

    “老大老大”

    “干嘛”

    “狗狗我们被狗包围了”

    “汪汪汪”

    逼仄的小巷里,犬吠声此起彼伏,一条条流浪犬高耸脊背涌了进来。

    “别打扰我,不过是一群狗而已。”头目挥起钢筋,抽向新垣,“我倒要看看是钢筋硬还是你硬”

    “duang”

    仿若金属撞击的声音。

    弯了。

    钢筋弯了。

    你们耽误我找食物了。

    我生气了。

    新垣的怪兽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

    还在震惊钢筋怎么弯了的混混头子,和另外一个还站着的暴走族相视一眼,脸上皆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们想问对方,现在怪兽皮套都这么先进,如此坚硬的同时,还能有丰富表情了么

    然而,没有人能给他们答案。

    流浪狗动了。

    一条身形硕大,宛如头狼的流浪犬,从背后扑向了混混头领,一口咬了下去。

    “啊啊啊”

    混混头领挥舞手中弯折的钢筋,与头犬搏杀。

    与此同时,还有数条咬向了新垣。

    新垣的两条胳膊迅速扫过,将双臂中不知道多少流浪犬揉在了一起。

    “啪叽”仿佛烂番茄的声音。

    好饿

    还是饿啊

    它们能吃么

    新垣歪头想着,他像捏饭团一样把体积不小的肉球的更紧致了。

    他把“饭团”拎起来,仰起头张开嘴,像蛇一样扩张的大嘴一下就把“大肉丸”吞了下去。

    撕斗中的混混们,看到了他们永生难忘的一幕。

    求生的本能,支配着他们的身体。

    “我不想死啊”

    “我还不想死啊”

    混混们连滚带爬的朝着巷子的出口跑去。

    以前觉得自己就是阴暗巷弄生物的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如此渴望光明。

    疯狂地流浪狗们,还在攻击他们。

    一道道齿痕,一行行血槽,不断地增加着。

    他们跑不动了,只能爬了。

    他们感受不到身体的痛楚了。

    每一下的攀爬,街口的光明就离他们更近了一分。

    当他们觉得光明触手可及,内心的希望之火可以燎原的时候,他们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他恐惧的回头看着自己不能移动的后腿,发现自己的腿正在被怪兽踩着,而怪兽的身形则从刚才的普通人大小,直接大了一倍有余。

    狭窄的小巷仿佛已经被这只怪兽的身躯给填满了。

    绝望

    恐惧

    小混混已经忘了自己手上的疼痛,他挣扎着,挣扎着想要脱出怪兽的魔爪。

    可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又有什么用呢

    新垣看他好像都要吓尿裤子了,赶紧一巴掌把他拍晕,他既不想吃人,也可不想吃屎尿横流的食物。

    “嗝”

    饱嗝的声音。

    “吃掉坏狗怪兽棒棒”溅了浑身猩红的小孩丝毫没被血腥的场面吓到,崇拜强者的他,反而眼睛里冒着小星星蹦蹦跳跳,欢呼雀跃。

    奉命寻找怪兽的剧组场务,气喘吁吁转到小巷,大口喘气的她,抽动鼻子嗅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

    她抬起头看到了爬到巷口的绝望之人。

    她看到了地上成河的鲜血,零碎的残肢,还有浴血的怪兽。

    它不是假的它不是演员它是真的怪兽是真的会吃人的怪兽

    “呀啊”她在尖叫中昏厥。

    刚刚吃饱却马上又有些饿了的新垣,并没有听到女场务足矣震碎玻璃的尖叫,因他的脑海里响起了更大的声音,“怪兽系统激活中”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