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猎神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战前准备

第三十章 战前准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阴影之国中,林末央放好了最后一块木炭,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水,他现在正在城堡外的空地上,这里架起了一个不大的煤窑,正在不断地烘干植物的树干,林末央闲的没事做,除了联系自己的武术和雷法之外,就是在这里帮助格林做攻击虫巢的准备。

    “已经够了吗?准备这么多木炭是做什么?”林末央现在都没有搞明白,他们要去攻击虫巢,却在这里烧了这么久的碳。

    “我们需要能够打量发烟的植物,这个很简单,在虫巢的周围就有不少绿色植物,但是这里很难升起火来,所以我们需要大量的易燃物,在短时间内快速地燃起大量浓烟,这样才能够第一时间使杀人蜂们丧失战斗力,否则在我们靠近的时候,虫巢女皇就会发觉,我们立刻就会陷入毒蜂的包围之中,那时候我们就没有办法攻击虫巢女皇了。”格林掰断了一根木头,将木头扔进熊熊燃烧的火堆里,他小心地注视着火堆上方的架子上的树叶和树干的情况,当烘干地差不多之后,他就和其他勇士们用夹子将这些烘干的树干和树叶抬到一边,让它们自然冷却。

    “你就没有其他的好方法吗?我总觉得我们得产生多少烟雾才能将这么大的虫巢笼罩进去?”

    “有,但是实行起来更加困难,我一开始想的是将整个森林点燃,这样的话,这个虫巢就是再坚韧,蒸汽和热量都能将其中的虫巢女皇蒸发成一具枯焦的干尸,但经过我的实地考察,发现那边的情况很复杂,附近的树木都已经被血肉覆盖,我很难找到可以作为燃料的东西,那就是一个完美的避火带,虽然不知道是否是虫巢女皇有意为之,但是这显然没办法让我们燃起足够的火焰来烘烤这个虫巢,反而会让虫巢女皇恼羞成怒,将虫子四处散布。”格林说道,不过他还是笑了笑,一点都没有紧张的意思:“要是我们能够得到现实世界的援助就好了,我们就可以通过飞机喷洒杀虫剂,对这里的所有毒蜂造成致命的打击,到时候只需要慢慢处理虫巢就好了。”

    林末央对这个骑士翻了个白眼,先不说他这个想法一点都不符合骑士的行事守则,这里上哪里去找那么多的杀虫剂和飞机啊,你这说了还不如不说。

    “那我们就能够生出足够的烟雾了吗?”林末央说道,既然这里的植被不足以产生烘干虫巢的高温,那产生的烟雾就足够使用了吗?林末央是抱有怀疑态度的。

    “对,产生烟雾的话,我们不需要点燃太多的植被,实际上我之前的计划是,通过阿多尼斯的权能,长出足够包裹住整个虫巢的植物,然后我们再点燃这个包裹着虫巢的巨大植物团,就能做到闷烧的效果,但很遗憾,阿多尼斯没有和我们联合。”格林耸了耸肩,所以现在他们只能另想办法,他可不是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人。

    “那这个办法靠谱吗?你确定烟雾对这些蜜蜂管用?”林末央心里很没有底,他们现在是没有智者帮忙,只能靠三个臭皮匠强行顶一个诸葛亮,但是毕竟是臭皮匠,计划提出来给人一点安心的感觉都没有。这时候林末央就很想泰勒小姐或者雒冥凯,再不济,让祖师爷再上个身,这次不代打了,只出主意也好啊。

    “我小时候见过我的父亲在墙壁上摘取蜂窝,他用的就是这个办法,用烟雾熏晕这些蜜蜂,然后全幅武装地将蜂窝摘下,我觉得现在我的情况应该也差不多,就是这个蜂窝大了一些而已。”格林回答道,他的脸被火焰照的有些发红,这下林末央才意识到,格林很少提起他的父母,只是很经常提起他的爷爷,也就是老骑士,加尔德·贝因,林末央那个差点就以为这个骑士是没有父母的人了,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格林的童年里也有他的父母的影子。

    “嗯,你的父亲你好像很少提起过。”林末央不经意地·问道。

    格林脸色变得有些暗淡,他转头看着林末央的眼睛,这神情看的林末央浑身发毛,他还没有见过格林这样充满怒气的脸,不过这个神情只是一瞬,他叹了口气:“是,我从来没有提起过那个男人,不过他的确是我的父亲。如果以正常人的标准来说,他的确是一个成功的男人,年少多金,风度翩翩,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找到母亲那样的女人。”格林的嘴巴动了一下,不过他还是没有对林末央的问话表示拒绝。

    他站了起来,让勇士们好好地准备树枝,自己却站了起来,对林末央说道:“好吧,我们换个地方聊这个话题吧,这里太热了。”说着这话,格林还用手搓了搓自己的眼睛,他那双蓝宝石一般的眼睛似乎是在火焰旁坐了太久,有些发红。

    “我是不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林末央忐忑地问道,他对自己的情商一向没有信心,实际上他和莉莉尔相处的时候,如果不是莉莉尔一再容忍,他那种钢铁直男式的对待方式,一般的女孩儿根本就受不了。

    “不,我了解你,末央不是那种知道别人的痛苦,却还要明知故问的人,你是真的不知道,所以我不怪你,也怪我自己,我并没有向你介绍过我的家庭。”格林笑着打断了林末央愧疚的问话,他挤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说道:“我的父亲,是一个不想成为骑士的人,他的心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对于生活的向往,他是一个像其实一样浪漫的人,但是他并不是骑士,他不想要继承家庭的骑士团,他甚至都不想要成为一名巫师或者骑士,他只是想要好好地学习艺术,进行绘画,出去旅行,然后在旅行中邂逅那些年轻漂亮的女性。”

    “怎么听起来有些像花花公子,而且还是zhong马型的那种?”林末央在心中腹诽道,当然他不可能直接说出来,这对格林太过于无礼了。

    “爷爷对他给予了厚望,可是他的儿子却是个不负责任的浪漫主义者,在我父亲的眼里,骑士团的荣耀和世界上所有弱者的祈求,都比不过他心中的诗和远方,所以他没有接受爷爷的建议,他没有学习魔法,也没有学习武技,甚至他都不会骑马,看到家里的帕加索斯,都会叫它是幽灵。”格林说着自己父亲的往事,林末央注意到,这个年轻的骑士的脸上的表情已经逐渐镇定下来,但是他眼中的失望和愤怒却久久地不能散去,只是隐藏的很深而已。

    “爷爷理解了他,爷爷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快乐地成长,他不希望家庭的责任成为枷锁,束缚住我的父亲,所以在父亲选择成为一个普通人的时候,他同意了,原本爷爷会在父亲满25岁的时候交卸下自己的职责,将整个骑士团交到父亲的手上,可是父亲拒绝了,爷爷只能以60多岁的高龄,再次扛起了骑士团的重担,一直到我出生。”格林说道,他惨然一笑,“我受了父亲的影响,我也不想要成为一名骑士,对于骑士来说,我更想成为蝙蝠侠那样的读来独行的义警,所以我也拒绝了爷爷的建议,父亲也很尊重我的选择,我们都认为自己做出了自由的选择,可是却将一个骑士团的重担,扔给了一个快要八十岁的老人。爷爷是最早的一批圆桌议员,他也为圆桌服务了无数年,但是他的年纪大了,他在这几十年来行侠仗义,锄强扶弱,为他树立了太多的敌人,骑士团之所以屹立不倒,就是因为在骑士团倾颓的时候,新的团长和新的领袖会崛起,带领骑士团走入新的纪元。但是我和父亲都没有明白这一点,我们只想要追求自由的生活,像个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却没有意识到贝因家族的每一个成员生下来,就天生带着责任。我的姓氏是贝因,这个姓氏代表着巫师们的尊重,所以我们的责任也同样重大,可我和父亲居然认为自己可以逃避这些责任,并且认为自己已经确实躲开了这些责任,其实不是,只是这些本该我们承担的责任,都落在了我的爷爷的肩上。爷爷见我们两个人这样,也想过在他退休老去,再也不能上马之后,就将骑士团转交给手下的骑士们,让骑士团和贝因家族之间的羁绊斩断。那位老骑士就是这样的人,他不愿意强迫任何一个人,哪怕是自己的儿子和孙子。”

    格林的声音哽咽起来,林末央明白了,这个骑士眼中的愤怒不仅仅是对他的父亲,也是对他自己。这个骑士这辈子也许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早点接过爷爷手中的担子,让那么高龄的老人还奋战在与黑暗对抗的第一线上。

    “当我醒悟过来的时候,整个贝因家族就已经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当骑士团的爷爷们将我找到并保护起来的时候,我看到的是我父亲和母亲冰冷的尸体,他们死于一个恶毒的魔咒,这个魔咒能够使生物直接死亡,而我的父亲,自由的斗士,他根本就不会任何魔法,他知道魔法界的存在,但是他却没有告诉母亲,也没有去在意魔法界的暗流,他只是将这些东西都交给了圆桌议员这样的人,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普通人生活,所以当巫师们在游艇上找到正在度假的他和母亲的时候,这个浪漫的男人连保护自己的妻子都做不到,就这么被杀死了,他的尸体倒在游艇上,死因是心脏的忽然衰竭。这是一次筹划已久的袭击,我的爷爷也遭到了暗算和围攻,他年事已高,终于在战场上殒命,金色大厅中的纹章暗淡下来,可是我们最后连他的完整尸体都没有夺回。”格林用手在地上抓了一把土,“那时候我就明白了,责任是逃不掉的,想要逃避自己的该要肩负的责任,只是让别人替你承担而已。”

    “所以,你就接受了骑士的训练,然后负担起了骑士团的职责?”林末央问道,后来发生的事情格林已经说过了,当时林末央就有些好奇,格林的父亲为什么没有承担这个重任,反而是让他这个年轻人来承担这样的重担。绝世唐门 www.jueshitangmen.info

    “对,不仅仅如此,我甚至找到了圆桌议会,请求他们帮我制裁那些杀死我爷爷的凶手,但是圆桌议会并没有直接帮助我。”格林这时候忽然笑了笑,看向林末央的眼神也变得更加友善起来。

    “他们这么不近人情的?”林末央问道,在他的映像中,圆桌议会绝不是这种冷血无情的组织。

    “不,当然不是,他们只是明面上不能提供帮助,暗地里,朝圣者加拉哈德阁下为我提供了庇护和资金,他在第一时间接管了我家族的产业,没有让我的家族产业衰退,并且第一时间联系了学校,让我能够接受相关的教育。”格林回想道,他的脸上这时才浮现出笑容,“伊本海扬阁下为我重铸了说服者,让当时什么都不会的我也能够使用说服者,卡尔罗阁下将我严密地保护了起来,让我能够在相对自由的情况下完成学业。梅林教授则在学校里为我提供了奖学金和最优质的教学,让我在短时间内完成了巫师的课程。”

    “唔……好像大家都挺关心你的。”林末央的语气里有些羡慕,虽然格林的遭遇很不幸,但是这种被大家围绕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是的,连后来加入圆桌的锋龙阁下,都悄悄地用自己的特权为我报了仇。”格林这时才说出了林末央一直疑惑的事情,那就是锋龙到底做了什么。

    “还真是大哥的风格啊……”林末央苦笑一声,他和锋龙其实接触也不多,但是锋龙的确很关心他,不仅常常给他送装备,还在必要的时候救过场,只是锋龙死的那么随意,让他连悲伤的感觉都没有。

    “是的,我一直没有机会报答锋龙阁下的帮助,应该说是所有圆桌议员的帮助,我都无法报答,相反,魔法部总是以证据不清为由不对我爷爷的死展开调查,这也就罢了,他们甚至要求我在继承家产时向他们缴纳高额的遗产税,因为我的爷爷并没有事先立下遗嘱。”格林无奈地抱怨着魔法部的所作所为,原来魔法部之前还想要靠奥蕾利尔对格林施压,却不知道格林早就已经偏向了圆桌议会,这都是他们自己做的孽,怪不得别人。

    “他们还真是一群资本主义的巫师啊。”林末央笑着说道。

    “什么叫资本主义巫师?”格林对这个新奇的词语有些不解,巫师向来不会用现代的词汇来形容自己。

    “就是雷声大雨点小,过场走得多,实事办的少,让他掏钱就开会,有钱捞就不请自来,说白了就是利益至上,勾心斗角。”林末央说道,这就是当初资本主义地主们的真实写照,用在这群魔法部的废物身上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哈哈哈,巧舌如簧,妙语连珠,不愧是末央你,说的真是贴切。”格林一听,对林末央竖起了大拇指,用中文尬吹道。

    “你的中文也挺……巧舌如簧的……我们两个英雄惜英雄……”林末央听着格林的杀人中文,感觉耳朵都快出血了,尤其是这个家伙还要说成语的时候!

    格林笑了起来,林末央也笑了起来,这时候莉莉尔和乌莎哈一同抬着个大酒桶从城堡门口走了出来,林末央一看两人的神情,就知道大部分出力的是乌莎哈,莉莉尔不过是把手放在桶上做做样子而已。

    “末央末央!”莉莉尔看到林末央和格林没有工作,顿时松开了酒桶,乌莎哈依然一脸轻松地抱着大酒桶,在地上一放,这才对煤窑里的勇士们喊道:“不要太热了,母亲说了,让大家畅饮美酒!但是战争的准备一定要做好!”

    乌莎哈说完这话,勇士们立刻脸上带着高兴的神情聚拢过来,他们都是一等一的战士,让他们烘干木材虽然他们不会心有怨言,但是想喝酒的心情他们倒是一早就有了,尤其是这火堆旁十分炎热,他们早想喝点什么润润嗓子了,酒桶立刻被打上了龙头,酒水流淌出来,身后城堡里,更多扛着酒水的勇士们走了出来,每个人的脸都红红的,应该是刚举行过宴会,过来换班的,否则他们全去喝酒了,谁来烘干木头呢?

    “末央~来~”莉莉尔手里拿着一个小水壶,这应该是从房车上拿下来的水壶,林末央在厨房里见过。

    莉莉尔把水壶凑到林末央的唇边,林末央嗅了嗅,里面是香甜的蜂蜜酒。

    他的确有些口渴了,于是拿起水壶喝了一大口,然后将水壶抛给了格林。格林伸手接住,也喝了一大口,脸上恢复了平时的温柔神情。

    “希望我们能够顺利。”林末央说道。

    “但愿如此,再出意外,以后我就不给大家做计划了。”格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