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带着城堡穿古代 > 第 40 章 小半日

第 40 章 小半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40章

    在通过敌我识别系统看穿她以为的壮士的真正身份之后,陈榕觉得这事很荒谬。

    齐王世子,原来真的这么接地气的吗

    虽然如今已过去了三个月,她依然记得在福运客栈,这位齐王世子跟她一起躲在桌下的模样,真的是半分架子都没有。

    而且,只带一人潜入黑风寨一事,也真是太冒险了吧。

    就因为他在她面前表现得并不像是齐王世子这样的权贵阶级,再加上她亲眼看到了“齐王世子”,所以她只是怀疑了一下下之后就再也没怀疑过他竟然是齐王世子。

    偏偏,这个时代还真有他这样行事如此不拘小节的权贵。

    陈榕其实可以当做没看出来,然后拒绝他,赶他走。可既然他已找到了她的大本营,若直接将他赶走,谁知道他后面还会做什么

    更何况,他头上的可是绿色框框,这说明他对她没有敌意,因此她干脆就“坦白”了自己认出了他的马甲。

    至于他真正的身份,她还是装不知道为好。

    不然呢那么大一尊世子出现在她的领地,她一个平民是不是还要恭恭敬敬地低他一等那她可不乐意能当土皇帝,谁想对别人卑躬屈膝啊。

    而“认出”他马甲的一个好处是,可以发展一下和齐王府的交情,反正她都暴露了老巢,那自然是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门路啊。

    在听到眼前这位自称“李言”的男子是在隐瞒真正身份,还被陈榕认了出来,卫承立即喊道“武力”

    在燕黎这个外人过来见陈榕时,武力就自觉地待在了一旁,他如今有了副手,日常巡逻训练不用管也不会乱套,因此他有一第40章

    在通过敌我识别系统看穿她以为的壮士的真正身份之后,陈榕觉得这事很荒谬。

    齐王世子,原来真的这么接地气的吗

    虽然如今已过去了三个月,她依然记得在福运客栈,这位齐王世子跟她一起躲在桌下的模样,真的是半分架子都没有。

    而且,只带一人潜入黑风寨一事,也真是太冒险了吧。

    就因为他在她面前表现得并不像是齐王世子这样的权贵阶级,再加上她亲眼看到了“齐王世子”,所以她只是怀疑了一下下之后就再也没怀疑过他竟然是齐王世子。

    偏偏,这个时代还真有他这样行事如此不拘小节的权贵。

    陈榕其实可以当做没看出来,然后拒绝他,赶他走。可既然他已找到了她的大本营,若直接将他赶走,谁知道他后面还会做什么

    更何况,他头上的可是绿色框框,这说明他对她没有敌意,因此她干脆就“坦白”了自己认出了他的马甲。

    至于他真正的身份,她还是装不知道为好。

    不然呢那么大一尊世子出现在她的领地,她一个平民是不是还要恭恭敬敬地低他一等那她可不乐意能当土皇帝,谁想对别人卑躬屈膝啊。

    而“认出”他马甲的一个好处是,可以发展一下和齐王府的交情,反正她都暴露了老巢,那自然是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门路啊。

    在听到眼前这位自称“李言”的男子是在隐瞒真正身份,还被陈榕认了出来,卫承立即喊道“武力”

    在燕黎这个外人过来见陈榕时,武力就自觉地待在了一旁,他如今有了副手,日常巡逻训练不用管也不会乱套,因此他有一

    些富户对于陈家堡名下的“凝脂”香皂非常推崇,连他都觉得“凝脂”耳熟。

    经季良提醒,他才得知,原来就在他“逃婚”之前,他母亲正在府里大力推广凝脂,要求所有下人在服侍主子之前都要用凝脂洗手。他定是偶然间听到下人议论,才记住了,只是当时没当回事。

    之后他置办了这一身穷书生的行头,不顾季良劝阻,执意孤身前来,并在进入陈家堡地界后故作无意地探听到了陈家堡的“陈”字缘何而来。

    陈榕听完燕黎的话忍不住觉得好笑,自己背后编排自己可还行“齐王世子”风评被害那肯定都是他自己的锅。

    陈榕本来就不想跟齐王世子闹翻,闻言点头道“原来如此。武力,你先退下。”

    一旁的卫承都惊了,陈榕这就信了对方

    “姐姐”他拉了拉陈榕的衣袖,低声道,“此人可疑。”

    陈榕给了卫承一个安抚的眼神,随后才看向燕黎道“李先生,我这里不缺账房先生,不过或许有你安身的位置。武力,你先带他去找吴小萍,把入住的流程走一走,再带他来见我。”

    武力应下,走到燕黎跟前,示意他跟着自己走。

    燕黎道谢,跟上对方。

    他有些诧异陈姑娘会如此轻易松口让他留下,在他未被戳穿之前,他要留下或许还容易一些。与他先前在县衙为了说服她合作而花的口舌相比,今日实在是过于轻松了些。

    许是为了留下他,看看他的真正目的

    “小莲,我留下他,是为了看他究竟想做什么。”陈榕在燕黎走后向卫承解释,“这回若将他赶走,我们就不知他会以何种方式对我们不利,如今放在眼皮底下,还更好监视一些。”

    当些富户对于陈家堡名下的“凝脂”香皂非常推崇,连他都觉得“凝脂”耳熟。

    经季良提醒,他才得知,原来就在他“逃婚”之前,他母亲正在府里大力推广凝脂,要求所有下人在服侍主子之前都要用凝脂洗手。他定是偶然间听到下人议论,才记住了,只是当时没当回事。

    之后他置办了这一身穷书生的行头,不顾季良劝阻,执意孤身前来,并在进入陈家堡地界后故作无意地探听到了陈家堡的“陈”字缘何而来。

    陈榕听完燕黎的话忍不住觉得好笑,自己背后编排自己可还行“齐王世子”风评被害那肯定都是他自己的锅。

    陈榕本来就不想跟齐王世子闹翻,闻言点头道“原来如此。武力,你先退下。”

    一旁的卫承都惊了,陈榕这就信了对方

    “姐姐”他拉了拉陈榕的衣袖,低声道,“此人可疑。”

    陈榕给了卫承一个安抚的眼神,随后才看向燕黎道“李先生,我这里不缺账房先生,不过或许有你安身的位置。武力,你先带他去找吴小萍,把入住的流程走一走,再带他来见我。”

    武力应下,走到燕黎跟前,示意他跟着自己走。

    燕黎道谢,跟上对方。

    他有些诧异陈姑娘会如此轻易松口让他留下,在他未被戳穿之前,他要留下或许还容易一些。与他先前在县衙为了说服她合作而花的口舌相比,今日实在是过于轻松了些。

    许是为了留下他,看看他的真正目的

    “小莲,我留下他,是为了看他究竟想做什么。”陈榕在燕黎走后向卫承解释,“这回若将他赶走,我们就不知他会以何种方式对我们不利,如今放在眼皮底下,还更好监视一些。”

    当

    己来好了。”

    “可是他若因此而窃得陈家堡的机密呢”卫承并不赞同,“不如我来监视他。”

    陈榕笑道“小莲,如今握有陈家堡真正机密的人可是你呀。我顶多就是随便说两句,具体的数据,都在你手中握着,你才是不能让他接触之人。”

    虽然燕黎是个很接地气的王爷世子,但陈榕确实不放心别人去“招待”他,怕得罪了他,把绿色框框给弄红了。只有她知道他真正身份,如此才能把握好

    对待他的度。

    卫承知道陈榕说得对,无法再反驳,只好由得她如此。

    燕黎跟着武力见到了“后勤部总管”吴小萍,那是个妇人,得知是陈榕亲自安排的,并未多问,只将他领到了一间空置的青砖小屋。

    这一路走来,燕黎早就因陈家堡与外界风格迥异而心生感叹。这里虽称“堡”,却有内外城墙,占地不大,却有一座城池的模样,这陈姑娘所图不小啊。

    “陈家堡有很严格的卫生规定。”吴小萍在替燕黎领取了各种免费领取的生活用品后说明道,“每日早晚要刷牙洗脸,不许随地大小便,饭前便后要洗手,如今天气逐渐热了,必须勤洗澡,陈姑娘不会喜欢身上有异味之人。你记一下这个七步洗手法。”

    吴小萍演示了一遍。

    燕黎认真记下,这些内里的规定,他之前自然探听不到,闻言还有些惊喜。本以为来此地要像从前一样改改过去在齐王府的习惯,没想到竟不用多改。

    “这是饭票,每日饭点去公共食堂吃饭时出示打孔,前两个月的饭票是免费的,但之后要去仓库那边买饭票。”吴小萍边说边指点仓库等的位置。

    燕黎颇感新奇地打量着这饭票,这种饭票用的纸张跟普通的宣纸有所不同,要更厚一些,纸上印了三十个格子,角落还有一排奇怪的字符。

    吴小萍让燕黎将随身携带的包裹和领到的东西放在分给他的屋子里,给了他屋子钥匙,便让他跟着自己去找陈榕。

    陈榕正在跟跑来问她问题的相广成交流,见燕黎走完流程回来了,便让相广成先走,笑看着燕黎道“李先生,正好到了饭点,一同去用饭”

    燕黎求之不得“小生却之不恭了。”

    燕黎以为的“对待他的度。

    卫承知道陈榕说得对,无法再反驳,只好由得她如此。

    燕黎跟着武力见到了“后勤部总管”吴小萍,那是个妇人,得知是陈榕亲自安排的,并未多问,只将他领到了一间空置的青砖小屋。

    这一路走来,燕黎早就因陈家堡与外界风格迥异而心生感叹。这里虽称“堡”,却有内外城墙,占地不大,却有一座城池的模样,这陈姑娘所图不小啊。

    “陈家堡有很严格的卫生规定。”吴小萍在替燕黎领取了各种免费领取的生活用品后说明道,“每日早晚要刷牙洗脸,不许随地大小便,饭前便后要洗手,如今天气逐渐热了,必须勤洗澡,陈姑娘不会喜欢身上有异味之人。你记一下这个七步洗手法。”

    吴小萍演示了一遍。

    燕黎认真记下,这些内里的规定,他之前自然探听不到,闻言还有些惊喜。本以为来此地要像从前一样改改过去在齐王府的习惯,没想到竟不用多改。

    “这是饭票,每日饭点去公共食堂吃饭时出示打孔,前两个月的饭票是免费的,但之后要去仓库那边买饭票。”吴小萍边说边指点仓库等的位置。

    燕黎颇感新奇地打量着这饭票,这种饭票用的纸张跟普通的宣纸有所不同,要更厚一些,纸上印了三十个格子,角落还有一排奇怪的字符。

    吴小萍让燕黎将随身携带的包裹和领到的东西放在分给他的屋子里,给了他屋子钥匙,便让他跟着自己去找陈榕。

    陈榕正在跟跑来问她问题的相广成交流,见燕黎走完流程回来了,便让相广成先走,笑看着燕黎道“李先生,正好到了饭点,一同去用饭”

    燕黎求之不得“小生却之不恭了。”

    燕黎以为的“

    口,拿了属于自己的那份晚餐,又跟着陈榕来到一处空座位,与她面对面坐下。

    今日的菜是土豆炖鸡肉和醋溜白菜,土豆和鸡肉都炖得酥嫩,香气扑鼻。

    “李先生,这是我们自己养的鸡,自己种的土豆,味道非常好,请吃吧。”陈榕道,其实前两天才刚吃过这道菜,但她还想吃,因此借用领主的特权,今日又让公共食堂做了一次。

    燕黎在陈榕和气的目光下夹了一筷子土豆入嘴。

    从

    味道上来说,跟他王府的厨子手艺是无法比的,可王府厨子是每一道菜都精雕细琢,而这里他看了眼打饭窗口那一大盆如此多的分量,能做到这种味道,已很是不错。杰i哒63c0

    “很不错。”燕黎中肯地评价道。

    陈榕笑了起来“是吧。这里的厨师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吃不好怎么有心情做事呢”

    燕黎看着陈榕的笑容,也轻笑起来,赞同道“确实如此。”

    二人安静地吃完了饭,这期间燕黎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围。

    他很清楚,去年整个涠州的粮食收成都不行,庆平的粮价已暴涨。他在路上看到过饥民,看到过他们脸上的麻木。可在这里的人,却不一样。

    他来陈家堡时还看到陈家堡在收拢流民,所以猜到这里很多都曾经是流离失所的穷苦百姓。而在这里,面对那味道不错的餐食,那么多的人也无任何混乱,一个个老实地排队,认识的人互相说笑,一点儿不见外面那些流民脸上的麻木。

    他们脸上只有希望,只有对未来生活的期许。

    燕黎感慨完毕,又忍不住看向陈榕。

    就像每次他看到她时一样,她依然是一身极为朴素的裙装,脸上不施粉黛,五官精致清丽秀色可餐。

    他多添了一碗饭,并且得知加饭是免费的。

    吃完饭出来,天色已变得灰蒙蒙的,公共食堂内依然人流如织。

    陈榕道“李先生今日怕是舟车劳顿,先歇息一晚,明日上午再来找我吧。我住主塔那里,你直接过去就行了,会有人等你。”

    燕黎点头应下。

    陈榕不放心地问道“吴总管可把陈家堡的情况都说给李先生听了若有不明味道上来说,跟他王府的厨子手艺是无法比的,可王府厨子是每一道菜都精雕细琢,而这里他看了眼打饭窗口那一大盆如此多的分量,能做到这种味道,已很是不错。杰i哒63c0

    “很不错。”燕黎中肯地评价道。

    陈榕笑了起来“是吧。这里的厨师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吃不好怎么有心情做事呢”

    燕黎看着陈榕的笑容,也轻笑起来,赞同道“确实如此。”

    二人安静地吃完了饭,这期间燕黎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围。

    他很清楚,去年整个涠州的粮食收成都不行,庆平的粮价已暴涨。他在路上看到过饥民,看到过他们脸上的麻木。可在这里的人,却不一样。

    他来陈家堡时还看到陈家堡在收拢流民,所以猜到这里很多都曾经是流离失所的穷苦百姓。而在这里,面对那味道不错的餐食,那么多的人也无任何混乱,一个个老实地排队,认识的人互相说笑,一点儿不见外面那些流民脸上的麻木。

    他们脸上只有希望,只有对未来生活的期许。

    燕黎感慨完毕,又忍不住看向陈榕。

    就像每次他看到她时一样,她依然是一身极为朴素的裙装,脸上不施粉黛,五官精致清丽秀色可餐。

    他多添了一碗饭,并且得知加饭是免费的。

    吃完饭出来,天色已变得灰蒙蒙的,公共食堂内依然人流如织。

    陈榕道“李先生今日怕是舟车劳顿,先歇息一晚,明日上午再来找我吧。我住主塔那里,你直接过去就行了,会有人等你。”

    燕黎点头应下。

    陈榕不放心地问道“吴总管可把陈家堡的情况都说给李先生听了若有不明

    燕黎听到周围的民众在讨论今日的晚餐味道,讨论自家孩子在学堂的表现很好,“月考”中考了第三,由陈姑娘亲自发了一张“奖状”,那张奖状就挂在自家墙上,这些显然是已在陈家堡待了许久的,还有新来的,说着自己从前的日子有多苦,又庆幸自己来到了这里,对陈姑娘万般感激。

    这里好似一个世外桃源。

    原本燕黎找来陈家堡,只是为了见一见陈榕,可来此不过小半日,他便为此地的不同而

    深感惊讶好奇,想要更深入地了解此地。

    如今天气还不是很热,公共澡堂人虽多还未到排队的地步,燕黎检票入场后,先领取了一把小锁,可以把自己的衣物缩在换衣间的小柜子里。他被分配了甲列七号的隔间,这一路空气中都是氤氲热气,他勉强看到他人是如何操作的,记下后到了属于自己的隔间。

    隔间里也放着香皂。上方有一个管子状的,上面盖着盖子,打开后便有冷热合适的水流出来。

    燕黎洗了头和身子,中途他看到有人用光了热水,去找澡堂管理要求再买一份热水。他倒是刚刚好用得差不多,被热水冲洗过的身体十分舒服放松,等他换上干净衣服出来,整个人的轮廓都仿佛柔软了些。

    这样洗浴虽比不上浴桶的坦然,可也别有一番风味。

    澡堂外面还有洗衣房,他跟着别的洗完的人过去,拿了免费的皂角,将换下的衣物揉搓清洗干净,然后又去外头的晾衣处将衣服晾好。这晾衣处上方搭了跟水晶相似的盖子,他想,如此一来,有太阳时可以晒干衣物,若突然下雨,也不怕被淋湿。

    洗衣房内,还有人在刷牙洗脸,燕黎没想到这个,先回了趟自己屋子,取了牙刷和淡绿色的玻璃牙杯,站在洗手池旁,用免费的药膏和热水舒舒服服地刷了牙。

    他在齐王府用的自然是最好的刷牙子,这里发的稍微逊色一些,却也勉强够用。他看到有今日新来的不知如何刷牙,便有来很久的教他。

    他不禁感慨,这陈姑娘,可真是极爱干净,宁愿花大价钱,也要让整个陈家堡的人都刷牙沐浴这陈家堡的人,可比外头一般家有余财的富民过得舒坦多了。

    回去前,燕黎去有了一趟公共厕所。公厕厕纸,而每个离开厕所的人,深感惊讶好奇,想要更深入地了解此地。

    如今天气还不是很热,公共澡堂人虽多还未到排队的地步,燕黎检票入场后,先领取了一把小锁,可以把自己的衣物缩在换衣间的小柜子里。他被分配了甲列七号的隔间,这一路空气中都是氤氲热气,他勉强看到他人是如何操作的,记下后到了属于自己的隔间。

    隔间里也放着香皂。上方有一个管子状的,上面盖着盖子,打开后便有冷热合适的水流出来。

    燕黎洗了头和身子,中途他看到有人用光了热水,去找澡堂管理要求再买一份热水。他倒是刚刚好用得差不多,被热水冲洗过的身体十分舒服放松,等他换上干净衣服出来,整个人的轮廓都仿佛柔软了些。

    这样洗浴虽比不上浴桶的坦然,可也别有一番风味。

    澡堂外面还有洗衣房,他跟着别的洗完的人过去,拿了免费的皂角,将换下的衣物揉搓清洗干净,然后又去外头的晾衣处将衣服晾好。这晾衣处上方搭了跟水晶相似的盖子,他想,如此一来,有太阳时可以晒干衣物,若突然下雨,也不怕被淋湿。

    洗衣房内,还有人在刷牙洗脸,燕黎没想到这个,先回了趟自己屋子,取了牙刷和淡绿色的玻璃牙杯,站在洗手池旁,用免费的药膏和热水舒舒服服地刷了牙。

    他在齐王府用的自然是最好的刷牙子,这里发的稍微逊色一些,却也勉强够用。他看到有今日新来的不知如何刷牙,便有来很久的教他。

    他不禁感慨,这陈姑娘,可真是极爱干净,宁愿花大价钱,也要让整个陈家堡的人都刷牙沐浴这陈家堡的人,可比外头一般家有余财的富民过得舒坦多了。

    回去前,燕黎去有了一趟公共厕所。公厕厕纸,而每个离开厕所的人,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