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灵异悬疑 > 我的绝世谪仙 > 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

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白书书将自己隐了身子,变作了一阵清风吹入墨珩为那小乞丐救治的房屋内,这是一家酒家的客房。

    墨珩为那小乞丐认真仔细的清洗完伤口,然后为他认认真真的上好药,每一步都那么小心翼翼,生怕把小乞丐给弄疼了。

    他的眼眸里都是柔光,眼里的冰块早已融为了春水,消失的一点不剩。

    “药已经上好了,哥哥帮你去楼下弄点吃的,你先在楼上休息一会儿。”墨珩帮小乞丐轻轻掖好了被角,拿起那些药品准备出门下楼。

    墨珩走了片刻,到了离客房较远的地方,停下脚步,侧头对身旁的空气说了一声“跟着我看了那么久,你也该现身了吧平时在我庭院的屋檐上看的还不够吗”

    原来趴墙头偷看他的事,他早就知道

    白书书抖了抖眉毛,随即浅浅一笑以掩脸上尴尬,然后轻挥一下衣袖散去了身上的仙术,露出一身的翠色。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白书书清浅一笑。

    “你的修行没我高,我又怎会不知你一介仙子为何下凡”墨珩说话的时候依旧话中带冰,冷的人心脏发寒。

    也就是说自己趴庭院屋檐的事他也早就知道可是他为何不曾提起呢

    白书书拿起了自己的玉扇,掩于朱唇。

    “听闻凡间胜景极好,今日我便想下凡瞧上一瞧。”白书书在墨珩的身旁打着转转,一言一举都不忘看墨珩几眼。

    墨珩垂着浓睫,依旧不看白书书一眼,手里端着放着药品的木盘正欲往楼下走。

    走前还不忘说上最后一句话“这是凡间,不是你玩乐之地,你还是早些回天庭吧”

    白书书见墨珩正欲离去,走至其前挡住他的去路说道“为何你能来凡间,我就不能来了”

    “我来此与你不同。”墨珩冷冷道,眼眸里像是卒了冰。

    “有何不同只许你前来救人不许我来此吗”白书书有些不甘道。

    “我又不是前来玩乐的。”墨珩一甩清袖端着药品下了楼。

    白书书静悄悄的跟在后面,墨珩从身上拿出一锭不小的银子放在小二的手上吩咐道“小二帮我准备一碗白米粥,再准备一身五岁小孩穿的干净衣裳。”

    小二笑眯眯的接过银子,立刻去准备墨珩要的东西。

    白书书走至墨珩面前,双手交叠于身后,抬头看着眼前的墨珩,他面色冰冷,微垂着浓睫,依旧不看白书书一眼。

    小二从厨房迅速端来了一碗白米粥放至墨珩面前,说道“公子,厨房有白米粥我先给你端来,衣裳我准备好了晚些给你送来。”

    “好,谢谢。”墨珩礼貌的回了一声,正准备端那碗白米粥。

    谁知白书书竟然先墨珩一步端走了那碗白米粥,径直朝楼上走去,墨珩紧跟在白书书的身后,正欲抢回白书书手中的白米粥,可谁知白书书护那碗白米粥护的紧,墨珩根本无从下手。

    白书书推门进了那孩子的屋子,那孩子见到突然来了个身着翠色衣衫的翩翩公子,有些发懵,对于陌生人那孩子是有些害怕的。

    但是瞧着那身着翠色的翩翩公子身旁站着的墨珩,见他们两人似乎相识,便放下了心。

    白书书坐在床榻旁,将手中的白米粥放在床榻旁的床头柜上,微笑着对那孩子询问道“小弟弟,许久未进食了吧定是饿了,由哥哥来喂你吃点粥吧”

    那孩子乖乖的,睁着一双灰暗的双眸望着眼前这个翠色俊朗男子,点了点头。

    白书书扶好了那孩子,让他靠在床背上,白书书帮孩子掖了掖被子,拿起床头柜上的那碗白米粥,左手拿碗,右手拿起那根白瓷汤勺,舀着白米粥一点一点喂进了那孩子的嘴巴里。

    动作无比小心轻柔,眸色里都是数不尽的温暖。

    原本墨珩是想要抢回那碗白米粥的,可是看那孩子吃的安心,便没有继续去抢夺。

    墨珩这个人平时在天界冷的跟块冰一样,可不想在凡间倒像一泓暖人心的温泉。

    墨珩将小二拿来的新衣裳给那小乞丐换上,看小乞丐脱去破陋衣衫下瘦如竹竿的身体上全是密密麻麻青紫的痕迹,不禁心疼。

    “怎么会有这么多伤”白书书在一旁惊诧道。

    墨珩微垂着睫毛,言语冷冷道“他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只能靠自己去讨要街食,定会受很多人的欺辱。”

    白书书微皱眉头,心里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上了似的,让她透不过气来。

    “世间并没有太多公平之事。”墨珩冷冷的丢下一句话。

    那一次是白书书第一次见到这样一个不同以往的墨珩,也是那样的冰冷,却又那样的温暖。

    那小乞丐的名字叫小九,因为是家中的第九个孩子,家里生的多,所以养不活他了,前年宜城战乱,他跟着家人逃命,由于追兵匪寇太多,家人无暇顾及他,就将他弃在了路边。

    比起被匪徒追兵亲手杀死,被亲人亲手抛弃更为痛苦。

    原以为血肉之亲可以抵过一切苦难,却不想自己根本比不上半两食粮。

    也是可以被随随便便抛弃的。

    世间本就没有太多公平的事,五年前,凡间发生饥荒,易子而食的事也多不胜数,活着比死还要艰难。

    你渴求在那样一个命如草芥的年代寻一丝真情吗实在可笑。

    墨珩同白书书一起回天界前,墨珩从掌心中变出一枚玉蝉递至白书书的面前说道“这枚玉蝉你带在身上掩一掩身上的仙气。”

    “你为何不用佩戴”白书书好奇的问道。

    “本尊大你五百万岁自然掩去身上的仙气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倒是你身上仙气过剩,藏不住锋芒,若是被天界知晓,只怕你就要被贬下凡尝尝人间八苦了。”

    白书书伸出纤长的手指捻住墨珩手掌心的那枚玉蝉抬至阳光下,只见那玉蝉通体透亮,泛着淡淡的翠色,实乃上品。

    “那我就收着了,谢谢墨珩仙尊。”白书书露出一个迷人的灿笑。

    “不用多说客套话,还有在天界不用跟我特别热络,我一人孤身惯了,你若是与我熟络,只怕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墨珩叮嘱道,他依旧没有正眼看白书书一眼,声音依旧冷。

    “好。”白书书转了转眼眸,应了一声。

    只见墨珩念了一个仙法,腾云驾雾的速度更快,一下子就离白书书有十万八千里远,白书书望着那已经远的只看得见个小白点的墨珩,长长叹了一口气。

    他依旧喜欢与人保持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后来白书书会常常溜至凡间看望小九,小九的身子渐好,脸上的笑容也变多了,眼眸渐渐升起了光芒,不再如初见那般的灰暗。

    “白哥哥,你这是要带我去何处呀”小九被白书书蒙着眼睛走到一个地方。

    “你等等就会知道了。”白书书有些神秘。

    “白哥哥你好神秘”小九的声音如清铃般脆响。

    “马上就到了”白书书的声音掩不住惊喜。

    又走了一会儿路,小九闻到了竹叶的清香和桃花的芬芳。

    没多久,白书书终于停下了脚步,小九也停了下来,白书书放开掩住小九眼眸的手。小九睁开明亮的双眸,只见眼前是一座藏于竹林的一处府邸。

    府邸的朱檐角上挂着一个铜质清铃,一阵清风拂过,那清铃发出“叮叮当当”动人的脆响。

    “哇好美的府邸”小九开心的蹦蹦跳跳着,双眸亮晶晶的。

    “喜欢吗”白书书笑着问小九。

    “喜欢白哥哥你真好”小九感激的扑到白书书的怀里。

    “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白书书笑着说。

    “那白哥哥和墨哥哥可以算我的家人吗”小九眨巴着眼睛期待的问道。

    白书书点了点头,正要开口答应,这个时候只见一袭白衣胜雪出现在面前朝小九应声道“以后白哥哥和墨哥哥就是你的家人”

    白书书顿了顿脚步,突然眼前那个白色身影缓缓转过了身,笑着问了白书书一声“白公子你说我说的对吗”

    白书书眼眸里全是眼前那个男人白色的身影,他好美,美得不像话。

    白书书的脸突然红了,她点了点头答应着。

    这处宅邸是白书书和墨珩一起造的,原本白书书只想用仙术造一处宅邸,她觉得那样简简单单,十分方便快捷。

    可是墨珩阻止了她,对她说道“用仙术造的东西迟早有一天会消失的,在凡间我们就该用凡间的方法。”

    白书书皱眉没懂墨珩的意思,只见墨珩拿起了笔墨画起了府邸的设计画纸。

    白书书是亲眼看着墨珩一点一点将这座宅邸建起来的,白书书帮他砍树递砖,墨珩的白衣都被凡间的烂泥给弄脏了,但是他从没抱怨过一句话。

    直到一个月后,这座凡间的宅邸建造完毕,墨珩那洁白纤长的手指上都被磨出了老茧和水泡,白书书看在眼里只觉得心疼。

    大抵墨珩这个人就是这样一个会默默做完所有的事却从不会去邀功的人。

    他的冷漠只是他的盔甲,他将自己藏得很好,好到一千万年来都没有人知道他在凡间做了那么多事。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