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女频小说 > 莫羡红墙道 > 章节目录 第259章 撒糖

第259章 撒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呦呦悻悻,夹了一筷子菜。

    自己吃饱了后,就开始给蒋木夹菜,他照单全收。呦呦夹多少,他就吃多少。

    直到一桌子吃的差不多全是空盘子,呦呦才停下来。

    感慨到:“你这么能吃。”

    蒋木笑而不语。

    “你再问罢,想知道什么?”

    呦呦来了兴致,正张嘴,蒋木眼神一混,抢着说。

    “你问我一个,我也要问你一个。”

    言外之意就是想好了再问。

    他有他的秘密,不想让呦呦知道的秘密。

    相反,呦呦也是一样。

    她也有不想让蒋木知道的秘密。

    两人都怕的是互相担心,做了许多危险的事不想让对方知晓。

    倒不是窃取什么机密。

    呦呦一怔,看着蒋木如常的脸,突然觉得蒋木有些狡黠。

    这一下她本来想问许多的,一下子就不太敢问出来。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还把自己给暴露的彻底。

    有些……

    她如果想知道蒋木在做什么,毋需他亲口言明,手底下的人不过一两日便能送至她的手上。

    呦呦谈言:“那你还是去休息吧。”

    直接准备落荒而逃。

    蒋木却不,将她腕子一捏,强迫她坐在桌子前。

    然后他盯着呦呦的眼睛,一字一字的吐。

    “我近日一直替淳王谋划。太子关了禁闭,怕是这一个多月都出不来。宴大人现在一息尚存,在我手里。我对施家未做什么,对他们旁支折了些罪证在手里。二殿下就等着恢复,韬光养晦,等着机会。至于兵防图……尚早。在陛下手里,晏落见过,太子见过。”

    有些问题回答的十分精简,有些却避重就轻,但是也算都回答出来了。

    呦呦头大,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她耍起赖。

    “这可不是我让你说的,是你自己要回答的。”

    蒋木见她耍滑,哼笑起来。

    “堂堂的东唐辰王二殿下,现在是在跟臣耍赖?”

    意思说的有些逗趣。笑言非常。

    呦呦看着蒋木,还真是没见过他这样……

    一时间有些怔。

    蒋木逼近,“按照刚才的规则,我回答了你六个问题。你也需要回答我六个。”

    呦呦整个人浑然一颤,慢慢身子有些僵。

    蒋木问起来,怕是会犀利点要,她怎么插科打诨过去?

    结果蒋木眉宇松散开来。

    语气一片欢喜的问。

    “我姓何?名甚?呦呦是谁?你这衣裳是新的还是旧的?外面现在挂的是什么?蒋木是谁?”

    呦呦听罢,直接脸红到脖子,眼睛开始闪躲起来。

    “你,你这都问的是些什么问题?”

    蒋木看着呦呦,笑意一片。

    “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回答我……”语气轻柔的恨不得贴在她心上。

    呦呦觉得蒋木怎么会是这样的,如此厚颜!

    她闭着眼睛,觉得脸颊发烫。

    却仰起头,睁开眼睛,与蒋木平视。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自己。

    她哽着嗓子,一个一个的回答。

    “蒋,木,我,心,悦,你。”

    说完,她突然轻吐了一口气,心口怦跳的吓人,却不知不觉的笑起。

    笑得格外无羁,格外随心。

    他的眼中是她。懒人听书 www.lanren9.com

    她的眼中是他。

    蒋木看着他,嘴角噙着笑,眼里一片温柔,心里确实刺疼。

    他舍不得这么好的姑娘,过的这般艰辛。

    兵防图在陛下手里,要拿,太难。

    只能是他赐下,不然偷是不可能了。陛下身边有诸多暗卫巡侍,可不是容易贴近的。

    看着是他一人在一处,可暗地里身边到底有多少人这谁也不知道。

    兵防图曾经太子掌管过一段时间,但由于贺淳君势头猛增之时,便被陛下给寻了个由头要了回去。

    因为蒋家还有一位镇国大将军在边关,如若得知,以后怕是不利。

    刚赐下不过数日,就收回去了。

    所以,这和一直都在陛下手里。

    原本该在兵部的兵防图,被陛下亲自封存了起来。除了晏落在太子之后见过,就再也没有人见过这份兵防图了。

    可是晏落现在重伤,难愈,只有一息尚存。

    救治都难,别说让他吐露兵防图,那更是不可能的。

    不然他能身兼二十职,得陛下如此器重?

    所以,蒋木还是只能从陛下下手……想办法让他再赐下来一次。

    这样他便能有机会看到,能有机会给她。

    最初不愿意叛国,到贺拂明愿意,到现在他的心甘情愿,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转变的。

    他看着呦呦,又想,如何转变的呢?

    呦呦看着蒋木,心里涌上来的全是一种她从未感受到的一种温度。

    一种极寒之中燃起得火苗。

    哪怕微弱,也是她所求的东西。一时间的满足涌入她的体内,四肢。

    结果二人这样的对视,被向笙打断。

    他动作有些粗鲁,将门推开,发出的吱呀声刺耳地划过他们耳边。

    向笙没说话,只是进来收捡盘子碗。连头都不曾抬起过,安安静静的闹出动静。

    向笙收拾完出去,门还没有关,水含又进来。

    挺胸抬头的说:“偏殿已经收拾好了,洗漱的水也大好了。”

    多的话也没有。

    说完就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

    目光虽然没有看着他们,但却显得十分碍眼。

    呦呦看着向笙和水含,心里又是一阵灰冷。

    蒋木抖抖袍子,起身。

    “我去休息了。”

    呦呦却抱怨,“这么早……”

    水含十分僵硬的声音传过来:“不早了,已经要到戌时三刻了。”

    呦呦一愣,都已经这么晚了吗?

    没有感觉啊。

    蒋木笑了笑,轻轻说了句:“我走了。”

    当蒋木出殿,水含连忙过来。

    “小祖宗,今日出事了。”

    呦呦看着水含如此厉声厉气,不免直接凝住眉头。刚才一回来见面,水含就是有话说。

    她问。

    “怎么了?”

    水含咬了咬唇,“你还是问向笙吧。他今日为了这个消息在殿里一天都没动,随时等着消息。”

    呦呦闻此。

    突然觉得好像事情出的有些大。

    心里有些慌动,却一直按捺着。

    “叫他进来。”声音依旧平稳。

    向笙进来后,那脸黑的厉害,实在是严峻到没法形容。

    “段进不见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