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灵异悬疑 > 我的绝世谪仙 > 本仙尊要赐婚!

本仙尊要赐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帝,我求求你求你将涟笙赐我为妻。”墨珩跪在知微面前言辞恳切。

    知微凝神朝朝堂之下的墨珩望去,他敛眉低身,全无往日那清冷的模样,他此刻正放下身子恳求知微。

    这样一个冷冰冰的人竟也会求人

    知微薄唇微动,淡淡道“墨珩,你可知你为求娶之人是何人吗”

    墨珩沉声道“天帝,我都知道,她是鲛人族公主,是谋反之臣的孩子。”

    “既然你已全部知晓,你为何还要来求我你不知道谋反之罪为何”知微声色严厉。

    “我全都知晓,可是她虽是罪臣之子,可也是我生死之交的孩子我又怎能见死不救”

    “哦”知微冷笑一声“你真是大仁大义啊果然是天界第一仙尊当初我派你前往莽荒想来是做错了让你这样为谋反之臣求罪”

    知微顿了顿,冷哼一声,继续道“你知道何为谋反吗就是欺君罔上,大逆不道墨珩,难道你也要同那些罪臣来谋逆我吗”

    “臣不敢臣只是想求天帝还我一愿”墨珩的声音慢慢低下来,最后只剩颤颤的尾音。

    “一愿”知微尾音不禁上扬。

    “是,我仍记得当初我前往莽荒之时,天帝曾答应我允诺我一件事。”墨珩旧事重提。

    知微淡淡一笑,想起了当初允诺过墨珩的事,那时候答应过他等他回到天庭便答应他一件事。没想到过了几百年,墨珩依旧记在心里。

    此刻他便没有办法再收回承诺,只得作罢。

    知微轻笑了两声,看来墨珩前来赐婚早已经想好了说词,否则他也不会就这样冒然跑来。

    知微一甩银袍宽袖,眨了下狭长的冷眸,看着墨珩悻悻道“好,我允诺你的事我自然会做到你要娶罪臣之女是不是那我现在便下诏答应你”

    墨珩跪地谢恩,知微在云锦天诏上盖了御印,此事已无法更改。

    墨珩捧起诏书正欲离开,没想到白书书踏云飞身而来。

    看来两人终是有缘无份,那个时常会趴庭院墙壁来偷看自己的人,那个会偷跑凡间帮忙照顾小九的人,那个会跟自己一起救治伤病的人,终究是不能在一起。

    对白书书,墨珩是有些心动的,毕竟诺大的天界,只有她一个人会义无反顾的跑到他的身边,他心中的冰块被她渐渐融化了。

    墨珩有时候想会不会只是因为自己孤独了太久寂寞了

    所以会被白书书一点点的打扰就心动了呢

    只是看着她帮助自己一起在凡间搭建宅邸,看着她领着小九来到宅邸时,小九问她可不可以成为自己家人时,他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便脱口而出了那句话,看来是自己孤独寂寞太久了,所以对凡间的温暖太过的期望了。

    他是渴望家人的,他渴望有个人走到自己的身边,陪自己日落晚霞,陪自己看尽世间繁华。

    可惜这一切自己都不会再拥有了。

    他有了求娶的人,又怎么可以去同他人在一起。

    他走过白书书的身边,却不敢抬头看她一眼。

    他只怕自己一眼就无法自拔。

    墨珩坐在仙邸的庭院中,听说白书书喜欢梨花,他便在自己的庭院里也摘种了一棵,可惜梨花树苗还不够粗壮,开出的梨花只有星星点点的几朵,也不知道还要过多少年才能看到与月下仙人那处同样的梨花如雪翻飞的模样。

    庭院池塘里的白色芙蕖开的璀璨,墨珩走到水池旁捻起手中的鱼食一点点朝水池扔去。

    看着那些吃的欢乐的鱼儿,墨珩的唇角不自觉上扬,露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突然想起不久前,白书书喝醉了酒在自己墙头上大喊大叫撒酒疯的事。

    这个女子怎么这样好生有趣

    其实当白书书来趴自己墙头的时候,墨珩早就发现,可是他不愿拆穿她,也不愿斥责她,害怕她被自己发现后就再也不来了。

    他孤独寂寞久了,就连天界的一些生物植物他都爱护的紧。

    白书书愿意这样陪自己也很好,只要她愿意来,他便假装不知,静静的陪着她。

    其实他好想叫白书书爬下墙头来自己的院中陪自己好好的喝口茶,聊聊天。

    只是他乃天界的仙尊,循规蹈矩惯了,那样一个平易近人的自己不该被旁人发现。

    他是仙界的榜样,又怎可与常人一般滥动私情。

    那天白书书喝醉了掉落墙头,墨珩飞身跃起接住了她,她抱住墨珩细白的脖颈,在他耳边低声呢喃“墨珩,我喜欢你。”

    这一声太轻,只有墨珩听见,他只觉得心脏发颤,浑身僵硬。

    可能自己这样一个人孤独太久了,突然被人喜欢,会不习惯,会觉得猝不及防。

    猝不及防的让自己的心有些疼。

    墨珩垂着长睫毛,静静的看着怀中的人,他其实也想对她说“我喜欢你。”

    只是这句话他此刻已经无法再说出口。

    因为他有了要娶的人,他有不得不去做的事。

    涟笙走到墨珩的身旁,看着他抱着怀中的那个仙子,墨珩的眼眸是那样的温柔,涟笙虽然年纪尚小,可是她可以看出墨珩对怀中人的喜欢。

    墨珩对于自己只有尊重,只有哥哥对妹妹的照顾,她从小就懂事机灵,性子安静,可是对万事万物都了解通透。

    她是喜欢墨珩的,可是她清楚墨珩并不爱自己。

    他对自己只有责任,是对父皇的承诺。

    涟笙记得自己年幼时,那时候有一百多岁,也就是凡间孩童的七岁,那时候墨珩来到南海拜见涟泣父皇,而自己正巧被父皇拿着仙藤教训。

    虽然父皇平时对自己很是宠溺,但是对于自己犯错之事总会狠狠教训,真的害怕自己会宠溺跋扈犯了错事。

    可是这次真的不是自己的错,父皇还不听自己的解释。

    拿起那根粗重的仙藤就开始抽自己,涟笙大哭大喊“冤枉啊这次不是我的错啊”

    可是父皇气的厉害,完全不听自己的解释。

    冷漠无情的仙藤鞭打在涟笙的后背上,痛得她眼冒金星,哭爹喊娘。

    就在自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墨珩出现了。

    涟笙曾在自己的生日宴上见过这个白衣胜雪的哥哥,他一向喜欢独坐一角,慢慢饮茶,一双清眸透着寒光。

    “墨哥哥救我”涟笙抱着墨珩的大腿求救起来。

    墨珩见涟笙可怜兮兮的模样,于是就张开双臂挡在涟泣的面前阻止道“涟泣兄,你看涟笙哭的那样伤心,你就不要鞭打她啦”

    涟泣看着眼前的墨珩,长叹一口气,将手中的仙藤放在一旁的黄木梨桌几上。

    无奈道“墨珩兄,你可知今日这丫头干了什么错事吗”

    “何事要这般鞭打涟笙”墨珩拉起跪在地上的涟笙,护在自己的身后。

    “这丫头今天拿着仙藤鞭打了东陵峻的二皇子黄璨,东陵峻与我南海素来交好,我本来是想前往东陵峻谈联邦事宜的,如今被她一搅,现在什么都结束了”涟泣怨念道。

    涟笙在墨珩身后缩的更厉害,一把抱住了墨珩的大长腿大哭起来。

    “涟笙是你我看着长大的,我们都知道她是个怎么样的人,她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去欺负别人,定是有什么原因我们不知的。”墨珩替涟笙解释道。

    “她一个小黄毛丫头能有什么原因最多是调皮捣蛋觉得有趣,想要去欺负别的小孩子了”涟泣愤怒道。

    “涟泣,你就不要责骂她了好好听听她怎么说吧”墨珩皱着眉头劝解道。

    涟泣闭上了眼睛大叹一声,随即坐在了木椅上扶着额头。

    墨珩看涟泣已经冷静,于是就将身后的涟笙拉出来,他低下身子笑眯眯的盯着涟笙柔声道“笙儿,你有什么事就说,墨哥哥会好好听的。”

    涟笙眨巴着泪眼汪汪的大眼睛,缓和了下情绪,被墨珩牵着小手从身后走出来。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