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当丑小鸭分化成了omega > 第 49 章

第 49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元白从广播室出来, 见周围没什么人, 就拿手肘戳了戳陆曜,没好气问:“为什么跟他说我要去啊?”

    陆曜瞥一眼, 给他拉了拉衬衫衣摆的皱褶, 慢条斯理道:“他这人很能坚持, 你今天推辞说不去,明天还会来约你。”

    电梯前, 元白停住脚步, 偏头审视, 好奇问:“你怎么知道?”

    “……”

    “他也约过你?”

    陆曜随意嗯了声,按着电梯, 注视着少年走进去,没再接这个话题。

    电梯里不断有人进出, 也有人好奇地看上两眼, 但多半保持礼貌距离——电视台来来往往的明星很多,不至于像看什么珍稀动物一样行注目礼。

    元白一路站在角落陆曜后面,被他挡得严严实实。

    到了一楼,元白已经差不多想明白了。陆曜的意思, 以an的性格,一件事没个结果就一定会不停地尝试, 所以除非直接告诉他“我就是不想跟你约饭”, 否则他会一直不断地发出邀请。

    但是他又不能干脆地像陆曜那样不回复任何信息,电话也不接。

    那就只好先赴一回约,看看他究竟为什么心血来潮再说。

    an约的地点, 是一家最近很有人气的烤肉馆。这家店算不上高档,但是胜在有名,是网红非常爱的打卡场所。

    都到了楼底下了,元白还是磨磨蹭蹭地不大想上去。

    “怎么了?”

    元白想了会,找出了非常到位的理由:“他是omega,我是alpha。我们两个单独一起吃饭,会不会不大好啊?”

    陆曜奇怪道:“他都不怕,你怕什么?”

    元白:“……”

    好像很有道理。

    陆曜斜睨他一眼,随口问:“难道你……恐o?”

    元白倒吸一口气连连摇头:“不不不,我超喜欢omega的!”

    omega多可爱,香香软软的,小小一只,纤细柔弱,需要被好好保护着。

    元白,天生直a。

    超级直,铁杆直,笔直,对omega这种珍惜生物充满柔情。

    陆曜皱起眉头,重复了一遍:“你超喜欢omega的。”

    元白点头点头。

    又因为陆曜的口气有点奇怪:“怎么了陆曜,难道你不喜欢omega吗?”

    不应该啊。

    理论上,越是信息素强的alpha,就越渴求和omega伴侣结合。正是因为这种情况,omega数量越来越少后,就几乎完全从公众视野里绝迹了。

    让高等级的alpha和beta在一起,是一种反a性的行为。

    难道陆曜是个例外?

    他好像确实从来没有对omega另眼相待过。

    陆曜低头看着他,两人对视几秒,alpha动了动唇,似乎正要说话。

    “元白!”

    一个明亮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元白抬头去看,是笑吟吟的an。

    他穿了个明黄色的t,单宁直筒牛仔裤,一双干净的帆布鞋,黑口罩挂在下颌上,显得很有活力,像个大学生。

    an确实是他们几个人中年龄最大的,已经读高三了。他似乎只画了个眉毛,状态看起来还不错。

    “an哥。”元白也冲他笑了一下,侧眼分心朝旁边看了眼,发现陆曜早就不见了。

    ……这个叛徒。

    呵。

    *

    【来自大湾广场的大量目击!a和白在小龙桥烤肉店约饭??】

    【这两个竟然有私交??好玄幻!!】

    【粉丝撕上天,结果正主关系还不错?】

    【今天下午不是陆曜和元白广播,an和另三个在拍戏么?怎么会结束后他俩去吃饭?其他人呢?】

    【我靠离我家好近等等我】

    ……

    元白跟着an走到他预定的座位,是一个靠窗的卡座,和两边的位置有隔断,但走道外面的行人一瞥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元白坐下后有点局促,他朝窗外看看,不远处的走廊扶手边已经有好几个人好奇地朝这边看了。

    他小声问:“an哥,好像有很多人在看我们啊。”

    an云淡风轻道:“很正常的,元白。”

    他带着笑抬起头来,温和地问:“你还没习惯被人看吗?”

    元白愣了下,战术性地喝了口水,定定神,手边被塞了一张菜单。

    an一边很自然熟悉地和服务生点单,点了些基础的菜品后对还戴着口罩的元白说:“今天哥请客,你随意。”

    毕竟是爱豆,长相是远超常人的,即便是见过他真人几次的服务生,也还是忍不住盯着他多看了几眼。

    元白听了却不干了:“那不行,an哥,今天应该是我请客。”

    他先前说话都很小声,这会儿稍稍提高了点音量,引来服务生向他好奇一瞥。

    声音好好听啊,轻轻灵灵的,戴着黑口罩,脸好小。

    这人谁?以前没有来过我们店里吧。

    an没想到,挑了挑眉:“是我约你吃饭的元白。而且我年纪比你大,本来就应该我买单。”

    元白认真道:“应该我买单。an哥,我进公司快四年了。”

    “——我是前辈。”

    一直表现得很好说话,似乎没有什么主见的这小孩儿,此刻眼神明亮,坚持而认真地说出了这句话。

    an搅拌咖啡的手指不易察觉地停顿了一下,竟然找不出话来反驳他了。

    慈航确实挺重视这个辈分问题,换到十几年前,比现在可严格得多。

    an微微摇头,苦笑让步:“这……我拿你没办法了。”

    他现在的表情倒让元白感觉他真实了一点——实际上,之前虽然工作中有过很多接触,an的态度也一直很亲切,但都有种很强烈的违和感。

    就好像接触的并不是an这个人,而是一个叫做an的角色一样。

    元白随意地想着,又朝外面瞥了眼。

    几个女孩子匆匆转过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地继续抱臂谈天。

    真的只是路人吗。

    抱着不大信任的想法,元白收回视线,却不经意地和an身后那从花遮挡住的人对视了一眼。

    那人戴着帽子口罩,衣服也换了一件,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陆曜扫他一眼,食指在唇上抵了抵,若无其事低下头看菜单。

    元白:……

    叫你一起来你不来,跑掉之后又自己跟过来了?

    菜品很快上齐,他们点的东西不多,都不敢多吃,怕胖。

    服务生在一旁帮他们烤肉,an轻言细语给元白说了些这家店的小故事,元白一边听,一边老忍不住抬起眼去看隔着花墙的那家伙。

    “元白,你在看什么?”an疑惑地转过头,询问地扫了眼四周。

    元白心一惊,飞快眨着眼睛说:“刚刚有个蛾子在那边……”

    an回头,什么也没有看到。

    “蛾子”正弯下身去捡落到地上的餐巾,正巧服务生推着回收小车走过来,直起身时就顺手放进了小篮子里。

    服务生赶紧给了他新的餐巾,目光和他一触,脸一红。

    总觉得这男孩子好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

    帮元白他们烤肉的服务生麻利地把前半部分的肉都烤好,说了声慢用,眼睛在元白脸上扫了下,转身走了。

    在这里工作的隐形福利大概就是能看见很多明星网红吧,她心想,an已经长得特别标致了,他的这个同伴竟然和他不相上下,甚至气质上还更吸引人一些。

    那个小男孩她没见过也不认识,应该不是圈里人吧?如果是明星,长得这么好看,气质又特别的,不可能没有一点名气呀。

    元白夹了一筷子肉,放在酱料里慢慢地蘸,不急着吃。

    他找到机会,挺直接地问:“an哥,今天为什么想要约我吃饭呢?”

    其实过了这么一阵子,他那种局促感已经消失了大半,或者说已经脱敏了,进入到了“社交角色”中。

    这或许就像治疗社交恐惧症一样,元白若有所思地想。

    an拿筷子的手顿住,放下筷子,纸巾沾了沾嘴角。

    有一点褐色的酱料没有擦掉,挂在嘴边,很是显眼,元白提醒他:“哥,嘴角还有。”

    他倾身拿了张湿纸巾,递过去给an。

    递完纸巾,又抬眼看了下花墙后的陆曜,那家伙似乎在位置上动了一下。

    an掏出小镜子照了下,确保脸上干净了之后,双手食指交叉抵在下巴上,倾身专注地看着对面懵懂的小少年,笑了一下。

    “你想听真话吗?”

    “当然。”

    “我感觉说了真话你可能会讨厌我。”an坦诚道。

    元白睁大眼睛:“怎么会?”

    an望着他明亮的眼睛,不解的神情,仿佛看见了一个没有丝毫秘密的灵魂。

    就是这点令人讨厌,an泄愤似的捏了下手心。有时候,越是看着他这样纯净的眼神,人性里恶意的那一面就会忍不住泛上来,会忍不住想……这家伙他凭什么?

    但也正是因为他这样,想着想着就会泄了气。跟这样的一个人争,完全是一拳打在棉花糖上。

    砸下去一拳,他都感觉不到,反而是自己的拳头变得甜甜的,黏黏的。

    这家伙分化之后,信息素搞不好就是棉花糖味儿的。

    棉花糖味儿的alpha……

    “an哥?”元白不明所以,“你刚刚好像走神了。”

    an苦笑了下,表情变正经:“那我跟你直说了,你要是觉得冒犯,我就跟你道个歉,但是希望你不要讨厌我。”

    “我不会讨厌你的。”元白立刻说。

    an仍然撑着下巴,看着元白的眼睛,声音很轻,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

    “——你和我营业吧。”

    嗯?

    元白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你和我营业。”an神情散漫道,“组cp,炒热度……随便怎么说都行。台面上表现得亲密点,让粉丝产生我们是一对的甜蜜感觉。”

    元白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说:“可是为……为什么?”

    他眨眨眼,倾身对有些吓到了的元白暧昧道:“当然是因为这样我们都会更有人气。”

    元白怔住。

    an这么凑过来,离他很近了,他下意识朝后一缩,眼睛扫向外面,看到好些人在兴致勃勃往这里看。

    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好。

    元白想着,手指无意识拽着桌布边缘,艰难道:“这……”

    an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眼中颇有兴味道:“元白,你和陆曜做的不是也很好么?换成我也一样呀。”

    元白蓦地抬起头来,眼睛里拢着一层迷茫的雾。

    an又道:“是,我人气比不上陆曜,但是我是omega,和我营业,你可以立出一个和以前不一样的、新鲜的人设。你会有更多的女友粉,形象也不会有局限。”

    “你和陆曜营业,只会成为一个被陆曜女友粉代入苏的工具,而和我cp,我们会互利共赢。”

    an说出这番话,流畅无比,就好像经历过了很多番思考,成竹在胸。

    他见元白一直没说话,以为他听进去了,又继续说道:“是,我曾经也和陆曜营业过,公司让的,可是他不配合。没人能让陆曜配合,也许除了你。”

    an笑了一下,最后道:“你可以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是不是有道理。和我营业,也不影响你和陆曜继续,你可以拥有两个不同人设的cp,这样对你更好。你可以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是不是有道理。”

    他说话一直很轻,几乎贴着元白的脸说的。外面人听不见他们说话的内容,只看着两位美少年凑近,惊喜地小声尖叫。

    餐厅里也很吵,应该没别人能听见谈话。

    但是an不知道,旁边就坐着一个alpha,把他的话全部听得一清二楚。

    陆曜望着花墙那边垂着头,手指在桌子下面绞紧的元白,腿一动,正要起身。

    “……不是的。”

    alpha抬起头,盯着元白张合的唇。

    “an,我不大明白……”元白抬眼看着对面精致的少年,慢慢道,“为什么需要人气……就要组cp、营业?通过舞台、演戏、提升实力,不是也可以获得人气吗?”

    an顿住。

    元白认真看着他,等他回答。

    “当然也可以。”an只好说。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这样更快啊?可以走捷径,为什么不走呢?

    这孩子是不是傻?还是故意装傻?他看错他了?

    元白想了想,又很郑重地道:“还有,我跟陆曜没有营业。”

    他眼睛黑白分明,长睫毛微翘,鼻梁挺秀,线条勾勒得很美,精致到鼻尖。

    说“没有”的时候,特地加重了语气,还有种被冤枉的委屈感。

    an愣愣眨眨眼,吸了口气,觉得自己真是疯了。

    信这孩子纯真?明明是个演员!太会演了,看这眼神看这语气,又纯又欲又委屈,还楚楚动人。

    他一个omega看了都要被蒙过去了,还觉得他可爱又可怜??

    an突然就心平气和了。

    这样会表现的小爱豆,会暴风吸粉,不是很正常?

    这样比omega还omega的小alpha,能让陆曜转性,也完全说得过去了。

    “算了。”an叹了口气,张嘴刚想说你就当我今天什么也没说过,就听见一声拉椅子的响动。

    “他说得没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元白和an同时抬起头,只见刚刚在他们对话中多次被提到的alpha没什么表情地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眼睛从an脸上扫过。

    an惊得声音有些抖:“陆曜……你怎么在这。”

    他一向是叫“曜哥”或者“队长”的,这声陆曜听起来真是陌生无比。

    元白瞅着刚坐下来的人,心想真行,没准这家伙一开始就预料到了他们会说些什么,特意跑过来当个公证人呢。

    “路过。”陆曜淡定道,礼貌示意,“你们继续吃。”

    元白确实没吃饱,于是毫无心理负担地抄起筷子,夹起如今已经蘸满酱料的那块肉,放进嘴里,啊呜。

    an哪里还有心思吃饭,他惊疑地看着陆曜,反复猜测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什么时候到了旁边,听到了哪些。

    “刚到没多久。”陆曜仿佛能看出他心思,解释道,“元白说得没错,我跟他没有在营业——给我块肉。”

    元白皱了一下眉:“都冷了。”

    “无所谓。”

    元白于是挑了块大的,叉子叉起来,放自己盘子里推过去。

    an眼皮一跳,不敢相信地看着陆曜慢条斯理地吃掉那块元白的叉子、元白的盘子、元白用过的酱料三合一伺候的烤肉。

    ……

    他还记得刚组团的时候,团里其他几个人都很快领教到了陆曜其人是怎样一个人。可靠,宽容,礼貌,实力强……几乎拥有所有优点的“别人家孩子”,还一点都没架子,只是看着高冷,其实很好相处。

    只有一点是赵姐反复嘱咐他们的。“——那家伙是个性格极端处女座的非处女座,别动他的东西除非你想被他记到死。”

    这个完美主义者、强迫症、洁癖。

    吃了元白碗里的东西,那些叉子、盘子,都有可能沾着另一个alpha的□□,而他直接吃下去了,还是他主动的。

    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你饿了吗?”元白望了眼花墙后的桌子,好像陆曜根本没点东西,“我们点的不多,要不然给你再点一份吧。”

    “不用了,等下回家吃火锅。”陆曜随意道。

    火锅!元白眼睛一下子亮了。

    an的表情有些绷不住了,他想了很久,最后有气无力道:“曜哥,元白,你们是真的没有在营业是吧……”

    元白点头点头。

    “所以。”an终于忍不住发出了灵魂疑问,“你们难道是在谈恋爱吗???”

    元白嘴角一抽:“an哥你在说什么,我和陆曜都是alpha,怎么可能谈恋爱!”

    陆曜似乎想说什么,又住嘴了。

    “没有。”他漠然道。

    an看看陆曜,又看看元白。

    他叹了口气,心想确实也不可能,哪有alpha跟alpha谈恋爱的,不难受得慌吗。

    只是这两个人的很多举动,尤其是陆曜各种反常的举动,太容易让人产生错觉了。

    an低下头,再抬起来时已经恢复了原来的眼神:“就当我今天什么话也没说,元白,不好意思了。”

    “没事。”

    元白忙道:“其实an哥你这么认真的跟我提议,有话直说的态度我还挺开心的,虽然我们可能想法不太一样。”

    ……

    这顿饭元白没吃多少,因为陆曜来了,所以改由他付账,尽管他只吃了一口。

    ……谁让他才是大前辈呢。

    望着an离开的背影,元白想了想,悄悄问陆曜:“你今天回家真的吃火锅啊?”

    陆曜睨着他,扯扯嘴角,不动声色:“嗯,吃。”

    “我还有点饿。”元白老老实实道。

    “那。”陆曜心情很好地提议,“你跟我回家?”

    元白高兴地:“走!”

    “诶,你家在这条路上吗?”

    “要先买菜……”

    *

    【我赶到大湾广场小龙桥烤肉店了!现场直播】

    【啊啊啊啊天,邪教cp真发糖了??贴好近啊我天!】

    【又是an主动?这个主动的omega人设我可以】

    【我怎么觉得元白一副想躲的样子……】

    ……

    【草,你们嗑邪教自己关起门来嗑不行,还带我们曜白的tag膈应人,生怕别人不掐你啊!】

    【姐妹莫急,掐他们是给热度!】

    【an在干什么啊我急了,曜曜你在哪里快出来,有人想抢你媳妇当老公啊!】

    【别急,我估计哥哥就潜伏在这个烤肉店附近!】

    ……

    【这……cp粉也太能yy了,元白和an吃饭陆曜来干什么啊】

    【拜托他俩锁死行吗别带我曜,谢天谢地了】

    【哥哥刚发微博说了等下回家吃火锅,这回肯定在路上,怎么可能去烤肉店当电灯泡啊笑cry】

    ……

    【??????妈呀陆曜!那是陆曜吧??[图]】

    【????莫开玩笑】

    【卧槽,真的是陆曜】

    【他真去当电灯泡了??瞳孔地震】

    【曜骑不敢认哥系列.mkv】

    【哈哈哈哈曜唯说这不是她哥!我天,自己孩子都认不出来吗】

    【是不相认(捂脸)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

    【???聚乐福目击???元白和陆曜在逛超市买菜???】

    【?????????】

    【这个世界玄幻了】

    【报!在采购火锅底料!】

    【………………】

    【……………………】

    【所以……真的是……回家吃火锅……】

    【只不过是带着元白一起回家,我懂了,哥,你的苦心我们都懂了。】

    【不是,为什么元白跟an一起吃了烤肉,还得回家和陆曜吃火锅??】

    【别问,问就是因为爱情】

    ……

    元白看着陆曜推的那满满一推车菜,十分怀疑:“你什么时候想好的要吃火锅?”

    陆曜也不是什么火锅爱好者吧,而且看这菜买的,分明是心血来潮。

    陆曜道:“在进商场的时候。”

    元白恍然大悟:“所以你当时也看到对面新开张的那家火锅店了对吧!”

    陆曜想了想,懒洋洋道:“大概是吧。”

    “我当时看到就好想吃的。”元白道,“我看了好几眼,心想an为什么要约烤肉店呢?”

    陆曜道:“因为那家烤肉店……”蹲点的人多。

    话说一半又吞了回去,alpha一声轻笑,道:“大概因为他喜欢吃烤肉,而我喜欢吃火锅吧。”

    作者有话要说:  他喜欢的是吃火锅吗?他喜欢的是__________,,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